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希美听了我的话之后,确实有些犹豫了,他们龚家现在大不如前不说,我的能量也在日益增长,现在龚家也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我这匹马,可一点要死的样子都没有。

    如果得罪了我,他不知道龚家要承受哪些灾祸,但是龚希奇身上的东西,也同样对他非常重要,那个东西,甚至可以让他扔掉整个家族!

    所以他挣扎了很久,最后做出了让他后悔一生的决定。

    “给我搜!”龚希美恶狠狠的说道,他的眼里全都是疯狂,呵呵,看来人被自己的内心影响的时候,是没什么脑子可言的。

    我也没抵抗,反正身上什么也没有,但是他搜我身这个举动,就是在变相的侮辱我,所以,我一定会报复回去。

    这要是让龚希美舒舒服服的把这件事当作什么都发生就过去了,那可对我一点也不公平,我一定要教教他,什么叫做有自知之明。

    不出意外的,他在我的身上什么都没有找到,而林落霞,因为他们没带女保镖,所以只能请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帮忙。

    话说他们在搜林落霞的时候,我的心里真是捏了一把汗,要是她没藏好,被翻出来,可就把我的那一枚也搭进去了。

    还好,林落霞藏东西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即使工作人员都快把她的衣服脱下来了,也什么都没找到。

    搜完我们两个之后,龚希美一无所获,而且还得罪了我和林落霞两个人,林落霞虽然没什么势力,但是她本人就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我本身还是具有几百保镖的人呢,那不还是照样被林落霞耍的团团转么,一个龚希美,就更别提能不能和林落霞相提并论了。

    龚希美异常的气愤,按照他的设想,我们两个肯定从他哥身上得到了什么好处。

    而且因为他之前也翻找过龚希奇的身体,但是没有找到那几枚徽章,所以他也怀疑那东西在龚希奇的身体里藏着呢。

    再加上我们破坏了龚希奇的身体,他有理由怀疑,我们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现在身也搜了,包裹也看了,我们可以走了吧。”林落霞眼神冷冰冰的,我很少见到她这个样子,这个眼神表明,她真的生气了。

    “可以走了。”龚希美此时甚至都不愿意转过来看我们,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那就好,还有,龚家主,你千万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你们龚家,准备好接招吧。”我也甩给龚希美一句,随后我和林落霞便离开了那个房间。

    “特么的!怎么就能找不到,我的好堂哥,你还真能藏啊,该不会在死之前,你就已经把那个徽章交给了别人吧!”龚希美想想还是不服气,所以一拳砸在了龚希奇的尸体上。

    “不对,皮,那块皮!”龚希美像是一下子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顿时就发了疯,随后狂奔着出了殡仪馆。

    但是殡仪馆外哪里还有林落霞的身影了,这个结果让龚希美懊悔不已。

    “给,这个东西你保管好了,可千万别被人夺了去,要知道,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的帮你藏好的。”林落霞从那个存放着所谓皮层组织的透明袋子里,给我拿出了六枚徽章。

    她还真会想,竟然想到把徽章藏到那个皮的里面,殡仪馆的人只知道搜林落霞的身体,但是谁能想到徽章竟然藏在那个地方。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说不定这东西还真就被龚希美给拿去了。”我对林落霞事真心的感谢啊。

    “切,少说这种话,以后对我好一点,比什么都强,别忘了,你还是我的假男友呢。好了,现在我命令我的假男友,陪我去吃饭,快饿死了都。”林落霞随后撒娇似的向我身上一倒。

    “额,大姐……啊不是,美女啊,你刚刚摸完人皮哎,能吃的进去吗?”我是吃不进去了,一想到龚希奇那张白里发青的脸,我就已经恶心的要吐了。

    “这有什么的,我曾经和腐尸一起睡过五天的觉,那我现在还不是该一个人睡就一个人睡,没什么好恶心的,习惯就好。”林落霞满不在乎,而我仅仅是听说了她的经历,就觉得自己要对她五体投地了。

    不过在林落霞的开导下,我也慢慢的适应了起来,以后这种情况只会多不会少,现在适应了,以后还少遭一些罪。

    到了饭店,林落霞胃口很好的点了很多的菜,我很纳闷,她那么小的身体,是怎么吃下那么多东西的呢。

    不过不管我怎么想的,反正林落霞是把她点的那些东西都吃完了。

    等她吃完之后,我们便各自回家,林落霞因为主要负责龚希奇的案子,所以现在要回去复命。

    而我坐在车里,对着六枚徽章不断地发着呆。

    “喂,康先生,龚希奇生意的接手人,现在已经确定下来了,是希玉,多谢康先生帮忙啊。”龚渡突然给我打电话,随后告知了我这个消息。

    我现在对于龚家人没啥好感,当然这主要都是因为龚希美造成的。

    “别感谢我,说不定下一秒我就要对你们龚家发动攻击呢,那个龚希美,非说我偷了他堂哥的器官,对我一顿搜身,现在我很不满意,你看着办吧。”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其实我也没有真的想要和龚家作对,现在的局势还不明朗,谁知道龚家将来会不会成为我的一大助力,所以还不能将他们家弄的太狼狈。

    不过龚渡的态度也很有意思,你们家确定下来谁接手告诉我干嘛,怎么的,难不成要把那份产业送给我?

    不过当时我要是明白了龚渡的意思,说不定还真的会很高兴,因为龚渡原本就是有这个意思的,只不过他不会全送给我罢了。

    回到家中之后,我觉得非常的冷清,顾欣悦因为要做产检,已经由保镖带着去医院了。

    而沈童,呵呵,现在估计也和李然过的很快了吧。

    林落霞去忙她的工作了,一时之间,我的别墅里,竟然就只有我一个了。

    现在想想,之前的一切就跟梦似的,我最难过的,还是沈童的离去。

    回到房间,我把沈童曾经用过的东西全都摸了一遍,有些串了位置的,我又将他们给摆了回去。

    “哐当”,突然,一个东西从我送给沈童的娃娃的身体里掉了出来,我迅速的捡了起来,等拿在手里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枚徽章,和我今天从龚希奇肚子里面拿出来的那五枚,是一模一样的!

    这说明什么?难不成沈童也……

    不不不,我宁愿相信这是老九偷偷给我的奖励或者是用来考验我的东西,我绝不相信沈童也是神秘国度中的一员。

    这件事在我的心里一直就没有准备,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不行,我现在要找到沈童问个清楚,我必须要问问!

    不知道为什么,在去找沈童之前,我鬼使神差的给林落霞打了一个电话,莫名的想要听她的安慰。

    “你是说沈童也有可能是神秘国度的人?哈哈,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你难道不知道吗,沈童就是你的顶头上司啊,她是香港的赤的会长。”林落霞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直接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

    沈童不仅是神秘国度中的一员,而且还是会长?可是这些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我提醒过你啊,那个会长你不仅认识,而且你们之间的关系还非常的特殊,你当时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可不怪我啊。”

    原来林落霞早就知道,但是她没有明说,如果这句话放在现在,我肯定会认真思考一番,但是当时那种情况,真的事太混乱了。

    “可是,可是她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呢?”我有些懊恼,情侣两个都做不到坦诚相待,那还算是情侣么。

    “你真搞笑,你对沈童就全部说的是实话了,不是我打击你,你把假装我男友的事情告诉沈童了,你连这几件事都不敢说,如何让她对你坦诚?”

    林落霞的话一句句的敲打在我心里,让我心里好像被雷冲过了一般。

    也对,沈童不说有她不说的理由,就像我当初被神秘国度相中,我也不敢和沈童说,因为怕给她带来大的灾祸。

    没想到,我们两个现在竟然是在同一组织的人了。

    可是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林落霞会选择李然,难道这其中也有什么不知名的隐情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想知道真相就去问你的亲亲宝贝儿去吧,我是没有时间陪你聊天了卷宗什么的都还没写呢,你老实一些,等我忙完了再陪你分析哈。”说完,林落霞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这次我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而且在内心里也更加理解沈童所做的一切决定,她一直都在为我而努力,那我也不能差了。

    哈哈,没想到之前沈童就是我的顶头上司,现在竟然又是了,她还真是我的美女上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