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能和李冰倩搅到一起去,这件事本身就令人怀疑,他们两个在平日里应该是素不相识才对,这中间肯定有一根联系他们的纽带。

    不过现在容不得我多想,因为李冰倩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很快,就把酒店的老板给吸引了过来。

    我趁着混乱之时,连忙给林落霞发了短信,这件事我只能告诉她,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可真的没脸面对沈童了。

    “康先生,你目前涉嫌迷jian少女,我们现在有权利将你立即逮捕。”说完。高成都没有给我反驳的机会,直接就让人把我从床上给拉了下去。

    我心知此时已经被人给抓住了把柄,反抗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我也只能寄希望于林落霞,希望她能想办法将我救出去。

    要是别的警察,我尚可以用身份压一压他们,但是高成既然都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抓我了,那就说明,他背后的那股势力,根本就不怕我。

    我到目前为止,还是第一次被警察抓走,带着手铐坐警车的感觉也很新奇,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经历过的。

    高成坐在副驾驶上,他透过后视镜在观察我的表情。

    不过我现在没办法说话,因为嘴上被贴了黑色的胶布,他们美名其曰是怕我疯狗乱咬人,提前做一下保护措施。

    我没理他们,想做什么就做吧,等我有了机会,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留。

    终于到了警察局,我直接就被送进了监狱之中,审讯和拘留这些程序全都没有。

    我知道高成这是公报私仇,就算是事后提起诉讼,高成也有一万个理由解释这件事情,所以我也懒得叫真。

    好在国际刑警部的监狱房间设施还很好,竟然有马桶,而且还有单独的洗手台,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这里关押着很多犯人,我数了一下,这里不算我,有十一个人。

    “你在里面给我老实一些,监狱里最不待见的就是强jian犯,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惹事,一旦发现有什么暴-乱,我第一个收拾你!”

    狱警将我送进去之后,故意很大声的警告我,我知道他的意图,不就是想让这里面的人收拾我吗。

    而且还发生暴-乱之后第一个收拾我,那不就是无论别人对我怎么动手,只要被发现,那都是我的锅。

    到时候再给我乱扣几我严重不服管教什么的,那关我一个月两个月都很正常。

    不过我也不担心,我也不是吓大的,在英国管理那么多势力,在香港也再慢慢的扩大自己的地盘,我要是真怕这些个三脚猫的功夫,那就真的太垃圾了。

    狱警将房间的门关上之后,房间里其他人的眼里顿时就发出了绿色的光芒。我知道,他们只要按照狱警说的做,就能获得减轻刑罚的机会。

    而且在监狱之中,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大哥”,他拥有对于绝对的权力,他可以决定谁要收拾卫生,谁可以睡好的地方,甚至于,他可以控制谁能上厕所,谁能吃饭。

    而且狱警会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因为有这么一个大哥的存在,会使他的管理压力减轻很多。

    “你叫什么名字?”果然,我刚一坐在那个既是我们睡觉,又是我们吃饭的地方,就有一个人开口了。

    我看了看他,长得并不凶狠,而且好像还很儒雅的样子,只不过周围人对他恭敬的态度,出卖了他的身份,这个人,就是这个房间里的大哥。

    我想了想,最后决定不理他,现在我应该思考的是,究竟是谁要害我。

    “我大哥问你话,你他妈听不见啊,是不是聋?一个强jian犯你牛什么牛!”见我不说话,他身边的小弟先坐不住了,朝着我大喊道。

    我还是没说话,但是眼睛在此时看向了那个说话的小弟。

    记得以前沈童对我说过,如果我很生气的时候,眼神会非常的吓人,里面有经历了很多事情的狠绝。

    “看来这位先生是有身份的人,没关系,他不愿意说就算了。”那个大哥表现得修养很好的样子,他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外国小说,此时正看得津津有味。

    “不行,对大哥不尊重就必须付出代价,我管他有什么身份,就算是香港的老大,进了这间牢房,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

    刚才说话的小弟没有被我的眼神给吓住,或者说虽然他被吓住了,但是或许仗着这间监狱中的人都是服从于大哥的,所以他有恃无恐。

    “对,必须给他点教训。”剩下的那些人也都高声喊道,随后他们便集体站了起来。

    我也放下此时正在收拾刚发放物品的手,定定的看着他们,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

    “给我揍,他不求饶,我们就不能停!”那个说话的小弟看样子很得那个大哥的宠爱,他总是在指挥着那些人的行动。

    很快,那些人便全都扑了过来。我身体没动,但是手中的不锈钢脸盆却早已飞了出去,正中我面前扑过来的一人。

    他长得高达凶狠,看样子就像是因为打架斗殴而被关进来的。这个脸盆上有我十分的力气,再加上是正面击中那人,所以他直接便被打翻在地。

    剩下的那些人一看就傻眼了,怎么还没到我身边,就被-干翻了一个人?

    “继续上,我们人多,我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能解决不了他一个?”说完,那些人再次向我冲了过来。

    我看了看,这些人显然一点默契都没有,跟我以前遇到的那些训练有素的杀手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学生和博士生的差别,不对,他们顶多能算上是幼儿园的。

    扯过一条叠在旁边的棉被,我将率先冲过来的两人蒙在里面,随后用尽全身力气坐了上去。

    本来被棉被包裹就无法动弹,再加上一个我,我的屁股底下顿时响起了两声哀嚎。

    而且其余的人如果想要打我,势必也要踏上那两人的身体,他们后来甚至都没有力气叫喊了。

    解决掉三人之后,除了那个大哥仍然在看书,现在只剩下七个了。

    我拽着那个被包成了火腿肠的两人,让他们一骨碌掉在了地上,随后我继续拽着他们向着马桶那里走去,那边有所有人的不锈钢脸盆,这是我的武器。

    “不能让他拿到那些脸盆!”有人喊了一声,随后,离我最近的一个人,迅速的向我扑了过来,企图阻止我。

    在他还在空中的时候,我伸手抓住了他的腰部,借力打力,我就这他向前冲的势头,直接将那人的头插进了马桶里,这个马桶是感应冲水,顿时,那人也在马桶里发出了哀嚎。

    剩下的六个人,此时已经心生惧意,先前冲过来的人全都被我解决了,而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冲在前面当先锋了。

    “我不信我们一起上还能解决不了他,别分散,一起上!”那个小弟又来了,刚才他一直都在后面游走,根本就没有过来打算和我战斗的准备。

    “好了,你们不要惹事了,一会狱警过来,有你们好受的。”那个大哥终于慢吞吞的开口了,他用手扶了扶眼镜。

    那些人估计早就害怕了,此时一听那个大哥开口,顿时都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睡觉的位置。

    “这位先生,我的小弟们刚才冒犯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他们不懂事。”那个大哥终于把视线转向了我,而后他给身边一直活跃的小弟使了个眼色,让他把那些人给扶起来。

    “好啊,我不计较。只不过我要你身边的那个人用嘴给我擦擦鞋,这鞋啊,走了半天,都脏了。”我不打算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就把这件事揭过去,冲动了,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踏马别太过分,我大哥说不计较了,你还想找事?”那个小弟一听我让他给我擦鞋,顿时就急了,他站了起来,就差指着我的鼻子。不过因为刚才他们那些人的失利,他也不敢过来。

    “你应该听清楚了刚才狱警的话,他说了,一会如果我们这里有人闹事的话,第一个就找你的麻烦,只要我们动静闹得大一些,你肯定逃不了一顿打。你要是反抗,罪名就更重了,你确定还要他给你擦鞋么?”愿意看书的人果然不一样,就愿意讲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要,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惹了我是什么下场。你们愿意喊叫就喊叫,等到狱警走了之后,我保证让你们生不如死。”呵呵,威胁我?他们也太猖狂了,我康浩一路走来,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威胁。

    他们这里面的人要是有神秘国度里面的人,那我可能会慎重的考虑一下,但是这么几个货,欺软怕硬,真是不值得我害怕一下。

    那个大哥见我软硬不吃,脸色也有些阴寒,他的儒雅也装不下去了,将书放下之后,他站了起来。

    “我叫魏寒,是香港大学的文学顾问。多读了几本书,从内心里就不喜欢打打杀杀。”大哥摘了眼镜,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