“前段时间,那确实是我们青帮崛起的过于激烈,因为跟您说过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的过失,我在这里跟您说一声,对不起,这次请你吃饭呢,也是想好好的说一下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现在的香港的局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说句不好听的,你们黑虎帮在香港在不下去多长时间了!”

    常州坏笑的看着我,“就算你们现在要是拿我们下刀子,那我想最坏的结局就是我们双方损失惨重,倒是让别人捡了个便宜,而我想这个局面应该是靠老大你不许想见到的事情吧,所以现在我们坐下来就是要讨论一下未来香港的走势!”

    “其实不瞒你说,在你来之前我就有一个非常不太成熟的想法,我倒是想跟你好好的讨论讨论,香港比大陆还错综复杂,这里的人脉关系我们从一开始根本就不懂倒是惹了许多的仇家。

    而现在不比我们在大陆的图较少别看我们表面上非常的风光,手下的小弟也不少,但是实际上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青帮之前确实在香港这个地方有一些名气,可是后来经过其他帮派的打压我们生存都是一个难题。

    最后和香港的一些帮派联合起来,达到了现在的青帮,我现在也仅仅是代理的帮主而已,跟我们合作帮派的帮主,他们现在都是我们青帮的元老,没有他们的同意,我想就算我个人同意,这件事情也不会实施下来!”

    我会意的眨了眨眼,常州继续说到,“所以呢!青帮现在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凡事都必须要考虑清楚,我也希望康老大您能谅解我们。

    大家在道上混口饭都非常的不容易,我们青岛能走到现在,确实是所不易,要是您真的有想法,我现在就可以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立刻来这里,咱们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你要是想跟我一个人聊呢,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只不过青帮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坐在一旁的林峰听着常州款款而谈,听得都有些不耐烦了,他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直接站了起来,“你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我们康哥今天来就是找你商量这件事情呢,你连一点诚意都没有,从最开始我们来你们澎湃的时候,就被你们一帮的小弟堵在门口我们康哥虽然是一个非常大气的人,但是你的做法让我们康哥感到非常的不爽!”

    “现在你还说青帮不是你一个人管理和其他帮派联合创建的青帮那行,那你现在就让他们来啊,为什么对,刚开始我给你打电话,你不让这些元老们来呢?您知道康哥,今天找你来就是说这件事情的,你觉得躲避有什么好处吗?”

    常州哈哈一笑,“林老弟说的所言甚是,但是你要知道的,请帮,虽然不是我说了算,可目前我还是帮助,既然要接近康哥这么大的人物,那当然是我一个人来接见了,对于他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所以没有到场也非常的正常,要是康哥你觉得不爽,那我在这里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常州还没说完,林峰直接一口否决掉,“你觉得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吗?你现在已经严重侵犯了我们黑虎帮的利益问题,你现在跟我们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吗?你现在一句对不起就能让你们青帮,现在立刻马上滚出香港吗?你觉得可能吗?”

    林峰说的这些话倒是让常州感到有些愤怒,我今晚跟林峰使了一个眼色,让他闭嘴,林峰这才无奈的坐了下来。

    我开口接道:“常老弟,你也不要生气我这兄弟不太会说话,也希望你不要介意!”

    常州倒是非常的大气,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直到喝了两三杯,这才哀叹到,“康老大,严重了!林老弟说的确实是实话香港现在的确是我们过于操之过急,我们有非常多的错误,今天之所以想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是因为的确是我们破坏了道上的规矩,要是康哥,有什么建议现在就可以说出来,我们尽量最大化的实现它。”

    “只不过你刚才说的,想要收服我们青帮,我想这件事情必须等我们的元老们来了之后,我们需要好好的商量一番,这才可行,不然这件事情完全就可以被,扼杀在摇篮里!”

    我点上一根烟,一口抽掉大半根,笑眯眯的看着常州,说道:“那行,既然你们是股东制是吧,那你就让你们帮派的元老们都来吧,我在这里等着!提前说一声,不管这件事情咱们谈拢还是谈不拢从今天起,你们青帮如果在香港这个地方再走一步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青帮的忌日,我说这些话你懂吗?”

    常州顿时一惊,他面部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可是看到我不屑的眼神,他仿佛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知道的,我今天既然敢一个人来,那就根本不怕他们的威胁,就他们这一个小小的势力,在我们黑虎帮眼里,那根本就不算事情。

    现在情况也非常的复杂,可是在对外这一方面,他们还是非常的团结,因为一旦让别人牵扯到他们的利益问题,那会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他们会尽量避免有人侵入香港,如果一旦有人触碰,那恐怕他们打击的力度会超出我的想象力。

    常州掏出兜里的电话开始给那些元老们打电话,不出五分钟的时间,跟他合作帮派的帮主们已经收到信息,正在赶来的路上。

    诺大的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常州也是感到气氛尴尬,无奈,从多个手掏出一根烟,点上我们三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抽着烟,时间也在青烟中逝去,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屋子里青烟弥漫,桌子上摆满了佳肴,我们连动筷都没有动一下倒是滕州带来的那些就下了不少。

    我直勾勾的看着常州的面孔,不知道为何,从看见他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油然而生,这家伙我们之前应该见过面,可是我却总也想不起来我试探性的问道:“常老弟,你之前是不是在香港呆过一阵子?我总感觉在哪里,好像跟你见到过?”

    常州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立刻变的坚定了下来,他笑眯眯的说道:“康老大,你这梗也太俗了吧!的确,我之前确实在香港呆过一阵子,可是后来我回大陆了,最后迫于无奈又转到了香港,但是你说咱们两个见过,可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哈哈!印不印相,那都是小事,我只不过在某个地方见过你而已,或许这就是缘分吧,在化妆与我这辈子有可能非常的有缘!”

    常州一点也不掩饰的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康哥你可真逗!我头一次见你,怎么会是第二次见到你呢,你不觉得非常的矛盾,不觉得非常的可笑吗你要是有什么你就直说,不必拐弯抹角的,我这个人不喜欢弯弯道道,咱们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也一点都不喜欢玩套路,实话跟你说,我早就看你们黑虎帮不顺眼了,其实我们的下一步就是吞并掉跟我们实力相等的帮派,而最后直接向一位发起最后的进攻,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想这个计划恐怕要泡汤了!”

    “哈哈!不是泡汤了,而是已经没有希望了!其实我对于你这个人还是有非常大的佩服感的,跟你同龄的时候,我手下才几百号兄弟,而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拉扯起这么多人,我的确对你感到非常的佩服,对于你的能力我也感到了许多不解和疑惑,你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或许今天咱们的见面让我的的确确对你的人重新得到了一个认知,如果您能为我所用的话,我想在未来的香港,必定有你的一席之地,可是或许今晚就是最大的选择跟你合作的帮派,帮主们现在还没有来。

    我现在就可以非常负责的告诉你,如果你要是跟着我们黑虎帮会,但是我也可以非常认真的告诉你,今天的黑虎帮不是未来的黑虎帮这些你懂吗?”

    “而且未来的香港不一定是目前的局势,可是现在的你如果不及时的做好,你应该走的道路的话我想你在香港混不下去多久的,其实很多话我不想说的,但是今天看到你人之后,我倒是对你非常的欣赏而且目前我身边也缺人手,要是你可以跟着我混的话,都说保证你吃香喝辣的,但是保证你在香港混的开,那是一定没有问题的!”

    我已经朝着常州抛下了橄榄枝,我自己也是在试探,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这两句诗仿佛是专门为他配置一样的。

    之前的他已经遭受到非常大的挫折,而现在已经面临的生死存亡的时候,要是他还不赶紧好好的思考一番,我想他的前程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是我这样说,而是我觉得他才能非常的好,也非常的符合我的胃口,只不过是因为一些事情的限制造成了他现在无法做出明确的选择,但是这些都是不重要的,如果说他现在一口答应下来,我会毫不留情地帮助他。

    哪怕青帮决裂,和这些帮主们直接火拼起来,我会毫不余力的去帮助他,只要他加入了我们黑虎帮这个大家庭那一切就即将继往开来。

    至于跟他齐平的势力也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在香港这个大舞台上,我是自己改夸下豪言,而是自己有这个实力,我们黑虎王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的聊着睡了也该是时候让其他的帮派知道我们当初的凶狠,而不是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不动则已移动香港必要掀起一番血风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