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把用嘴堵住李佳接下来的话,而进来的时候后,我已经把门反锁住,现在面前这个熟悉而又美丽的面孔与我的距离越来越近,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一起。

    李佳任由我紧紧的贴着她,她没有之前的害羞,倒是先客为主,一把我压在身下,一瞬间干柴遇烈火,彗星撞地球,摩擦出耀眼的火花,没有一会儿,地下室里传来了一阵阵娇喘的声音。

    而门外刚洗漱完的纹身男子,行走的脚步顿时一停顿,勾引欲-火的“叫-床声”钻进他的耳朵里,他嘴角坏坏的挑起一丝不屑,“妈的!之前还在我面前装纯洁,真是一个婊-子!滋滋!那个小妞的身材真是爽歪歪,改天我得好好的爽爽!”

    男子说着意-淫的脑补着那淫-乱的事情,只不过他会因为这个正常的想法而葬送他的后半生!

    我和李佳一直折腾到后半夜,而我们俩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李佳刚才一直不停的索要,本来是我占据主导位置,可是后来,李佳翻身农奴把歌唱,不停的压榨着我的身体。

    或许因为刚才的狂欢过于激烈,再或者因为今天的见面有些仓促,我们两个光溜溜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对方,李佳柔软光滑的身躯像一条灵活的小蛇,缠绕在我的身上,我们俩相拥而眠,其中的话不用在多说什么,或许今晚的所作所为就是对于对方最好的答案!

    我正在家里呆的好好的,突然李万恒浑身是血的躺在我的怀里,我身上粘的全都是那刺眼的猩红,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好像要走完最后的一点路。

    李万恒的嘴巴张着给我说话,可是我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我只能看见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最后浑身仿佛抽空了力气,软瘫在我的怀里,身子也逐渐的变的冰凉,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坐起来,双眼直直的看着前边。

    而旁边熟睡的李佳也被我惊醒,她迷迷糊糊的靠着我的背后起身,浑身一-丝-不挂,我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恢复到现实当中,我感觉到背后的一丝温暖,我机械的扭过头,看到睡眼朦胧的李佳,我这才深深的喘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到,“原来这一切都是梦!幸好!幸好都是梦!”

    李佳疑惑的看着我,刚才我说的话,她一点都没有听清楚,就见梦游一样坐起来,傻傻的发着呆,要不是我看她一眼,她还真以为我是在梦游。

    李佳诺诺的说:“做噩梦了?”

    她那双娇嫩的小手帮我把额头的汗水擦拭掉,一只手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我现在感觉自己好受了一点,刚才梦跟现实,自己完全分不清楚,差点成为一个木头人,要不是李佳在旁边,昨晚的情景不可能冲散掉让我感到惊悚的噩梦。

    我深深地吸口气,感觉到李佳的小手有些发凉,我沙哑的说到,“没事!做了一个噩梦,没事了!再睡会吧!”

    我打算好好的给自己放一个假,另外李佳的事情自己也会负责到底的,我重新躺下去,怀里佳人的娇躯紧紧的贴着我的身子,早晨往往是一个男人最尴尬的事情!

    自己的“小弟”不听话的起来做“早操”,没想到碰到了李佳的胳膊,她猛的一缩,害怕的说:“什么东西?硬硬的!不会是老鼠吧!”

    地下室有老鼠很正常,只不过李佳没有往那方面想,只不过这就让我有些尴尬了,我微笑的说:“是它!它……。”

    李佳顺着我的目光往被窝里看,李佳笑脸一下起通红,李佳啐的轻骂到,“昨晚折腾了一宿,你也不累!”

    我坏笑的把李佳抱在自己的怀里,“那是!哥哥可是号称一夜十次郎的!”

    “切!就你那玩意……,一点都不尽兴!”

    李佳说完之后就后悔了,她本来想要激我一下的,但是没想到成功的挑起了我的兴趣。

    早上做“早操”,还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我正要开始我的兽性,突然地下室的门被敲响,李佳顿时暗惊不好,然后门外传来一阵找钥匙的“叮当”声,李佳急忙督促我穿衣服,她猜有可能是她的那个室友回来了,我俩火急火忙的穿衣服,可是却已经晚了,李佳的室友已经推门而入,空气中弥漫的一股荷尔蒙的味道清楚的钻进她的鼻孔里,李佳的室友顺着味道朝着李佳的房间走来。

    地下室连一个窗户都没有,屋子里一旦有味道,需要很长时间消除,昨晚运动过于激烈,场面一片狼藉,我们两个过于疲惫,也就没有收拾。

    “哗啦”一声,李佳的室友把那仅有的“遮羞报”掀开,我和李佳光溜溜的身子,一瞬间暴露在空气中,李佳的室友眼睛瞪的跟汽车灯差不多,然后一声尖叫,李佳的室友逃窜离开,她脸红耳赤的钻进她的卧室里,用被子紧紧的盖住头。

    而我和李佳石化在原地,我手里还拿着自己的小裤头,而李佳也好不到哪里,她刚弯下腰,她的室友就进来了,李佳呆呆的看着我说:“她……她全都看到了?”

    我本能的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李佳差点炸了,要知道她可是在她室友面前一直就是一个纯洁少女的样子,可是现在的情境被她的室友看在眼里,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李佳急的都快要流泪了,我赶紧安慰到,“好了!别哭了,一会我去解释,就说我们是男女朋友,之前因为小事闹别扭了,现在和好了,这……这应该能瞒过去吧?”

    李佳抱怨的瞪我一眼,“哼!都怪你,现在我下边还有点疼!要不是你,我室友也……也不会看见,你……你气死我了!”

    我一边安慰着李佳,一边快速穿上衣服,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装作淡定的样子咳嗽了几声,而钻在被窝里的李佳室友把头漏了出来,我尴尬的摸摸鼻头说到,“你……你好!”

    李佳的室友是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蛋,配上一头剪短的齐耳发,看上去煞是可爱,尤其是那明亮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的精灵,看上去纯洁无瑕,这更让我不知所措,刚才准备好的措辞,现在已下载大脑一片空白。

    李佳的室友看到我哑口无言,她害羞的低下头说道:“你……你……你好!我叫刘洁,我跟李佳是好朋友,你……。”

    我急忙回答道:“我是李佳的男朋友,我叫康浩!那个……刚才的事情……,额……。”

    刘洁不敢看我的说:“没事的!我……我一点都不介意,要是我打搅到你们的话,我……我这就出去,我……。”

    我急忙叫住她,“别……,我……我们完事了,昨晚李佳说你出差了,我们还以为……。”

    刘洁微笑的说:“李姐说的是,我们老板让我跟他一块出去出差,可是他半道对我动手动脚,他想让我放他的情人,后来我给他了一耳刮子,然后……我就回来了。”

    我一直在看着刘洁,她说的时候后眼神中明显有一丝落寞,更有对这个社会的厌恶。

    而刘洁继续说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的,平常李姐对待我跟亲妹妹一样,我一直把她当做我的亲姐姐,既然你是李姐的男朋友,那我就叫你康哥了!”

    我点点头答应,我正要说话,而收拾完之后的李佳碘着脸从卧室里走出来,她笑盈盈的说:“小洁,这次出差顺不顺利?”

    刘洁无奈的说到,“李姐,我们老板把我解雇了,我失业了!”

    李佳顿时一愣,我小声的把事情给李佳解释了一下,李佳气愤的说到,“这样也行,不去也好!省得那个老板对你起什么贼心,别气馁,改天姐姐带你一块找活干,别放弃,别担心,蛋糕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我也没有想到李佳还有这样的一面,仿佛一个传销组织的大姐大,罩着手下的一棒子兄弟。

    而站在李佳对面的刘洁一下子扑倒李佳的怀里哭了起来,她呜咽的说:“李姐,我爸爸生病了,我……我没钱!我该怎么办呢?呜呜……。”

    李佳的眼眶红红的,她自然知道刘洁的家里情况,刘洁一说起她的父亲,李佳狠狠心咬咬牙回答道:“放心!李姐不是还在么?我先把钱借给你,等你哪一天有钱了再还我,好么?别哭了!一会就成大花猫了!”

    站在一旁的我也深深的感受到,这种患难见真情的友谊,我欣慰的叹口气,我不是不想帮忙,而是李佳不开口,我要是帮她,恐怕会有些不妥,而且总有一点施舍别人的意思,就算我不瞎想,可是刘洁还是一个有骨气的女孩子,难免会有些不好意思。

    刘洁急忙抹抹眼泪,她突然想到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的,她赶紧低下头朝着外边走远,李佳无奈的叹口气说到,“苦命的孩子!”

    我奇怪的问道:“这个女孩怎么了?她家里就她一个人么?”

    李佳抬头看我一眼说到,“唉!说多了都是泪啊!刘洁不容易啊!她还小!家里就一个残疾的老父亲,她母亲因为怪病离世,家里就她一个孩子,亲戚们都跟她们家断亲了,仅仅靠她那稚嫩的肩膀,硬是撑起了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