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哥突然来的一个电话让逃逸的我急停下脚步。

    “什么?华筝竟然?”我惊怒的叫出声。小七疑惑的望着我,不明白我干嘛突然停下来。

    “小七,我得回去。”我艰难的抉择后,决心返回九十楼。

    但我不能够在用这副妆容,我该正面面对这么总是针对我的人了。我想要权力,足以保护我和我在乎的权力。

    “小七,你走吧。”我离开皇后大厦,将妆卸掉,换上原本的衣服,重新回到皇后大厦楼下,望着大门,我对小七说道。

    小七平静的看着我。

    “从先知将我送给你的那一刻起,无论你是生,是死,无论你是好,或坏,我这辈子,跟定你了。”

    我苦涩一笑,固执的小七没办法讲道理,跟没发聊情感。我拍拍小七的肩膀,率先走进皇后大厦。

    等我一进皇后大厦,才发现整个皇后大厦已经被警察和黑社会霸占,许多进出大厦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绕过挡在大厦大厅最中央的一大片区域。

    “我警告你们,你们现在已经严重妨碍警方办案,如果再不敢退散,我就将你们全部抓捕。”

    在众多警察里,我听到费尔蒙恼火的咆哮。“阿sir,我们没有妨碍警务,我进大楼找我朋友吃饭。”

    “我是准备下班,但忘记手机回来拿手机的。”

    费尔蒙的警告丝毫没有丁点威胁性,人数更多的华人黑帮拉上几十个黑人,白人混混故意挡在电梯口和楼道口,用各种理由,各种制造假矛盾堵住通往九十楼的道路。

    费尔蒙气得脸色涨红,却偏偏拿人数远超警察数量的混混没办法,哪怕抓了这群,就立马会有更多混混堵在门外。

    国外讲究人、权,没有实际证据证明他们犯罪或故意妨碍公务的前提下,警察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

    我不想理会这些事情,我也管不了。可是警察和混混挡住了进出大厦的通道,等于挡住了我前进的路。

    “华逸大哥,我在皇后大厦楼外。”我迟疑的给华逸大哥打了一个电话。只是告诉华逸大哥我在皇后大厦,我相信其他的,华逸大哥会猜测出来。

    “康浩,华筝这事做得有些过分,你放心,我已经让你朋友过来帮你。”

    华逸大哥一听我在皇后大厦,在杰克先生的楼下,华逸大哥立马就明白我在皇后大厦,是跟华筝将沈童带给杰克先生有关。

    华逸大哥暗怒华筝的过分,对我歉意的保证,绝对会帮助我。“对了,康浩,这个杰克先生,和欧洲各种势力的权贵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就算是在华人黑帮里,也很有威望,我希望你不要冲动。”

    华逸大哥担心我因为沈童而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坏事来。“我朋友?亨利张?华逸大哥,这个杰克先生是谁?”

    华逸大哥的话反而让我满脑袋的疑惑,听华逸大哥的语气,似乎对这个杰克先生很忌惮。一个能让华逸大哥都感觉棘手的人,我竟然敢在他举办的派对上杀人,还嫁祸给了天马。

    “华逸大哥,我,我必须向你讲明白一件事情。”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小心翼翼的将峰巅和天马的事情告诉了华逸大哥。“我已经听说了,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和你有关。”

    华逸大哥凝重的说道。

    “不过干得漂亮,这个峰巅,我早就想处理,但因为他是帮里元老的独子,念在他老爹为帮里做了很多贡献,我才一直忍着他。”

    “也许这就是命,放心,你在大厅等着,峰巅的事情,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什么都不知道。”

    华逸叹气的告诫我,但我似乎察觉出华逸大哥有些开心。

    这时的我还不知道,峰巅,天马,吴剑嵩等华人黑帮四骏全都已经摇旗公开宣布要竞选下届领袖。

    再加上一个华筝和我。华人黑帮内斗的局面越发复杂和暗潮涌动。我无意间误打误撞,就轻易的解决最麻烦的峰巅和势力最弱的天马。

    我一直拒绝,但我所做的,却总会无形中成为竞选者。华逸口中的命,也有几分在叹息这个。

    与华逸大哥接完电话,我还是很担忧,怕华筝已经将沈童带上九十楼。虽然华逸大哥说亨利张会过来帮我,我却等不了了。

    “小七,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不被发现的上楼么?”我仔细打量着现在人声鼎沸的大厅,很难找到一个不被发觉的方法上楼。

    我询问小七,但小七摇了摇头。杀人小七很在行,潜伏也一样,却独独最不擅长人多的地方。

    突然,大厅一阵安静,随后响起一阵阵起伏不断的恭敬尊呼。

    我一愣,难道华逸大哥亲自来了?才会让桀骜不驯的华人黑帮成员瞬间安静下来。我努力的打量。

    但不是华逸大哥,而是另一个我熟知的对手——吴剑嵩。我没想到,吴剑嵩竟然在华人黑帮底层这么有威望。

    “你们都挡着干嘛?不知道这是在妨碍警方办案。”

    吴剑嵩冷喝的扫过在场所有混混的脸,每扫到一处,都吓的一处的黑帮成员敬畏的低下头。

    “都给我散了。”

    吴剑嵩威严的命令。一半被呼唤过来撑场的混混和本来就是吴剑嵩手下的混混连忙纷纷退散。

    却还有一半泾渭分明的各占据一半空间的不动分毫。“怎么?我的话对你们没用?”吴剑嵩感觉到恼火,阴沉着脸,不悦的嘲讽道。

    “嵩爷,我们不敢,只是天哥吩咐,我们不敢不听。”

    属于天马的手下神情很畏惧吴剑嵩,但讲到天马,这个人明显有了些许底气的强硬起来。

    “哼,你们呢?”

    吴剑嵩嗤冷一笑的转过头盯着另一伙人。“大小姐在上面,命令我们不许任何人上楼打搅她办事,嵩爷,您知道大小姐的脾气,我们不敢不听呀。”

    另一伙人媚笑的拱手解释。吴剑嵩皱起了眉头,本来他在附近和美女喝茶聊天,逍遥快活,结果杰克先生一个电话,让他带人将楼下的混混控制住,却偏偏不告诉他发生什么事情。

    本以为很简单的出面卖个人情,可没想一伙人牵扯到地位和他同级的天马,一伙更涉及到现在名头很火的华逸长女华筝身上。

    华筝已经在楼上?我突然听到这个混混话语里的意思,我心神大乱。“你再说一遍,你说华筝在上面?”

    我再也没什么心思偷偷摸摸上去,我大步冲到那个说话的混混面前,一把扯住他衣领的喝问。

    “你他妈谁?快放开我。”那个混混被我突然抓住,先是一愣的盯着我,但认出我,却丝毫不将我放在心上,完全不像对待吴剑嵩的恭敬态度,而是大怒的反喝我。

    “康浩?”

    见到我突然冲进来,吴剑嵩也被明显吓了一跳,但看到是我,吴剑嵩冷笑的一哼。

    “我问你,华筝是不是在上面。”

    我情绪激动的再次质问。“大小姐在不在上面关你屁事,你他妈快放了我,不然休怪老子不给华先生面子。”

    华筝的手下,因为华筝出面摇旗,这让她的手下一度认为华筝是得到华逸的认可,结果后来又蹦出一个我,一个华逸亲口对外宣布的竞选者,这让这些支持华筝的混混大感恼火。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话,这个混混丝毫不理会,反而态度恶劣的威胁我,我心系沈童,也决心要获取权力。

    那,这个混混,这个地方,就成为我踏出夺取权力的第一步。

    “小七。”我松开这个混混的衣领,平静的退后两步后,唤了一声小七的名字。这个混混见到识趣的松开他,脸色得意又嘲讽的笑起来。

    然而下一秒,一个清秀的小青年出现,他只觉得惊艳中肚子一阵绞痛,紧接着头晕目眩的就晕死过去。

    “我叫康浩!我猜你们应该听过我。”

    我淡淡的扫过其他混混一眼,其他混混听到我的名声,微微一愣,有些畏惧。

    “康浩,我怎么就没听过。”

    这是吴剑嵩冷笑起来,对这些混混一听我名号就退缩表示嘲笑。

    “对呀,康浩,你谁?老子不认识。”见到吴剑嵩出手,这些混混仿佛得到主心骨一样,一个个顿时嚣张兴奋起来。

    “小七。”

    我知道只有拳头才能让他们屈服,嘴巴对他们无效。

    我叫了一声小七后,我已冲进人群里。

    一拳砸到一个,接连打翻三四个后,这些混混才反应过来,但一半已经害怕的退缩,剩一半大怒的想反抗,却碰上出手更加迅速麻利的小七。

    “康浩,你敢私斗帮内弟兄。”吴剑嵩见局面不对,大吼一声,准备让身后部下趁机报复。

    “都住手!”偏偏这时,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出现。

    是亨利张,他领头在前,身后不过十几个中青年,却让所有混混慌张的低头。“我奉华先生之命,令你们全部退散,各回各处,如敢不从,一定帮规处置。”

    亨利张威严至极,目光扫过之处,所有混混纷纷低头顺从。

    “包括你,吴剑嵩。”亨利张最后还特意点名吴剑嵩。吴剑嵩大怒,可亨利张背后的一众叔叔伯伯让吴剑嵩只能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