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安局简单做了笔录出来之后,碧哥开玩笑的说,实在不行咱两可以卖肾筹钱来修车,不过卖肾之前也不能让李聪好过了。

    我对碧哥说:“这砸车的也不一定是李聪,咱们也没证据啊!”

    “这亏了是没证据,要是真是他干的,老子非回去给他打出屎来!”碧哥愤愤的说。

    碧哥问我回去怎么和沈童交代,我耸了耸肩,苦笑着说,实在不行卖身为奴吧。

    和碧哥分开之后,我回了家,沈童正穿着睡衣,脸上敷着面膜看着书,她看我进门之后开口问道:“怎么样,日本客人那边安排好了吗?”

    我换好鞋之后,朝沈童点头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明天她们去公司。”

    沈童“恩”了一声之后,继续低头看书。

    我心虚的坐到了沈童的身边,想看看她的心情怎么样,也好跟她交代车的事情,不过该死的面膜挡着,并不能让我看到沈童的表情。

    沈童似乎是发现了异常,她把面膜从脸上揭下来,看着我问:“怎么了?你有事吗?”

    沈童的皮肤本来就很好,加上刚刚敷完面膜,看上去晶莹剔透,吹弹可破,我的目光又扫到了她白皙的脖子,和性感的锁骨,让我的脑海中蹦出一个词来,尤物!

    “喂!你盯着我看什么?”沈童有些嗔怒的说。

    我这才回过神来,不过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得转移话题道:“你那车有保险吗?”

    “有保险啊,不过貌似已经过期了,前几天保险公司打电话来让我去续保,我一直忙着手头的这个日本药妆的案子也没时间去。”沈童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看着我问道:“你是不把我的车蹭了啊?”

    我心说,要只是蹭了就好办了啊!忙安抚沈童说:“蹭倒是没蹭。”

    “那就好,这辆车对我可是有特殊意义的,要不是因为这次公司的事比较着急,我也不会让你们开。”沈童说。

    我咬了咬牙,早死早超生,被砸车这事早晚都得交代,不如死的痛快点,于是我咽了口唾沫,对沈童说:“沈总,你的车,今天让人给砸了!”

    沈童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说道:“你说什么?”

    事已至此,我只得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包括和李聪蹭车,一股脑的全都给沈童交代了。

    沈童听完我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定,我试探性的问道:“沈总,今天这属于工伤吧?”

    沈童瞅了我一眼说:“工伤个屁,你想办法给我修车吧。”

    “我可修不起这大奔,今天出这事好歹也是因为公事,公司不能不管啊,要不我把我卖给你还债吧。”我苦笑了下说道。

    沈童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说:“就你,哼,都抵不过一个车轮钱。从你工资里扣,你慢慢还吧!”沈童说完和我要了车钥匙,转身回了房间。

    我也回了房间,一晚上睡的并不踏实,一直想着该怎么解决车的事情,要是按沈童说的从工资扣,这是还一辈子的节奏啊。

    第二天回了公司,我就感觉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男性荷尔蒙,我那些狼、友同事们听说一会日本女星尾野美知子过来,一个个都极其不淡定,还有人在偷偷议论她到底演过哪个片,经纪公司是东京、热还是一本、道,我暗自觉得好笑,人家是演电影的,又不是他娘的演av的。其实尾野美知子在日本也没啥名气,也是十三线明星,更不要说在国内,所以大家不认识她也很正常。

    没一会,小黄也来了,这小婊砸昨天说好的和我一起去接机,结果放了我鸽子。他看我的眼神明显有点躲闪。

    还没等他坐定,我一个龙抓手就抓住了他的屁股,疼的小黄、菊花一紧,轻声“啊”的浪、叫了一下。

    我问道:“你他娘的昨天干嘛去了,掉厕所里了啊。”

    小黄回过头来看着我,脸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爽的,胀的通红,他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我低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是真的有事情。哎呀,康哥,你好坏,弄痛我了,你还不松手。”

    小黄的话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赶紧松开了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也不再跟他追究昨天的事了。

    没一会就通知开会了,我们都去了楼上的大会议室,在那我见到了周菁和尾野美知子,周菁一身职业ol的装扮,显得十分干练,她看到我还和我点头示意了一下。尾野美知子则穿了一身低胸装,看上去性感妩媚,她看见我并没有理我,看来这耍大牌的习惯明星都有。

    开会的主要内容主要就是围绕接下来的拍摄计划,沈童一直守着大屏幕介绍,虽然她讲的热火朝天,但是我发现周围的时候都在偷看尾野美知子,我有点纳闷,也朝她看去,终于明白别人在看什么了,她穿的那件低胸装比较透,仔细看过去,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而她似乎并没有穿内衣……

    不过尾野美知子并没有在意这些,她只是在摆弄着手机,对这种情况似乎是已经司空见惯了。就在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尾野美知子忽然提出了一个要求,周菁翻译给我们说:“这次拍摄美知子小姐想要使用自己的御用摄影师,不知道贵公司可否接受?”

    沈童看着她两问道:“请问,美知子小姐的御用摄影师是在国内还是在日本,要是在日本的话,恐怕时间来不及啊。”

    周菁说:“他现在就在武汉,可以随时工作。”

    “请问这位摄影师是?”沈童问。

    “武汉摄影家协会的成员曹晓碧先生,到时候可以让康浩和他联系具体的工作事宜。”周菁说。

    听了周菁的话,沈童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我虽然比她更疑惑,不知道碧哥咋就成了美知子的御用摄影师,但是我还是朝沈童点了点头。

    散会之后,我去了沈童的办公室,沈童朝我询问碧哥的事,又给我强调了一遍,这次的宣传照有多重要,这次产品推广关系到公司之后未来的发展云云。

    其实我心里也有点发虚,碧哥虽然是私拍界的名人,但是他拍的都是不穿衣服的啊,穿了衣服的他能拍好吗?最后我只得跟沈童说我也不了解啊,不过既然尾野美知子她们提出来了,咱们也根本没办法推脱啊。

    沈童只得重新修改了一下拍摄计划,把碧哥加了进去,准备让他另一个摄影师拍两套方案,以防万一,她把拍摄计划打印出来之后让我拿去找张光银签字。

    张光银属于公司的高管,他的办公室在公司的顶层,很隐蔽,在他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不过并没有回应,我拧开了门,发现他并没有在办公室,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屋里传来了女人呻)吟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我朝屋里走去,原来张光银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隔间,我推测那里面应该是个休息室,我蹑手蹑脚的朝隔间门口走去。

    隔间的门没有关好,透过门缝,我看见里面的床、上,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正坐在张光银的身上,虽然看不到女人的脸,但是从她的身材可以推断,应该是个质量不错的美女,从屋内还时不时传来身体撞击的声音,和女人“嗯啊”的梦呓声。

    这给我紧张的,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这张光银真是名不虚传,大白天的就敢在公司这么乱搞,真是淫、荡到了极点!

    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口袋的手机忽然响了,接着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