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落霞的意思我明白,她也许会有对我或者可以说是沈童的孩子动手的那一天。

    这要取决于她到时候要不要生孩子。虽然这个想法很无厘头,但是林落霞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在黑势力的帮派之中,很多时候都存在着继承人的争夺,华逸大哥还算是好的,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这样倒也没什么。

    可是眼下我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势力,而沈童又为我生下了一儿一女,如果林落霞以后想要争夺的话,势必会对他们动手,这很现实。

    之后第一批的兄弟们先到达了餐厅,他们在外面就坐,我站在餐厅大堂中央一个类似于舞台的地方,用麦克风简单的讲了几句话。

    “大家风风雨雨的跟了我这么久,我们终于从一开始的一二百人,发展到现在的香港第二大势力,每一个人都功不可没,在这里,借着我两个孩子的百日宴,我敬大家一杯,辛苦了!”

    说完,我干了手里的酒,而那些保镖们也都一饮而尽,除了那几个贴身的,能力比较高的保镖,其余的人其实也很粗鲁,他们没什么见识,只知道听从命令。

    之后我就到了包房之内,这里有我今天要宴请的所有客人,而且大家全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了。

    “感谢大家能有时间过来参加浩儿童儿的百日宴,我们也算是共同经历了很多,彼此的为人也都很清楚。能够将关系一直维系到现在,那也是我们的福分,更说明我们就该是天生的朋友,来,干杯。”

    刚干了一杯,此时又喝了一杯,这酒喝急了,竟然有些晕头转向的。

    “我说康浩,你也够随意的啊,这俩孩子连名字都没有啊,直接取了你们名字,可真能对付啊。”金鑫要是不怼我,他很难受。

    让金鑫这么一说,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也顿时活跃了,因为都是熟人,所以也都不怎么拘束。

    我向着那些人一一敬酒,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康浩能有这么多的朋友,已经很是知足了。

    只是到了李冰倩哪里,她直勾勾的看着我,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还好有林落霞救场,她直接在酒桌上悄悄对李冰倩施展了催眠术,让李冰倩顿时就有些晕晕乎乎的。

    “冰倩,你喝醉了么,我送你到楼上的房间休息。”林落霞很夸张,直接就将李冰倩给抬了起来,随后两人就出了包房。

    我也有些迷糊,所以便和林落霞一起出门去,两人扶着李冰倩,到了楼上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间将她送了进去。

    因为是被林落霞催眠的,所以李冰倩异常的安静,她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不发一言。

    “你先在这里照顾她吧,我快点回去吃饭,一会再过来替换你。嘿嘿,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老婆就在楼下包房,此时你要是和李冰倩做点什么……多刺激啊!”

    林落霞的模样很猥琐,她倒是不吃李冰倩的醋。

    因为连喝了两杯酒,再被林落霞这么一挑逗,我确实有些难受,想要快速的发泄一下。

    而我和李冰倩也是老搭档了,以前也不是没做过,此时林落霞只是轻轻的说了几句话,李冰倩顿时就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被结束催眠的李冰倩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一脸茫然,不过当她看清我在床边的时候,顿时忍不住扑到我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我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已经受够了和那个胖子在一起生活了,我想和你在一起,行不行。你都能让沈童接纳林落霞,那她是不是也能接受我啊。”李冰倩的声音断断续续,她此时正在止不住的抽噎,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好了,你喝多了,快休息一下吧。”虽然此时我很想发生关系,但是看李冰倩哭的这么惨,我也下不去手。

    “我不,我知道了,肯定是我还没有好好满足你。好,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才能好好伺候你!”说着。李冰倩就解开了自己的外套。

    我万万没想到,李冰倩里面竟然只穿了一套性感内衣,玛德连个衬衫都没有,看来这个女人,早就有了打算!

    “不是,我……你……”我被李冰倩惊得说不出话来,而她更直接,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扑了上来,将我压倒在了床上。

    呵呵,她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平日里就算再放-荡她也不会这么主动,难不成,刚才林落霞给她下了两层的催眠。

    不过李冰倩并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她的动作很妩媚,将我的需求很快就调动了起来。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女要我上,我不得不上!

    我已经做好了和李冰倩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但是没想到我们俩前期的工作还没做完,就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破门声。

    玛德这特么是仙人跳吗!

    但是我来不及多想,先用我自己的衣服将李冰倩给包住了,而后我便将李冰倩推到衣柜里,我自己则留在床上,装作喝多了的样子。

    “我是警察,现在正在进行扫黄打非,有人举报你们这个房间里有人与洋人存在不正当交易,请你出示身份证。”

    门被破开之后,一下子就从门口涌进来好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看警服的样式,这些人应该是国际刑警!

    其实香港的扫黄打非不应该归这些人管,但是一旦和洋人扯上,那么他们就有了掺和进来的理由。

    去你妈的和洋人有不正当交易,你才有呢,你全家都有!

    但是我也只能在心里骂一骂,现在房间里确实有一个女人,要是真的被这些人翻出来,随便给我扣个帽子,被楼下包房里的那些人知道了,我丢脸可就丢大了。

    好在现在我的知名度也不小,想来只要亮出我的身份,再给一些钱,那些人也就会主动离开了,毕竟谁都知道,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勤奋的出来做什么扫黄打非的工作,不就是因为能够获得很大数目的罚款吗?

    那个罚款的弹性很大,他说罚多少就罚多少,而到时候上交的,就又是另外一个数目了,剩余的钱,该干嘛干嘛。

    “我是康浩,想必你们也认识我。今天我在楼下喝醉了,上来休息一下,并不存在什么不正当的交易。这样吧,我愿意出一些钱为我们香港的治安事业贡献一份力量,不知道各位能否给我这个面子。”我说完之后就去衣服里拿支票,所幸外套没给李冰倩。

    “哦?康浩?你不就是林落霞的男朋友么,我们还真是巧啊。”

    正当我在写金额的时候,从门外又走进来了一个警察,只听声音我都知道他是谁,林落霞的上司,同时也是林落霞的追求者,高成高局长。

    “确实很巧,想不到高局长工作日理万机,却也能有时间过来视察这种小差事。”在看到高成的那一刻,我心里差点就要骂娘了,靠,什么叫真巧啊,你是故意来抓老子的吧!

    不过这么一想,倒让我背后有些冒冷汗,我和林落霞送李冰倩进来也没有多长时间,而且因为今天楼下的餐厅让我们包场了,再加上现在是白天,所以入住酒店的人应该就更少了,这高成突然无缘无故的过来,很让人怀疑我是不是被人给算计了。

    可是能如此清楚掌握我位置的人又会是谁呢,林落霞不会做这样的傻事,我们之间的信任建立起来不容易,她就算要坑我,也要在最关键的时候。

    而现在,我大不大,到时候只要我绕过高成,很快就能被放出来。

    但是被人恶心这种事,还真是让我气愤不已。什么时候来不好,哪怕是我解决完自己的生理需求呢,现在这个时候进来,我以后都容易不能再振雄风!

    既然不是林落霞,如果后面还没有人跟踪的情况下,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李冰倩。

    果然,就在我刚刚把怀疑的人选确定到李冰倩身上的时候,她在衣柜里就发出了娇哼声,这声音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如果要是我没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我会认为她被人下了药。

    然而,既然我会这么认为,那么其他人也会这么认为。那些警察在确定了声音的来源之后,迅速的派人将衣柜打开了。

    此时的李冰倩,脖子到脸上的肌肤呈粉红色,而她的双眼迷离,嘴巴微张,即使被人打开了柜门,她依然在止不住的娇哼,这声音一般的男人听了都很难把持的住,果然,我见到现场有好几个年轻的小警察,下面立正了。

    到了现在,我终于能够确定,我确实是被人坑了,而这个人就是李冰倩。

    而且很有可能是他们串通好的,不然高成进来的时机怎么会这么准时,我只是不知道,他们背后的人是谁,李冰倩显然没有这么高的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