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俩,分别立在床的两端,隔着两米的大床,警惕的对峙着。

    李聪赤、裸着身子,我的目光往他的重要部位望去,想必是因为太早开荤,那东西又细又小,因为我的突然到来,还吓的萎缩了,一耸一耸的,耸拉着。

    我的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刺激到了李聪那敏感的神经,隔着两米的大床,他居然想直接向我挥拳过来,看来是那东西用过度了,导致脑子都有些反应迟钝了。

    我的视线,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眼角的余光,在房间里倾巡着,务必要找到可以利用的工具,达到一招制胜的效果,要是被他找到机会,通知了其他人,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我的视线,定在了床头,那里,有一部电话机,与此同时,李聪的视线也钉在上面,随后我们两人的视线交汇。

    双方的目光里,都带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意味,空气里,噼里啪啦的,全部是目光交织造成的火花。谁先动,不一定能赢,谁不动,也不保证会输,一切,全部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李聪沉不住气,先动了。

    也好,就是现在,趁他刚刚拨出一个号码,我迅速的跳上床,抓起话筒绕过他的脖子,预备使劲一勒。

    李聪应该早就预料到我的这个动作,另外一只手抓住我的脚腕,由于床、上比较柔软,我的重心不稳,在他的动作下,我倒在了床、上。

    反应极快的我拉住他的另外一支手,我们俩一起倒在床、上,我另一只手里的电话线也跟着缠绕上去,座机也跟着一起过来,重重砸在李聪的背上。

    该死的,李聪光溜溜的身板就压在我的身上,隔着一层潜水服,根本就像没有阻挡一样,他的小鸟和我的大吊几乎重叠在一起,说不出的恶心。

    更让我恶心的是,这该死的李聪,他居然硬了,他吗的,你难不成,还是个双性恋不成,男女通杀啊!

    这股恶心让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狠不得立马将这个登徒子施以宫刑。

    浑身的力量马上上了一个台阶,在完成电话线缠绕在李聪脖子上的艰难任务。再使劲一推。

    哇!

    那种恶心的感觉终于消失了,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就在这一刻,我大意了,李聪的电话已经拨通,秘密的向米德等人发了消息之后,我迅速的按照之前说好的,将通讯器销毁。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反而没有任何紧张了,大刺啦啦的坐在李聪的床、上,然后翻找出房间里的东西来吃。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高强度运动,我早已是饥肠辘辘。

    还别说,李聪这边准备的东西还挺好吃的,特别是还有一份下啤酒的油酥花生米,简直是又香又脆,我连着吃了好多粒。

    李聪由于被我用电话线使劲勒了脖子,此刻也是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有心想把这个混蛋当成人质,但是刚才这个混蛋给我的刺激太大,让我到现在还在犯恶心,最后还是算了,估计用处也不大。

    正好,我们还可以启动我们的第二套方案,只是不知道龙哥和碧哥那边,是不是一切顺利。

    在我们两个都在做调整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电视屏幕上的画面已经发生变化,屋子里,沈童不再躺在床、上,而是批了一件外套,对着明月叹气。

    在我感觉,山口组的动作还真是慢。我都已经吃完一整盘花生米,又喝完两瓶啤酒,楼下才有动静,看李聪穿上衣服,我将酒杯对着他遥遥一敬,“要不要来一口。”

    李聪对着我翻了个白眼,对于我的没心没肺,实在是感到无语,只不过,他也确实想喝一杯酒,就从我手里接过杯子,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起来。

    就这样,房间在,是全副武装的山口组成员迅速的行动,房间内,是我们俩个敌人互相饮酒。

    其实我曾经说过,如果让我和李聪一起喝酒,一定会让我觉得特别恶心,可是此刻,当我真的和他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的喝酒,我倒也觉得没有什么了。

    这就是我妈常说我的,没有心眼子吧!只不过,我们俩互相在背后算计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碰!房门一下子被撞开,全副武装的山口组人员,纷纷从窗台,从房门,从任何可以进来的地方进来,一下子,这个不大的房间,就塞满了人。

    我和李聪喝完最后一口酒,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敌意和仇视,仿佛刚才对坐喝酒的,并不是我们一样。

    我站起身,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来人,还真不少,看来这李聪在山口组的地位,还不差,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家里还有政治上的关系,是怎么在这日本人的帮会里占有一席之地的。

    将手里的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李聪,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跟你走,但是在这之前,你得让我见一下沈童。”

    李聪对于我的配合,似乎比较惊讶,对于我提出的见沈童的消息,他却罕见的一口便答应了,我实在想不通,这里面是有什么猫腻。

    房间外面,响起敲门声,沈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在山口组成员的注视下,徐步走了进来。

    我已经是两天没有见到她了,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算起来,我便是六年没有见到她了,这是多么长的岁月啊。

    我贪婪的,看着他的身影,从她柔顺如水的长发,到光洁宽阔的额头。再到如一弯新月的眉毛,里面包含很多未尽之言的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如同玫瑰花一样鲜艳夺目的嘴唇。

    纤长的脖子如同芭蕾舞里面的白天鹅,精致的锁骨绝对能往放下一排硬币,高高起伏的胸,保守的衣服也遮不住深深的沟壑,不盈一握的小蛮腰,还有挺翘的臀,男人最向往的桃花源,还有那双白嫩纤长的大白腿,甚至那一双玲珑剔透的小脚,我都用目光敬礼了多少次,简直想把她装进我的衣兜里然后打包带走,再也不让任何人看见。

    短短几米的距离,我能看见地老天荒,能看见永远。

    沈童的目光也放在我的身上,基本上可以说的上是目不斜视,只是眼里的复杂,却是让我看不明白,难道,李聪这个混蛋,真的对我放。在心尖上疼宠的童童,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

    沈童终于走到了我的面前,说出的话,却是像刀子一样,深深的扎在我的心底。

    “你走吧!我们的订婚,取消。”

    我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我的童童会对我说的话,短短两日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有些语无伦次。

    “童童,是不是那个混蛋对你做了什么!”

    我指着李聪,看向童童,只要她说一句是,或者点一下头,我就立马冲上前去,宰了这个混蛋。

    童童确实摇了摇头,眼睛里面的神色,变得越来越疏离,这让我从心底伸出一股浓浓的不安全感,急切的再次保证到。

    “童童,童童,就算这混蛋真对你做了什么,你也别做傻事,我不介意的,我一点都不介意的,你看着我,你看看我……”

    听我这么说,沈童的眼里闪过一丝松动,随后又变成了坚定,随着我的话语,她不断的摇头,最后,更是直接跑了出去。

    她奔跑的脚步声,重重的敲击在我的心里,让我的心,一阵阵闷闷的生疼。

    李聪站在一旁,满含讥笑的看着我,脸上全部都是得意。

    “听到没有,以后离童童远点,不要出现在他的身旁。”

    那一瞬间,我几乎没有思考,直接就挥拳出去,正中李聪的另一只眼,嘴里不停的嗷嗷叫,山口组的几个人一起拉我,最终都没有把我拉起来。

    我把李聪按在地上,不停的打,直到感觉他整个脸都是鼻青脸肿的,嘴角有血流出来,我才在山口组人员的强制压制下,带离了这座二层小楼。

    我被人像狗一样拖着走的时候,我看见,沈童,就那么站在二层小楼的窗户那里,平静的看着我。

    不知道被拖了多久,他们把我扔到一间什么都没有的空屋子里,没有床,没有电器,没有任何摆设,就是空荡荡的,如同我的心一样,空荡荡的,还充满了黑暗。

    原来那座二层小楼,沈童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头也没回,声音空悠悠的。

    “放了他吧!”

    “他对你这样,你还让我放了他!”

    身后的人很不理解沈童的想法,在他看来,沈童应该是要求直接杀了康浩啊。

    沈童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眼神里,是浓的化不开的忧伤。

    “毕竟,他是我曾经爱过的人。”

    来人捂着胸口,不敢置信。

    “那么我呢?你又把我放在什么位置?”

    这一次,沈童没有再回答,只是固执的仰着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出神。

    来人这就明白了,垂着头,催头丧气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