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我也并不想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可华筝这次十分过分,如果我不把这件事说出来指不定下次她就会往我的杯子里下药。

    想想还十分有可能。

    沈童很快就回复了我。

    这件事你告诉华逸大哥了吗?她问。

    我把事情发给他了。我回。

    她立马回了我,我相信你的能力也相信你的人品,不用担心我,你随心所欲做你想做的事就好了,我永远在家里等着你。

    我愣了一下,隐约觉得,沈童变了。她变得......更加大方而温柔了。而这句话也无形中加大了我们之间的信任和感情。

    我轻轻的笑了,发去一句沈童我爱你,如愿得到了一句我也是就放下了手机。

    真是连心情都明媚了几分,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没过多久,米德的电话也打过来了。

    “小康......唉。”他开口想要说什么的样子,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毕竟华筝跟了他这么久,感情还是在的吧。做出这种丢脸的事不只是丢了他的颜面,也算是伤了他的心啊。

    所以说,在做出疯狂的事之前的深思熟路不只是为了考虑后果,更是为了周围爱自己的人。除非迫不得已,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让爱自己的人伤心吧。

    想到华筝,这也是被宠出来的。

    她怕是完全想不到她父亲华逸大哥是如何拼命的夺得现在的位置的吧。说来很可能就算知道了,似乎也没什么用。

    还是欠缺磨砺。

    我想了想,开口道“米德,我把存档的录像清除了。”米德再没讲话。

    我的态度十分明确了,这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意思我不会再深究这件事,发给他也只是为了让他知道这件事好好管教一下华筝,免得以后再做出其他更丢脸的事。

    而不是有意把这视频发给米德威胁他为我做事。毕竟两人的交情在那里,没有这个必要。如果实在有需要米德帮忙的事情我会直接跟他说。

    他显然也明白我的意思,静默了一会儿,“谢谢你小康。”

    我笑了笑,“有什么好谢的,我也受了不少你们的帮助啊,况且我也不是乘人之危的人。华筝不过年少轻狂,管教管教就好。”

    他叹了口气“是啊,还是我们太宠她了,做出这种事。是该管管了。你和逸哥打个电话吧,让他来决定。我虽然和华筝有感情,这事儿大了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想了想也是有道理,我就答应了下来。“好,你放心米德,我相信华逸大哥一定能处理好这种事的。”

    “好,麻烦你了。”他总算松了口气。

    等挂了电话后,我立马发现了屏幕上显示的几个华逸大哥的未接来电,立马打了回去。

    电话通了之后我并没有立马出声,我有些担心。

    毕竟涉及到自己的女儿,很难说华逸大哥不会对我产生一些间隙。如果没有这份交情在,我敢打赌就以华逸大哥宠华筝的样子,把我除掉都不是没有可能。

    过了一会儿,华逸大哥终于开了口。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沉重和疲惫。“小康,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说,我确实是有除掉你的心思。”

    我颤了颤手,有些毛骨悚然。

    “但这并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教子无方。如果她遇到的不是你是别人,那个人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告诉我我女儿是个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他嗓音有些沙哑“没想到会把她教成这样,我果然还是太惯着她了。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我到时没想到那样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开头会有一个这样的结尾。但是能坐到像华逸大哥这样高位的果然都不会是盲目的人,能及时的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中的不足,也是一种能力。我也是愈发敬佩华逸大哥了。

    我回道“老实说没想到能得到华逸大哥的道歉,不敢受啊。没有什么好对不起,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过去的就过去了,她现在被我绑起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空气一滞,我才反应过来。

    摸了摸鼻尖,就这样子绑起来是不是有些太粗鲁了......

    只听华逸大哥哈哈一笑“你让小俞把她接去好好看起来,过两天给我送回来,我好好管管她。你这小子倒是有出息的。要是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甭管是谁的女儿,有主动送上来的我可是来者不拒啊。你小子,有前途!”见他语气里的阴郁散去,恢复了以前的豪爽,我松了一口气。和他开起了玩笑,

    “可不是嘛华逸大哥,我也这么觉着啊!等我将来发了指不定还能带带你呢哈哈哈哈哈哈!”

    “......”

    “咳,没有没有,只是想到这些就快发生了有些兴奋罢了。”

    “......”

    “我是不是有些过了?”

    “......小康早些洗洗睡吧。”语毕就挂了电话。

    看着屏幕我半晌无言。

    打了个电话给俞队,简单概括了一下事情之后就让他把华筝带走了。

    只是她走之前的眼神让我十分不舒服。想了想俞队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回到家迎接我的是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和刚解下围裙满脸笑意的沈童。

    桌子上的饭菜才刚端上来还冒着些热气,散发着浓浓的香气勾引着我的食欲。看了看沈童有些发红的手指,她应该是很少做饭的吧,毕竟家庭条件一直优越。居然为了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饭......

    挂好衣服后习惯性的走过去捧起她的脸颊亲了一口,随后洗了手坐到饭桌旁。“要不要考虑请个保姆?总是这样做饭太辛苦你了,偶尔做一顿可以,不需要一直做。”想了想我说道。

    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说起这事儿,将一块肉放进嘴里咀嚼了一下后思考到“也有道理,到时候我去找一个吧,这样我倒也有了做些自己事的时间,不然我可能这辈子都要捧着菜谱研究了呵呵。”她笑了一下。

    想到那个场面,我开口说“你要是不介意,我倒是觉得那样挺好的。这样我就可以吃一辈子你做的饭菜了啊。”我对她眨了眨眼睛。

    “没个正经。能吃到我做的饭菜可是你的荣幸啊。”她笑骂着拿筷子头轻敲了下我的手。

    吃完饭两人又手牵手去散了会儿步,我有些感慨“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我们俩个晚年的生活了。吃一顿简简单单的饭菜,手牵着手缓缓的踱步于星空下,生活倒是静谧而美好。”

    她回握了握我的手“会的。”她坚定的说,“我们会的。我们会好好的,白头偕老,共度余生。”她亲了一下我的嘴角后说道。

    一阵晚风吹来,我觉得不论她说的是否真的实现,起码今晚的情景和她对我说的话,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如此深刻的感情并不是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表达的事情,也许平时这句话会显得略有些轻浮,可此情此景,她脸上朦胧的表情和闪着星子的眸子让我知晓,她是认真的。

    浓郁的感情侵袭上我的心脏,我感受到了无限的暖意。

    伸出双手将她搂进怀里,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用手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我并没有出声。此处无声胜有声,心有灵犀一点通。

    第二天早上

    按住猛烈响动的闹钟,刺耳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

    沈童仍然睡得十分香甜,看着她脖子上残留的疯狂的印记,我有些微微的内疚。还是有些过火了,看来今天要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了。

    起身穿好了衣服,给她掖好被子,我走进了厨房。系好围裙我心想,偶尔家务事也是要做一做的。幸好小时候为了讨妈妈开心我倒是一直有在磨炼自己的厨艺。

    狠快,两盘金黄的炒饭就被端上了桌面。解下围裙擦了擦手,我走进了房间。

    灵机一动,我跪在了床上,轻趴在她耳边,吹起了气。气息顺着耳郭滑进她的耳道,鬓发微微的顺着风飘动着。

    果不其然,吹了没两秒,她就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看到我近在咫尺的脸颊,她立马清醒了“你不是知道我耳朵敏感吗,还吹!痒死我了啊!”边说还用手轻拍了一下我的脸。

    我握住了她的手,贴住自己的脸,笑着说“宝贝儿再不起来太阳晒屁股了,我可是选了个最温柔的叫醒你的方式啊。快起来,我给你做了好吃的,可是亲自下厨啊。”

    听到我说的话她眼睛一亮,毕竟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可是平时没有时间就做的少。最近又这么忙,就算她想,也不得不体谅我而没有提出来。

    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所以难得有机会我当然是不会放过,拼命给她做,孝敬老婆。

    终于是全部洗漱完毕,我们坐在了餐桌上。

    见沈童用勺子挖出一口放到嘴里嚼了起来,我期待的看着她。她眼睛一亮“这里面居然有虾吗!”

    我心满意足的拿起勺子自己也吃了起来“当然啊,你不是最喜欢吃虾了吗,我可是特意为你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