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童的话让我来了精神,我竖起耳朵继续听她讲后面的事情。不过过了好久,沈童都没有说话,似乎是在酝酿情绪,我急不可耐的问沈童道:“什么真相?”

    “我从美国回来之后,爸爸给了我一封信,当我看完那封信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爸爸和妈妈离婚的时候,妈妈就已经病了,是乳腺癌,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妈妈为了不让我看到她受苦受罪的样子,她怕我伤心难过,才选择了悄无声息的离开我,可是她不知道她的离开,会给我带来更多的痛苦,半年之后我从美国回来,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连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说到这里,沈童的声音已经模糊了,她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不断的滑落。

    我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一阵悸动,我忍不住把沈童抱进怀中,我俯下身去,用我的双唇吻干她眼角的泪痕,我对沈童道:“童童,你放心吧,你前二十五年的生活我无法参与,但是从今往后,我会一直陪伴你,做你的后盾。童童,你真美,连泪水都是甜的。”

    沈童听了我的话之后破涕为笑,她挥着粉拳对我道:“你骗人,我的泪水又没有加糖,怎么可能是甜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沈童道:“那你搬回那个老房子是不是为了重温过去的生活啊?”

    沈童认同的看了我一眼,给我传递来一个你真懂我的眼神,她说道:“自从妈妈去世之后,我就又搬回了那个老房子,不过那时候我在美国读书,只有暑假回来会在老房子那住上一段时间,那老房子里面都是对过去的回忆,甚至连家具的格局都未曾改变过,想到过去的那些美好的生活,还有妈妈做的这一切,我就感觉心如刀割,我之所以把房子租出去,就是想找个人和我一起,适当的转移下注意力,可是没想到第一个租客居然是你。”

    沈童的这番话让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要不是我那个倒霉的房东把我从出租房赶出去,让我阴差阳错的住进了沈童的家里,让我有机会每天都能和沈童勾搭,说不定我现在还是个活在底层的小吊丝,看来老话说的总是对的,近水楼台才会先得月。

    “这说明,咱们在一起是上天注定的,命中注定我爱你。”我笑着对沈童说。

    我的话刚说完,刚刚还晴朗的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间就阴云密布了,一道明亮的闪电在天空中划过,接着就是轰隆隆的声音,他娘的,看来老天对我有意见啊!

    “康浩,收拾一下,咱们回去吧,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沈童对我道。

    “秋天的武汉变脸就是快,这雨说来就来了,回去吧,一会别淋湿了。”我说着把吉他背好,牵起了沈童的手往别墅里面走。

    在路上沈童问我道:“康浩,你说我是不是挺傻的,之前爸爸妈妈分来的时候,我就应该察觉到妈妈的异常,要不也不会留下这么多遗憾了。”

    我摇摇头对沈童说:“你其实不是傻,你只是不愿意去接受你爸爸妈妈分开的这个事实罢了,而你妈妈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你能弥补那些遗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替你妈妈好好的活着,有尊严的活着。”

    沈童一脸吃惊的看着我道:“康浩,你怎么这么了解我。”

    我故意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在下,你脑袋里面想的,你想要做的,你不用告诉我,一个眼神我就懂你,你一抬屁股,我就知道你放什么味的屁。”

    沈童在一旁做出呕吐状说道:“那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呢。”

    我闭上了眼睛,假装正在心灵感应的样子,片刻之后,我睁开眼睛说瞎话道:“你在想,一会下雨了,晚上咱们两个要是回不去了,是不是就得住在一起了,晚上该是多么一个美好的夜晚啊。”

    我说完,撅起了嘴,瞄准沈童的脸蛋就飞了过去,却被机智的沈童给躲开了,她松开了我的手,对我道:“我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

    我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说道:“腻害了我的姐,不带你这样逗我玩的。”

    沈童朝我吐了吐舌头说:“来呀,你来追我啊,追到我就听你的。”

    沈童说完就踏着青春的小碎步朝别墅跑去,小妞别跑,我也背着吉他紧紧的跟在她后面。

    ……

    我和沈童返回了别墅里面,阴沉沉的天空最终还是没有下起雨来,下午天空又放晴了,因为沈文华下午有事情要出去,我和沈童也就没继续在她家里逗留,告别了沈文华和朴莉娜之后,我和沈童又驱车返回了市区。

    说实话,这一趟和沈童回家见她老爹,也不知道她老爹对我是个什么态度,是决定入手了,还是继续持币观望,我不得而知,但是他老人家既然决定送我一串贵重的奇楠佛珠手链,那也算是对我的一种认可,也算是让我心里稍微有了底。

    不过这次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把我和沈童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捅破了,我终于脱单了!

    我和沈童开车回到武汉市区之后,沈童并没有着急带我回家,而是神神秘秘的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我这人有个缺点就是好奇心重,沈童这么说,我这心里就更他娘的不淡定了,进了市区之后沈童的车速也放慢了不少,不过后面的路,我感觉有点熟悉,果然沈童把车开到了龙泉山,这个地方不是上次丁丁妈妈去世之后去的地方吗?丁丁的妈妈就被安葬在龙泉山孝恩公墓园。

    沈童把车在龙泉山下的停车厂停好之后,沈童又在公墓的门口买了一大捧白色的玫瑰花,我在心里默默的揣测,沈童十有*是带我来见她故去的老妈。

    我随着沈童进到了龙泉上孝恩公墓园里面,沿着龙泉山攀登了一小会,到了一处墓地,这块墓地四周绿树葱葱,四面环山抱水,一看就是一块风水宝地,这年头,果然钱才是硬通货,我想起了丁丁妈妈的墓地,只不过是山低下面的一小块地方,这区别就如同集体宿舍和豪华单间。

    马、克思说人人生而平等,反正老子活了这么多年是一点都没感受到,人生前就被贴上了三六九等的标签,死了之后也分个高低贵贱。只有不断不断不断的奋斗,也许才能改变自己的地位。

    走到了沈童妈妈墓碑的前面,沈童放下了手中的白玫瑰,她对着墓碑说道:“妈妈,童童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玫瑰花,和我一起来的是我的男朋友康浩,你看他是不是挺帅的,而且心地善良还很正直。”

    沈童的话说的我这个心啊,真是惭愧!童童啊,我的童童,你这真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啊,睁着两眼睛说瞎话,我除了有颜值外,你说的那些我真都不是。

    沈童继续对着墓碑说道:“妈妈,你放心吧,从今往后有康浩陪着我,我已经会好好的生活,他也会好好照顾我的。”

    沈童说完在我旁边用手捅了捅我,示意我表个态,我还没从刚才那懵逼的状态中缓过来,我愣了一下说道:“阿姨,你放心,以后沈童跟我在一起肯定会吃香的喝辣的,我一定把她当小猪崽子一样养着。”

    “哼,你说谁是猪呢。”沈童伸出手来掐着我的肩膀。

    我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顺着我的手臂扩散,我求饶道:“我错了,我是猪。”沈童这才松开了手,我在心中嘀咕,你这完全是仗鬼欺人啊!

    “你好好表态,我妈妈可看着呢。”沈童说。

    她说完,我忍不住朝着墓碑望了一眼,墓碑上面的照片,沈童妈妈似乎正在盯着我,这尼玛给我吓得大吊乱颤,真是嚇人。

    我认真的说道:“阿姨,我发誓,从今往后,沈童说的话对的我都听,错的,我帮她纠正了继续听,保证好好的照顾她,不再让她没有依靠。”

    听了我的这番话,沈童满意的点点头说:“这还差不多。”

    沈童又和她妈妈自言自语的说了不少话,我也没听进去,我刚刚可是她妈妈的墓碑前面起了誓,估计要是以后对沈童不好,她妈妈化作厉鬼都不会放过我了,想想就一身冷汗。

    临走之前,我和沈童又扫了扫幕,弄完这些之后,我们沿着龙泉山一路向下,在公墓出口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丁丁,沈童显然也看到了,她指着丁丁的背影说:“你瞧,那不是丁楚娇吗?”

    我没有回应沈童,因为我注意到丁丁旁边还有男生,虽然看不到这个男生的正面,但是他却牵着丁丁的手。看来他们两个也是刚刚扫完墓出来。

    我目光紧紧的盯着丁丁和那个男生的背影,在心中纳闷这男生是谁,是丁丁新交的男朋友吗?还没来得及和他们两个人打招呼,丁丁就上了那男生的车,然后离开了。

    我和沈童也回到了车上,不过上车之后,沈童的情绪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晚上吃啥呢,要不回家我给你做点好吃的?”我对沈童道。

    “不吃!”沈童冷冷的说。

    “那要不咱们在外面吃点,去吃大闸蟹怎么样?现在正好肥,挺好吃的。”我提议道。

    “不好吃!”沈童赌气般的说。

    “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就不高兴了啊?”我问沈童。

    沈童质问般的对我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丁楚娇啊?信不信明天我就开除她!”

    沈童的话让我有点哭笑不得,都说恋爱中的女生智商会变成零,没想到一向聪明机智的沈童不但也这样,反而更严重的智商变成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