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玮斌开始动摇了,如果老k出卖自己,那自己来到展会中心,岂不是自投罗网?

    “该死,没想到老k竟然是这样的人?”鲁玮斌的心里无法接受,可却必须面对。

    “血修罗,现在跑还来得及,我劝你还是尽早做打算吧。”鲁尔捂住自己的脖子,带着一副吃疼的模样揉搓着。

    现在该如何?鲁玮斌其实也没底,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

    “不!我不能走,我要留下来,干掉威廉姆斯和老k。”鲁玮斌说的很坚定。

    这把鲁尔惊得目瞪口呆,这都告诉你有危险,你还要继续待下去,这特么不是找死是什么?

    鲁尔觉得鲁玮斌疯了,彻底疯了,被老k出卖,导致精神崩溃,一定是这样。

    “杀掉威廉姆斯?我觉得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吧?可你还要杀老k?这靠谱吗?”鲁尔不解的问道。

    “哼哼!”鲁玮斌忍不住冷哼了两声道:“我要取人性命,就不会让他有安静之日。”

    鲁玮斌将一个用特殊材料包裹的东西,丢到了鲁尔的怀中。

    “这什么?”鲁尔不解道。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鲁玮斌也没跟他废话。

    鲁尔觉得有些蹊跷,当着血修罗鲁玮斌的面,将包裹打开。

    尼玛!是一把口径为9mm的格洛克17式手枪。

    鲁尔退出弹夹查看,结果子弹满匣。鲁尔赶紧将手枪藏在身后腰带处,并向周围瞄去几眼。

    “血修罗,你他妈胆子也太大了,你连武器都带得进来,你特么是怎么做到的?”鲁尔惊慌失措的说道,这要是被发现,一准要完。

    “老k在会长中心给我私藏了武器,不过,我这人比较信自己,如果没有特殊必要,我会自带武器。”鲁玮斌回答的十分自信。

    鲁尔愣了愣,说道:“这么说来,你没有去老k私藏武器的地方?可你这些武器是怎么带进来的?”

    自己也很好奇,这样严格的安保,他血修罗竟然能明目张胆的带进会展中心,难道他安东尼的士兵都是笨蛋?

    “鲁尔,我教会了你很多,难道你又把这些知识还给我了吗?没有什么是钱不能摆平的。”鲁玮斌说得非常淡然。

    鲁尔挠着脑袋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我跟你学习这么久,还是没有学到精髓,这也是为什么我到现在只能领导五百人。”

    这个鲁尔倒是说了大实话,血修罗是自己在非洲的老师,教会他很多,鲁尔也从一个只会发疯式的进攻,变成一个善于特战术技巧的武装头目。

    而且学习了更多的为人处世之道,在非洲同行之间,他算是没有背景,靠白手起家拉起队伍的人,所以对血修罗鲁玮斌十分敬佩。

    “拿着这把枪,配合我行动。”鲁玮斌语气冰冷道,表情也是狰狞。

    尤其是那双眼眸,仿佛要杀死猎物一般。

    “行吧,你是我的恩人,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我会投桃报李的。”鲁尔回答的很坚定。

    “那好,从现在开始,找到威廉姆斯,然后,顺便把老k也找出来。”鲁玮斌又多了一个帮手,自然信心倍增。

    鲁尔耸耸肩道:“行!我给你找去,找到目标,我就通知你。”

    ……

    就在鲁玮斌和鲁尔交谈之际,楚炎也在不断寻找鲁玮斌的下落。

    都已经站在高处,观察了好半天,e区仍然毫无动静。

    “会不会是哪里出错了?老k这人办事靠谱吗?”楚炎不禁在心中起了疑问。

    又过去二十分钟,到了与老k碰头的时候,楚炎也不再观察,直接去找老k。

    还是老地方,老k坐在会展中心的一处椅子上,悠然自得的抽着香烟。

    周围的武器展览,他没兴趣,因为他见过比这些更高端的武器。

    展会里的武器,最多糊弄一下那些没见过市面的土鳖武装头目。

    这次武器展,虽然是黑龙会主要参与,不过也聚集着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参展商。

    大家对非洲市场虽然兴趣不大,不过还是会带些淘汰的破烂货过来展销,毕竟在他们看来,非洲这些武装头目,能把垃圾货当做宝贝。

    “怎么样?找到血修罗了吗?”楚炎随便抽出一张展台的宣传册,故作认真的浏览起来。

    “屁都没有,今天真是奇怪了,以他血修罗的个性,居然可以忍耐到这种程度。”老k也很无解。

    身体向后一靠,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你确定你给我的消息靠谱?”楚炎越来越感到心头不安,再次询问道。

    “请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和他事先约好过,去e区取武器是肯定的,否则,在众多保镖的保护下,他根本近不了威廉姆斯的身。”

    老k也说的很肯定,也许他还不了解鲁玮斌的为人。

    一个狡猾的老狐狸,行动从来不按套路出牌,让人难以琢磨,血修罗这个称号是当之无愧。

    突然,右侧的宽敞走道突然热闹起来,威廉姆斯和几名军方主官,谈笑风生的走了出来。

    很快就有一批记者围了过去。

    这种场合,记者的安排都是有着严格限制,只有他安东尼拍板的传媒公司,才能进行报道,并且是缴纳大量现金之后。

    “威廉姆斯先生,听说这次武器展并未带来多少惊喜,请问你对此有何看法?”一名带着深度眼镜的中年男子,吃力的后退着,话筒却始终对准威廉姆斯。

    “如果没有惊喜,会来这么多人吗?笑话!”威廉姆斯的回答很直接,一点都不给对方记者面子。

    “好了好了,大家都让一让,把通道让出来。”

    几名荷枪实弹的保镖,伸出手臂,将这些记者全部挤出了一米开外。

    就在这时,乔装过的鲁玮斌,正扛着一副摄影机,右手将鸭舌帽的帽檐压低。

    头也很低,他的面容带着一副冰冷和狰狞。

    威廉姆斯在众人的簇拥下,越来越近,他要走到展览中心的舞台上发表演讲。

    这是每一个商人都要做的事情,美其名曰:造势。

    “该来的,总要来的。”鲁玮斌冷冷嘀咕一句,直接走向前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