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了好几天,今天中午有空陪沈童和林落霞了。难得的今天我们三个人都有空,沈童把孩子交给了保姆照顾。我们仨愉快的吃着牛扒。

    沈童一边吃一边说到:“真是好久都没有出来一起吃饭了。”

    林落霞跟沈童做在一起,我则孤零零地坐在对面。林落霞说:“是啊沈童姐,我们随便吃,反正是康浩这家伙请客。”

    沈童嫣然一笑说到:“肯定的,咱们俩吃穷他。”

    我暗笑着摇摇头说到:“你们俩的战线怎么越来越统一,什么情况?”

    林落霞给我做了一个鬼脸说到:“哈哈要你管?”

    他们俩吃的有说有笑,反倒是我这个“老公”被晾在了一边。也许这就是女人多的坏处吧。

    我突然生出一种非常搞笑的想法,这个林落霞不会把我的沈童给掰弯了吧?要是因为这个后院着了火,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正瞎想着,忽然来了一个电话。是宗飞打来的,难道是秋锦含在医院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我接起来电话,宗飞在电话里说到:“老大,出事儿了。”

    我说到:“宗飞你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宗飞说到:“秋家大小姐秋锦含回到医院以后,就瞒着他爸,说他哥已经救回来了。只是秋锦含说秋浦受了伤在医院治疗。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秋浦已经死了的消息被老爷子知道了。现在秋观海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呢,估计是救不回来了。”

    我一听,这事情确实挺严重的。

    没想到宗飞又给我说了一个更让人头疼的事情。宗飞在电话里说到:“还有一件事,就是秋观河已经造反了,他把秋家上上下下他的亲信都提拔了一遍。而忠心于秋观海的人,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心说这个秋观河真是太狠毒了,简直跟蒋铭书有的一比。

    我跟宗飞说:“明白了,我马上就过去。”

    撂下电话,林落霞忽然跟我说:“是秋家的事情吧,秋观河造反了。”

    我好奇的问到:“你怎么知道的?”

    沈童说:“落霞什么事都是先知道,她的消息可是灵通的很。”

    我说:“那你们先吃吧,我得过去一趟。”

    林落霞慢慢悠悠地说到:“看来,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呢。”

    当我来到医院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晚了。因为,秋观海已经去世了?没想到就在这几分钟之内,秋家曾经的一代家主就这样陨落。

    我看见秋锦含的时候,她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宗飞对我说到:“老大,听说外面现在到处都在找秋锦含。听说是秋原的命根子给秋锦含踢断了,别说是传宗接代,就是正常的生活都没办法了。”

    我点点头说到:“这下秋观海去世的消息一传开,秋观河就更无所顾忌的吞噬秋家的东西了。”

    宗飞说:“没错。听说现在秋家的家主已经是秋观河了。”

    我皱着眉头说到:“秋锦含一下子失去了哥哥和父亲,现在更是孤身一身再也不能回去秋家了。”

    宗飞点点头说到:“秋姑娘她……似乎受到了太大的打击,我们谁跟她说话都不听。要不……老大你去试试?”

    我走到秋锦含的身旁,仅仅两天时间。这个可怜的姑娘先是丧兄,而后丧父。而她的家族现在又不停的在追杀自己。这样的状况如果换成是谁,谁会冷静得了呢?

    我轻轻地拍着秋锦含的后背说到:“锦含,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要沉湎于悲恸中了。”

    秋锦含摇摇头,说到:“你根本无法理解我和我父亲之前的感情。”

    我说到:“那你可以告诉我。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我想,如果让秋锦含把心中的伤痛都说出来,会好一些吧?

    秋锦含这才哭哭啼啼的跟我说起了她和父亲之间的事。

    在很小的时候,秋锦含和哥哥秋浦就失去了母亲。秋锦含的父亲,也就是秋观海成了小时候秋锦含的唯一依靠。

    父亲不像其他大家族的男人一样重男轻女,秋观海很疼爱这么女儿,甚至超过对秋浦的照顾。因为没有母亲,家里只有父亲和哥哥,所以秋锦含的性格更像是一个男孩子。

    秋锦含的父亲从小到大都一直陪着它成长,父亲替她出头,给她买漂亮的东西。父亲带着秋锦含一起去吃好吃的,甚至秋锦含第一次收到情书还和父亲一起分享。

    尽管秋家的事物庞杂,都需要秋观海,可秋观海依旧陪着女儿。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好父亲。

    秋锦含说到这里,我也有些惭愧的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平时陪着孩子的时间太少了呢?我决心以后要多在家陪陪孩子。

    秋锦含又跟我说了好多他父亲生前的事,一件一件如数家珍。

    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的的确确是非常的好。

    后来,秋锦含说到:“都是二叔这个王八蛋,呸!他不配做我父亲的弟弟。我一定要亲手送他去见我父亲,让他在九泉之下也饱受折磨。”

    我说到:“没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秋观河这个人!蒋铭书自然也脱不了干系。不过,锦含,你现在回不去秋家了。”

    秋今天天真的说:“我现在是父亲唯一的后人,我回到秋家难道不能搬倒那个秋观河?”

    我叹了一口气说到:“这是一个弱肉强食,只看权利和金钱的社会。现在,秋观河已经搬空了原来秋家的公司,秋家的势力也被他大换血。如今的秋家,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秋家了。”

    秋锦含愣了好一会说到:“你是说……秋观河完全霸占了父亲的家业?”

    虽然不想这么说,可是我还是回答她:“你说得对。”

    秋锦含站在那里良久沉默。

    我对她小心翼翼地说:“事情还不光是这样,现在外面秋家的人到处都在追杀你……”

    “追杀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秋锦含惊讶又不解的问到。

    我说:“上次,你不是往秋原的那里踹了一脚吗,现在秋原……已经失去了作为男人的能力。所以秋家的人才追杀你。”

    秋锦含听到这个消息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笑了出来。秋锦含说:“这是最近我听到最好的消息了!秋原别以为这样就算完了,这才只是我报复计划的开始。”

    我问秋锦含:“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秋锦含开玩笑地推了我一下说到:“当然是跟着你混啊。”

    我说到:“你先呆在我这也好,免得在外面有什么危险。”

    秋锦含拉着我的袖口说到:“我给你当秘书怎么样?我也不会干什么……”

    我对秋锦含说到:“你爹生前让我照看你,现在我怎么能让你干活呢?你还是过你的大小姐日子。”

    秋锦含说:“康浩!你知道我最讨厌过大小姐的生活了。我一定要干点什么,你就答应我吧?”

    我在心里想了想,像这样让秋锦含每天都活动起来,忙起来可能会更快的走出伤痛的阴影。

    我说到:“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秋锦含坏笑着围着我转了一圈说到:“说吧,什么条件?”

    我认真的说到:“你要答应我,时时刻刻主意自己的安全。不然,我就真的没有脸面去地下见你父亲了。”

    秋锦含还以为我说的是什么不正经的事情。可是她没想到这突然的温柔却像一把刀,在她的心里又拉开了一道口子。

    秋锦含一下子就哭着扑到了我怀里,我静静感受着这个如此脆弱的女孩身上的温度。只能以此来安慰她了吧,毕竟,人生的路还长。

    我只知道这颗仇恨的种子全是在秋锦含心里面扎了根。她现在唯一明确的目标,就是找到秋观河报仇。

    秋锦含暗暗发誓,不把秋观河一家搅得家破人亡这件事就不算完。

    安顿好了秋锦含。我又派人暗中去调查蒋铭书和秋观河之间,到底还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此时,在大陆蔡文和李万恒的求证之旅也有了进展。

    蔡文给我发来一封很长的加密email。我用他告诉我的办法破解出密码,原来这里面说了他们去四川成都之后所发现的事情。

    蔡文和李万恒两个人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成都。由于事情过去太多年了,当初那张旧报纸上的消息都已经不再准确了。

    蔡文和李万恒经过好几天的比对和探访,才找到了当年那栋失火地点的确切位置。

    可是那座建筑物早就已经给拆除了,内地的变化日新月异。原来老旧的筒子楼早就变成了摩天大厦。

    蔡文和李万恒又无奈的放弃了这条线索。蔡文把心思都放在了当年那场事故本身上。

    那场火灾在当年就上了报纸,这样轰动一时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呢?

    蔡文不断地走访,中午找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这个老头子据说是当年处理这件事情的警察。

    当蔡文跟这个叫李子轩的老警察说起那场火灾的时候,李子轩却一时有些语塞。

    当蔡文再问起这件事的时候,老警察却闭口不言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