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蒋铭书不慌不忙地解释,所有人忽然都有些相信他说的话的倾向。我一看这可不好,不能让蒋铭书就这样蒙混过去。

    如果蒋铭书今天不承认这件事,那我就可就变成“不仁不义”的人了。

    蒋铭书在淡定下来以后,马上就想到了是我在搞事情。因为这次宴会就是我一手操办的,而且我还是他的敌人。

    蒋铭书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心里偷笑着,可表面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对蒋铭书说到:“蒋先生,这到底是谁在这里放这种东西?”

    蒋铭书看着我,他脸上虽然笑着,可语气确十分强横。他说到:“这可是你康先生的地盘,我怎么知道是谁在大庭广众之下放这种东西?这种下三滥的把戏恐怕只有小孩子才能想得到。”

    宴会上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们这里,我镇定自若地说:“那也不见得吧,蒋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证据忘了销毁了?”

    蒋铭书被我这么一激,终于忍不住了,他说到:“康浩!你什么意思?”

    见到蒋铭书先撕破脸,爱做和事老的秋观海说到:“这件事明明是有人在陷害铭书,康先生你说呢?”

    我冷笑一声说到:“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恐怕只有当事人知道真假了吧。”

    这个时候,忽然一段录音被播放在了大厅里。这声音正是蒋铭书的,而录音的内容也是他向五毒教询问毒药的事情。

    这个时候,大厅里一片哗然,大家开始有些相信这件事了。终于,蒋铭书再也不能淡定下去了。蒋铭书站起来,大声喊到:“到底是哪位对我有意见?不必用这么阴险的手段来整我吧?”

    此时,蒋铭书的手下贾龙也环顾四周怒目而视。可是宴会上的哗然并没有因此结束,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蔡文发来了消息。

    蔡文想我询问现在是否可以收场了。我发了一句可以了。这是,一个不起眼的人出现在了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宴会上。

    可能十个人有九个都不会注意到这个人,可是在蒋铭书眼中这个人却格外扎眼。他就是大头强,蒋铭书害死他父亲的工具。

    蒋铭书忽然眉头一紧,对我们这桌说到:“今天还有点急事需要处理,我先失陪了。”

    蒋铭书一走,我的计划可就功亏一篑了。我怎么舍得就这样放他走掉?

    我连忙跟蒋铭书说到:“蒋先生,宴会可还没有结束呢。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我暗示蒋铭书这里是我的地盘,不是他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蒋铭书一看四周,到处都是我的人悄悄埋伏在宴会的各个角落。就如今这个情况来看,他和贾龙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了。

    蒋铭书狠的牙根痒痒,可是他此时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听我的劝”再次坐下。

    “既然康先生都这么说了,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蒋铭书咬牙切齿地说到。越是看到他生气恐慌的样子,我就越觉得舒坦。

    我微笑着说:“嗯,这样才对嘛。蒋先生,如果这里真的有人想要诬陷你的话,我康浩绝对饶不了他!”

    看到我的表演,蒋铭书恨得牙更痒痒。我的话音刚落,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喧哗声在那边的大厅里响起。我明白了,好戏已经开演了。

    之见大头强忽然出现在了众人中间,大家也都认得出来,这个人就是刚刚在视频中“诽谤”蒋铭书的人。

    大头强头一次站在这么多大人物中间,他的心有些狂跳不止。大头强说到:“大家……大家都注意了啊!蒋天养的的确确是被蒋铭书害死的。”

    大头强此言一出,宴会上的人无不哗然。

    蒋铭书冷冷地看着大头强,那眼神似乎在威胁他一般。蒋铭书指着大头强骂到:“你这个没有智商和良心的人!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却在这里大放厥词!血口喷人!”

    大头强说:“蒋铭书,那段语音就是你本人说的。不服我们可以去专业分辨声音的地方分析一下,怎么样?你敢去吗?”

    大头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们教的。

    没想到,这个时候秋观海却突然冒出来。秋观海说:“铭书啊,你就跟他走一趟,测试一下。也好洗脱这个骂名啊,到时候秋叔叔亲自帮你废了这个谣言的人。”

    我暗暗笑到,这个秋观海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秋观海肯定恨不得现场越乱越好,他的脾气秉性我悄悄记下了。以后肯定会有跟他对立的时候。

    你越了解你的对手,你战胜他的可能性就越大。

    蒋铭书被大头强逼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大头强此时得到了蔡文的指示。大头强拿出那瓶绿色的毒药,对蒋铭书问到:“其实蒋先生早就料到你会这样做了,他根本就没有死!你想不到吧?”

    大头强说这句话也是蔡文教的,目的就是混淆视听,让多疑的蒋铭书思维发生混乱。其实蒋天养早就死透了。

    听到了这个假消息,蒋铭书忽然愣住了。随后他的表情中先是费解,然后是不屑和轻视。

    蒋铭书装作愤怒的样子,大声地的叫嘛着:“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也可以继续在这里妖言惑众!可是你最好别拿我父亲的生死来开玩笑!不然我叫你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大头强也不是省油的灯,有我们给他做后来给他撑腰。大头强大声地说到:“我这还有证据毒药的!你和五毒教交易买毒药的事情!等一会蒋天养先生一来,就立刻水落石出。”

    看到大头强这么自信,蒋铭书有些慌了。不会吧,已经明明处理的那么干净利落了,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自己一时疏忽了?让这个大头强有机可乘?

    蒋铭书越想越离谱,他害怕的已经降低了自己的智商。

    蒋铭书大叫着:“不可能,我亲自将他下葬!他不可能还活着!”蒋铭书这才把自己的真是面目显露出来。

    “大头强!”说不认识大头强的蒋铭书智商错位的喊到:“我亲眼看着他死掉的,他不可能!不可能还活着。””

    我要的就是这几句话,我等的就是现在。

    “哈哈哈……”大头强一脸坏笑的看着愣住的蒋铭书。

    所有人此时都明白了事实的真相。那就是蒋天养是被蒋铭书所杀!

    宴会上,众人目光惊异的看着蒋铭书,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头野兽或者说一只丧心病狂的恶狗!

    人们纷纷在底下窃窃私语。

    “看着一表人才的蒋大少爷,没想到这么变态。”

    “是啊。竟然跟别人一起害死他父亲!真是丧尽天良。”

    “一看就是想上位想疯了,这种人简直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我在一旁笑着,蒋铭书把目光转向我。他阴狠狠地目光叫人脊背发凉,可是我并不怕他。我甚至希望他在宴会上动手,那样他出丑会出的更厉害。

    从蒋铭书说出那一句话起,他这个人在上海的名声就已经遗臭万年了。还会有人跟杀死自己父亲的禽兽为伍吗?

    蒋铭书什么也没说,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他带着贾龙就要离开。这收尾还没收完呢,我怎么可能放他走。这里是我的地盘,这场宴会已经被我彻彻底底地掌控了。

    见到蒋铭书成了这种不仁不义的家伙,没想到第一个跟他划清界限的竟然是秋观海!

    秋观海一改往常和事老的样子,忽然指着蒋铭书的鼻子大骂到:“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蒋天养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畜生杂种。你不配做人!更不配管理三合会!”

    各种恶毒地诅咒如期而至。我的计划成功了。虽然蒋铭书从此没有了党羽,可我将面对一个彻底疯狂的蒋铭书。

    等蒋铭书在宴会上被骂的狗血喷头的时候,我才决定将这场戏收场。蒋铭书带着贾龙第一个离开了宴会的会场。他走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背后一阵阵阴冷的目光。

    接着,和事老秋观海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秋锦含走之前不断地回头看我,她笑的我有些失了神。那一刻觉得她就像天上的仙子一般。

    这次我的行动非常成功,蒋铭书的真面目终于被公诸于世了。蒋天养啊,我也算为了做了最后一点事情。

    宴会的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时候一个一袭白衣的少年走了过来,是李然。

    李然笑着跟我说到:“今天没想到会有这么精彩的好戏可以看,真是麻烦你了康浩。”李然这样冰雪聪明,自然一眼就看出来这其中的玄机。

    我点点头,不冷也不热地说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李然轻轻的一笑随后问我:“沈童最近怎么样?”

    “我老婆最近很好,孩子也很好。”我故意拉长“老婆”两个字的重心。

    李然看我这样,竟然大笑起来。

    “康浩,你也太小气了吧。”李然说到:“沈童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我不会再纠缠她了。”

    难道说,李然想要跟我,或者说我的势力交好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