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我说话,林峰向前跨上一步,说道:“让你们老大常州出来,你去告诉他黑虎帮的康浩来应约了!”

    林风的话刚落地,突然从里边跑出来一帮子小弟,他们手持砍刀,直接把我们围了起来,我顿时眼神一冷,而林峰急忙把我护在身后,抽出腰间的手枪,直到熙熙攘攘的人群骂道:“你们都他妈别动,赶紧去让你们老大出来!”

    令我们没想到的事,刚才站在门口到那名保镖直接开口骂道:“你说你们是黑虎帮的,你们就是黑虎王的告诉你,我们跟黑虎帮势不两立,既然你们说你们是黑虎帮的,那今天就不要走了,你们说是不是兄弟们!”

    周围齐声回答的手下们大声吼道:“是是是!”

    那声音震耳欲聋,我们站在中间耳朵都感觉有些刺痛,这一群疯子还真tm疯狂,我当时一点都不着急,可是站在我面前的林峰倒是有些吓坏了,怕头一次单枪匹马的闯入人家的帮派,而且现在还被人家的小弟给包围了起来,面对这么多人,手里边还拿着明晃晃的砍刀,要是一个不慎,恐怕我们连全尸都留不成,人家一人一口唾沫都够我们两个洗澡的了。

    而我眼神一直在盯着酒吧门口的地方果然不出我所料。没有一分钟的时间,一个身穿西装面色白皙的男子从里边走了出来,他的样子倒是让我感到非常的惊讶,他完全就不像其他人口中传的那样,面色凶狠,脸上一条蜈蚣般的刀疤,凶神恶煞,小孩子们看见了都要被吓哭,这么大的反差让我也是不由得一笑。

    我看到站在门酒吧门口的男子之后,嘴角挑起了一抹微笑,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名男子而同时那名男子也在打量着我,我们轻轻的点了点头,最后站在酒吧门口的那个白皙男子开口说道:“行了,都他妈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了,赶紧回去!这可是黑虎帮的老大,你们竟然敢这样对待他,难道你们真tm活腻歪了吗?还不赶紧滚!”

    面前白皙的男子说完之后,本来和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立刻消失殆尽,只留下我们三人。

    那名身穿西装,身材高挑,嘴角带着微笑的男子朝着我们慢慢的走了过来,他率先伸出手,说道:“你好康老大,我就是青帮的常州,第一次见面,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从我一打进入香港之后,我就听到了,有很多关于你的传闻,当初我还有些不相信,但是现在见到本人之后,我感觉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要牛逼!”

    我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的笑笑,“那可真的是让常兄弟说笑了,咱们混这条道都知道,整天把头别在裤腰带上,指不定哪天就不莫名其妙的死掉。”

    “所以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情不该做,我想你,我二人都非常的清楚!今天找你来也没有什么,这事就是想见识一下,到底是怎么一个人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拉扯起这么一个青帮让我们帮派内的元老们都感到非常的惊讶,特意派我来跟你认识一下!”

    常州倒是笑呵呵的弯了弯腰,“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今天晚上的事还希望靠老大,不要介意啊!”

    “哈哈!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呢?”

    常州笑着搓了搓手,伸手说道:“那行,既然康老大大人不计小人怪,兄弟我已经在里边备好酒席,咱们就里边请吧!”

    我一点也不客气的朝着里边走去,而林峰跟在我的身后,他的眼神看了常州一眼而城中倒是非常微小的点了点头。

    等我们坐下来之后,常州立刻打了一个响指随同的服务员,给我们倒上红酒,常州小呵呵的说:“这次康老大能来,真是我们的荣幸,那行,客气的话咱们也就不说了,今天小弟我先干为敬!”

    我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常州,这家伙还真的出人意料,之前我就感觉常州这个名字在脑海里非常的熟悉,今天见到了本人,确实有些印象,只不过现在有些记不起来了,可是一副若隐若无的景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但是自己却记不起当时的事情。

    常州说完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坤哥,这久我专门让人从大陆那边拿来的,据说已经放了三四十年了!您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我轻轻的抿上一口,一股清甜的酒香弥漫在自己的嘴里,一口饮尽,残留的酒香弥漫在周围,我伸手赞叹道:“好酒!”

    常州还是那一副笑脸,“那就好,只要是康哥喜欢,那一会儿我让兄弟给你送去一箱!”

    “哈哈!那还真是客气了!”

    常州非常的礼貌,他轻笑的看着我,“没事,都是小事一桩了!”

    倒是坐在我旁边的林峰非常的听话,他遵守我之前跟他说的事情,坐在一旁只吃菜不说话,倒是常州,却对林峰感到非常大的兴趣,他把目光看向林峰,笑眯眯的说:“不知这位仁兄是?”

    林峰看了我一眼,我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站起身说道:“你好,我叫林峰,我是康哥的小弟!”

    林峰这句话说的真没毛病,按照他这么说,我想就算是帮派中的高层都是我的小弟,这倒是让常州感到顿时一愣,他噗嗤一笑,“林老弟可真是会说笑!其实不瞒你说,我常州也是康哥的小弟啊!”

    “哈哈!常州兄,你这话说的还真没毛病啊!的确,香港只要是在道上混的,都是康哥的小弟!”

    林峰这话明显就是话里有话,而常州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峰而眼睛中铺满桌,若有若无的杀气,我急忙笑道:“那倒不至于林风这话确实有些夸大了,咱们都是在道上混口饭吃吧,谁是谁的小弟都还说不一定呢,你说呢?常老弟!”

    常州听到我的话语之后,急忙点了点头,而眼中的杀气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都是衣服,气定若无的笑容,“康哥,你老说的对,您可是老江湖了,再说你还是我的前辈,您怎样说都行!”

    “哈哈!常老弟这话可真是说笑了,我可是不喜欢倚老卖老的,咱也好歹也曾经热血过,跟你一样,也经常在刀口上舔血,只是那个日子真的让人非常的怀念,但是现在已经跑不动了,打不动了,也懒得跟其他人计较,只不过呢,我这个人有一个非常大的坏毛病,就是特别的不喜欢别人来跟我抢蛋糕吃!这确实让我感到非常的厌恶!”

    “其实也不瞒你说之前那香港确实是平分天下,只不过后来他们经常跟我抢蛋糕吃,所以也就没有了,然后他们直接被我们一窝端,而他们的老大被分尸扔在了海里。”

    “至于他们当中的高层,好像是在警局里挨浇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后人家警局的人不愿意了,直接把他们给枪毙了,当时的市长也是非常无奈,还是亲自下达命令,让警察局的人把这一批人送到了火葬场,至于现在的他们连一个埋葬的地方都没有,唉!”

    我说这些话明显就是让常州给停的,我看到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倒是让我感到非常的可笑,这家伙在我的面前还嫩的很,真是不知者不误!

    我说完之后,常州笑呵呵的说:“康哥还真是好魄力!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哈哈!佩服倒是不至于,今天咱们也闲话少说吧,直接奔入主题,今天我来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我是想让你暂时的停下你前进的脚步,你不觉得你现在成长的太快了吗?你还真觉得香港容不下你了吗?还是说你觉得没有人管你?我现在非常认真的告诉你,我不是不想对你们青帮动手,而是懒得管你。”

    “今天找你来,一方面是为这个,另一方面就是想要把你们全帮收复掉,你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但是事情后的后果我想,以你们青帮目前的实力来看,根本就承受不住任何的打击!而且我想去现在的香港,不止你们青帮,有这个实力吧,你们的对手应该盯你们很长时间了,你说要是我们找他们合作,你们的下场又会是什么样呢?”

    “气势汹汹,猛龙过江的青帮突然间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地的残尸,而他们的老大被分尸在地,你觉得这个新闻要是不出去,应该非常的震撼吧!另外,如果这件事情要是真的传回了大陆,我想您在大陆的兄弟们听到这件事情,脸上的表情应该非常的精彩吧!哈哈!”

    我一点都不留情的讽刺常州,这家伙听到我说的话之后,脸上的笑意根本就没有停止过,还是笑呵呵的样子,根本就不在意这件事情,倒是让我觉得自己有些小瞧了这个常州,看来这家伙应该还是有些手段的,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扯起这么大的一个青帮!

    “康老大还真是会说笑啊!其实不瞒你说,我们青帮确实在这个地方有些担待之前来香港之后也没跟您打过招呼,这些确实是我们的失误。”

    “所以今天我接到这些确实是我们的失误,所以今天我接到林峰兄弟的电话之后,我直接答应下来,在这之前,其实我非常想请你吃顿便饭,但是你过于繁忙,我也就不敢打扰到你今天我们都有时间,正好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