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蔡文好多次的骚扰和追问,那个叫李子轩的老警察终于肯开口说这件事了。

    在一个茶馆里,李子轩对蔡文和李万恒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李子轩之所以不愿意提起这件事,不是没有原因的。李子轩觉得这件事情太黑暗。

    蔡文一听到李子轩说这件事太黑暗,他就来了兴趣。蔡文问到:“怎么就黑暗了?那案件的卷宗我看过一次,就是一场普通的火灾。”

    老警察李子轩说到:“普通的火灾?那卷宗是应付检查的东西,而知道他背后那可怕真相的人恐怕不多了。”

    蔡文一听原来这场火灾可没那么简单,这下他更是来了兴趣。蔡文忙说:“李警官,你能不能把你知道的事情跟我说说?”

    李子轩喝了一口茶说到:“叫什么李警官,我早已经不是警官了。叫我老李就行了,你要是想听听那段故事,我到可以讲给你。”

    李子轩这才说起了当时的事情真相。原来案件卷宗中写的是这场火灾完全是一场意外,活下来的只有一个小男孩。

    可是据李子轩当年的调查,这场火灾绝对不是意外这么简单。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唯一幸存的小男孩。

    别看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是要说起那个小男孩。用李子轩自己的话说就是,“印象极其深刻,仍然记忆犹新。”

    在火灾中幸存下来的那个小男孩,他的长相非常特别。老李形容他的眼睛的时候说:“那小男孩的眼睛非常的亮,就像半夜里看见的狼眼睛。”

    李警官说,这个小男孩虽然是个男孩,可看起来却更像是一个女孩。而且他还非常诡异地穿着一条白色连衣纱裙。

    那个时候,小男孩从火灾幸存之后也显得特别奇怪。如果是一般的孩子,经历了如此恐怖的火灾。而且自己的所有家人都被这场大火烧死了,他肯定会惊恐万分。

    可是李警官说这个孩子却不是那样的。那个小男孩没有一点点害怕的神情,他只是一个人的时候会在角落里偷偷地笑。李警官有偷偷的注意过男孩的笑,是那种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笑容。

    后来李警官偷偷问过小男孩,这场火灾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警官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可谁想到那个小男孩竟然把他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跟李警官说了。

    小男孩本来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家庭,可是在他10岁的时候,忽然发生了一场意外。

    小男孩的爸爸在工作的时候意外死亡,可是工作单位根本不管,也没有任何赔偿。小男孩的爸爸死后,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小男孩的母亲只好带着他一起嫁给了另一个穷人。

    小男孩的母亲年轻漂亮,他嫁给小男孩的继父纯粹是像卖身一样。而且小男孩的继父长期大量酗酒。

    小男孩的妈妈怎么可能在这种男人手中耐住寂寞?她偷偷地出轨了很多很多次,而且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终于,在某一天里。男人发现了妻子的秘密,他看见他老婆妆艳抹地就出了门。男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妻子花这么漂亮的妆容。不一会,妻子趁着夜色阑珊就出门了。

    丈夫觉得妻子十分可疑,她这是要去见谁呢?丈夫偷偷地跟了出去。

    妻子的行踪十分诡秘,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还是被丈夫给发现了。

    终于,在一间十分高档的餐厅,女人停住脚步,走了进去。

    “竟然拿些我给她的钱来这种地方消费?”男人似乎就要发火了,可是他也不傻,他猜到了妻子可能会有外遇。可他没想到,竟然要来这种地方。

    男人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要在这奢侈的地方被挂掉了。最可气的事是,花这笔钱的人还不是自己!

    想到这男人的心情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差。可是,丈夫发现自己竟然会有那么一丝丝的亢奋。

    终于,来约会的男人终于来了。丈夫的神经紧绷到了一定程度。那个男人穿的溜光水滑,根本就是少爷一样的人物。

    丈夫继续观察着自己的老婆和这个男的一举一动。没想到自己的老婆这么的,轻浮与浪荡。他们之间做的事情,是家里自己老婆从来不做的事情。

    难道别人就如此高贵?像我们这样生活在社会底坑的人已经准好了。男人在暗处看着自己如此淫-荡的妻子,他的心都凉了。

    看着自己的妻子被那个陌生男人搞得死去活来,丈夫可耻地硬了。

    丈夫决定不在此刻落面子,他小心翼翼地离开了那叫饭店。丈夫竟然忍气吞声地忍了过去。

    可是妻子知道。他这个给孩子找的继父,在周五和周三正是最疲惫的时候。妻子趁着丈夫还不知道,又出去约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她提前缴械投降。

    丈夫看妻子丝毫不知道守家的辛苦和赚钱的不容易。他开始疯狂地对妻子就行报复。

    就从那一天起,小男孩每晚都能听见杀猪般的惨叫,那是母亲的大叫声。隔壁的继父骂到:“你个不要脸的*,竟然去外面给我偷人!难道我满足不了你?”

    继续一边大骂,一边粗暴的对带着母亲的身体。小男孩的母亲被他继父按在床上,疯狂地扇着耳光。继父一边打,一边骂:“还敢跟我戴绿帽子!看我折磨死你!”

    继父竟然买来了那种电动的机器,他把母亲吊在床上。用那个机器不停的侵入母亲的身体。继父恶狠狠的说到:“你不是贱吗?我让你一次贱个够。”

    母亲的表情非常痛苦,她不断地像继父求饶着。这个时候,小男孩受不了噪音忽然推门而入。

    眼前的场面让小男孩惊呆了,他的母亲一边受辱一边大喊到:“不!快让他出去!”母亲仍然怕对小男孩的心里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就在这个时候,孩子的继父忽然说到:“你有本事做那种事,害怕你儿子看到吗?你别装了!”

    母亲近乎哀求着放过自已年纪很小的男孩子。可是继父忽然一把抓起小男孩,看着他的脸说到:“这孩子长得还真像你!他要是个女孩多好,我一定当着你的面办了他!那都不足以平我的心头之恨!”

    母亲大骂继父:“你这个杂种!畜生!快让我儿子出去!”

    继父狠狠地咬了咬牙说到:“你再说一遍?谁是杂种!”

    母亲朝继父唾了一口痰,大骂:“你就是畜生!畜生!畜生……”

    没等母亲说完,父亲就给了她一个耳光。紧接着,继父疯狂地拉扯着小男孩。继父竟然当着他母亲的面,把小男孩奸污了。

    从此。继父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他一直把小男孩当做女人来养,给他买裙子买彩妆。简直就是变态中的变态。

    终于有一天,小男孩彻底忍不住了。他趁着父亲喝多了,在家里放了一把大火。继父和母亲都被烧死在了里面。

    听到这里蔡文忽然说到:“没想到还有这种事!那这个小男孩极有可能就是先知!”

    蔡文又说到:“李警官,这些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警方没有记录在案?”

    白发苍苍的老李轻蔑的一笑说到:“警察队伍水太混,谁都怕摊上事,毕竟这件事破不了案的话,负责人的仕途就会收到严重的影响。”

    蔡文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调查取证之类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来说,实在是太复杂。

    如果那个小男孩真的是年轻时候的先知。那么倒是可以理解为什么先知喜欢养女杀手了,因为先知收到侵害以后,对男人产生出了一种天生的恐惧心里。

    这种童年阴影造就的反社会人格十分难搞。而且小男孩的心里被扭曲和邪恶占据,他已经心里变态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在母亲和继父都被大火烧死之后。真的是再也没人管这个小男孩了。他心里面纵横交错的邪恶之心像夏天的野草一般疯狂地生长。

    从那以后,李警官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奇怪的男孩。

    最后在结尾,蔡文说到,这个小男孩可能就是先知。让我想办法去试探一下先知,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男儿身。说气话,蔡文对先知的造就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难道先知其实是个女人身份!

    看完了email我放下手机,准备怎么才能去试探到先知。忽然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我面前!此时我正低头思考,看到的只是脚下的一双大皮鞋。

    我紧张的抬头一看,原来是老九。老九还是老样子,把所有地方当做自己家一样。老九大大咧咧地坐下说到:“怎么样最近一切还顺利吗?我没给你发任务,是不是有点想你九哥了?”

    我笑着说别逗了,这次来有什么任务。

    老九翘起二郎腿,说到:“这次是让你参加一个游戏。顺便调查一下那个举办游戏的组织。”

    我问到:“又有新的奇怪势力出现了?”

    老九淡定的点了点头。

    我问老九:“那到底是什么游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