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敲门声,难道是毛一朵到了,善美十分开心的跑去开门。却半天都没有回来。

    我和碧哥都有些好奇,难不成善美和毛一朵关系太好,预备在门口聊到地老天荒,我们俩也走到门口,打算听听女人的谈话。

    一到门口。我就知道善美他们为什么拖这么久了,因为站在门口的不只是毛一朵,还有米德和华筝两个人。

    善美昨天有事并未去接机,所以对于米德和华筝并不知道。今日我把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公司的发展,没想到毛一朵把他们也带来了,对于善美来讲,今天讲的是机密,自然对这两个人有些排斥。

    华筝却是一点也没有感受到这种排斥,或许她是感受到了,但是没有在意。看到我出来,直接向一只回潮的小鸟一样扑进我的怀里,我看到米德有些落寞的眼神,还有碧哥抱着胸。在一旁挑挑眉,那意思是说,行啊康浩,艳福不浅啊!

    我回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表示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我所愿意的,我也是被动的。

    华筝对我的拥抱,也就是小孩子的那种抱抱,在我这里汲取到爱的力量后,立马放开我,在我的办公室里随意走动,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我拍拍米德,示意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收到米德同样无奈的眼神。

    又转身,看到他们几人的表情。

    毛一朵经过这一晚上和一早上的陪游,对于华筝这样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她也只是好奇,最多乱动一下,不会搞什么破坏,她撇撇嘴,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往我的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翻看着我散落在那里的资料。

    碧哥则是完全无所谓,美女,做什么都是对的,多了一个美女,他还更有干劲,只是可惜,这个美女不能调戏。

    善美则是完全对华筝抱有敌意了。

    本来就是沈童的闺蜜,看到华筝抱我,心里很是气愤,狠狠的瞪我几眼,要不是碍于还有别人在场,我估计,她会直接代替沈童揪我的耳朵。

    在看了米德一眼后,确认这个帅哥似乎没有什么动作,她放心了些,跟着华筝,嘴里一点都不客气,“喂,你是谁啊!凭什么这样什么都不说就乱在人家办公室走来走去!我告诉你,停下来!”

    米德对于这个,不知道是碍于我的情面还是怎么样,反正没有出言阻止,只是双手抱在胸前,一直紧紧的盯着华筝。

    他没有动作,我却不能没有动作,怎么说,这也是我的地盘,我没友尽地主之谊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允许自己人去欺负一个客人呢?

    善美也是一个小辣椒,普通的警告根本没有用,我赶紧急促上前,准备把善美拉回来。

    可是,我以为华筝只是一个小姑娘,却低估了她的战斗力,她正拿着我桌上的一个摆件把玩,头也不抬,直接说到。“凭什么,这是你的办公室吗?康浩哥哥都没有说什么,你又在这里说什么三四!”

    善美没想到华筝居然敢这么反击她,她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怎么有你这么厚脸皮的人,给你警告你还不听,非要逼我动手吗?”

    完了,我敏感的看到,华筝原本毫不在意的脸色变了,风云渐渐在上面聚拢,而米德,也从人畜无害的状况中回过神,变得杀气腾腾。这样的情况,如果我不及时阻止,将会有一场单方面的虐打,否管是什么样的情况,这都不是我乐意见到的。

    我赶紧加快我的脚步,拉住善美的胳膊,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善美因为不高兴,已经完全注意不到周围的情况了,还在神经大条的教训我。

    “康浩,你什么意思,护着这个小妖精对吗?你这样做,对得起沈童吗?我告诉你,这个事情没完!”

    哎哟。我的小祖宗呢,善美你能不能别添乱了,看着华筝和米德的脸色更黑了,我直接一个激动,就拉着善美的胳膊往外拉,一个不小心,用力过度,把善美弄疼了。

    善美用力甩开我的手,“康浩!”

    我要怎么说,看在沈童的份上,我也不能说重话,善美这一下确实做的不对,怎么着,华筝他们也是客人。可是现在她揉着手臂,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反而让我觉得,这是我的错,一句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碧哥看到情形不对,赶快打圆场,“快来快来,善美,我们开会了了!”

    毛一朵也走过来,拉着善美的小手,轻轻摇摇头,“这是童姐和康哥的朋友。给个面子。我们先去开会。”

    就这样,终于把这快要打起来的一场风波化解,我对华筝和米德表示了歉意,便直接来到沙发处和他们一起讨论。

    我根本不担心米德华筝会泄露我们的机密,相对来讲,华人黑帮的势力可比一个小小的华文集团大多了,人家还看不上这么一个蚊子腿。

    我拿出郑少青给我的各个股东的直系人员名单,其中,陆铭的最多。然后是朴莉娜,几乎包括了公司里的所有职能部门,其中有一些,还是一些非常重要的岗位,不是随便招一个人。就能完全替代的。

    裁员很容易,可是对于人才的补贴,我却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好,而且,裁的太过厉害,会引起公司的民怨沸腾,反而不利于接下来的工作开展。

    众人拿着这一份名单,也都傻眼了,陆铭要是能争取过来还好,要是争取不过来,面对着这么多的人员缺口,就算立马召开三场招聘会,也是于事无补。

    可是要是任由他们在那些重要岗位上面蹦跶,迟早有一天。会蹦跶出大事情。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一筹莫展,碧哥把几把毛都挠了一把下来,也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

    要是沈童在就好了,她有过管理公司的经验,知道要怎么样应对,反观我们,我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对于公司的管理经验,也就停留在一个非常浅薄的水平。

    碧哥,一个只会花花的私拍摄影师。

    善美刚从英国回来。学的是法律和神学,她不可能这么对人家说吧,啊,同事,你这样做,对不住上帝,上帝要你们忠于公司。忠于康浩和沈童,这也行不通啊。

    还有毛一朵,一直做的是行政工作。提出几个建议,都因为可行度不高,而被一一否决。

    我的手里拿着那一份文件,上面已经标注了好些方法,然后又被一一划掉,看着这快划得满满当当的文件。我的内心一片焦躁。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十指纤细,指型优美,在灯光的照射下,呈现出透明的粉色,就在我好奇怎么会有这么一双手出现在我的年前的时候,这只十分漂亮,让人心痒痒的手,抽走了我手上的文件。

    善美一下子站起来,有些暴露了。

    “你……”

    毛一朵赶紧把她拉下来,附在她的耳朵旁边说了什么,善美才坐下来,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愤愤的。

    看这边没有什么事了,我又转过身,看抽走我的文件的华筝,这小丫头突然安静了,坐在我的办公桌上,一双大长腿一荡一荡的,抱的文件看的津津有味。而米德,就在一旁陪着她。

    看着这小丫头看的这么认真的模样,难道他懂这个事情,我的眼中抱了一份希翼,也就没有在出声,等着华筝把这个文件看完。

    时针在滴滴答答的走着,我能听的到里面机械转动的声音。

    外面车水马龙,有很多人,甚至焦躁的按起了喇叭,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奔跑的时代,要是那一个跑的稍微慢一点点,就会被甩出一大截。

    “康浩哥哥~”就在我已经想的出神的时候,我的耳边,传来柔柔的呼唤。

    我甩甩头,将所有的思绪甩出脑袋,揉揉额角,使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一些,然后转过头,面向华筝的方向,看看,她是不是如我想象中的一样,能够想出解决方案。

    还好我的运气是不错的,华筝果然对这个事情是有办法的,她拿起我桌上的派克钢笔,这也是沈童送我的。书写流畅,顺滑完美,果然啊,贵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她在纸上写写画画,将本来就满当当的一张纸,画的更是面目全非,善美忍不住酸她。

    “你行不行啊?不行别在哪里乱动。”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瞪得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一直落不下来。

    反观华筝,从始至终,一直都低着头做事,连个眼神,都没有回应过,和她原来在我面前的话唠形象完全不符合,透出一丝文静的美。

    半饷,华筝终于画给好了,她把文件往我面前一塞,刘开始帮我解释上面的内容。

    “诺,康浩哥哥~”

    这一声康浩哥哥,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听的一次,我在心里回味一下,然后将视线,重新调转回文件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