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行这次带领众人来的地方就只是出现了一只金臂顽熊,不过虽然只有一只,也算是有些收获了,接下来再继续寻找其他几处地方,说不定收获就会更大的。

    当然,仁行所指的这些地方也只是说,出现金臂顽熊的几率会大一些,他却是也并不能保证,在这些地方就一定真会遇到金臂顽熊的。毕竟灵兽的迁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它们就永远呆在一个地方,不会到其他地方去的。

    毕竟有了一个收获还是让几个人高兴了一阵,尤其是空明本事非凡,这自然也是让其他几人增加了不少信心。

    这一日,他们便是在魔兽山脉中前行,正与另一支小队擦肩而过。不过,这样遇到其他小队的情况也是曾经多次出现过,所以他们也并没有在意,只是继续向前赶路,甚至和那只小队连招呼都没有打。毕竟这次来参加狩猎大赛的队伍们之间都是竞争的关系,如果一个不合,双方打斗起来都是时常会发生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两个小队非常熟,否则的话,那么双方擦肩而过是根本就不会理睬对方的。

    杨逍他们并没有理会那只小队,甚至同那只小队还刻意保持着一段距离,生怕双方真会起什么冲突。

    不过,对方小队的队长却是在路过杨逍等人身边之后,猛然的回头,极为愤恨的目光便是投向了杨逍。

    “你是杳国修士吧?”那小队队长冷不丁的便是冒出了一句。虽然他这一句话并没有指明是对谁说的,不过从他的目光紧盯着杨逍来看。他显然是在和杨逍说话了。更加奇怪的是他的话语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十分清晰的传入到了杨逍等人的耳朵里,并且引发了阵阵轰鸣的回音。

    显然对方是在发出声音的同时,又是运用了某种秘术攻击,可以增强声音传达并且可以震慑对方。

    杨逍连忙运转周身真气,这才将对方的声波攻击破掉。不过,既然对方可以用声波攻击到自己,显然对方的修为也是相当强了。

    “我是杳国修士不假,但是这同你有什么关系?”杨逍十分不解的说道。

    “你应该是认识一个叫秦峰的外地修士吧?我便是他的哥哥名叫秦羽,这一下你也应该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情了吧?”对方说道。

    杨逍这时自然想到了在万兽谷自己杀死的那个秦峰了。仔细看起来。那个秦峰同目前自称秦羽的修士长得还真有几分相像的,看来这秦羽应该真是那秦峰的哥哥了。

    不过,杨逍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见过并将秦峰杀死的,所以他回答道:“阁下恐怕是认错人了吧。我并不认识什么叫秦峰的修士”。杨逍自然是希望自己可以蒙混过关的。那就可以避免一场争斗了。不过这种情况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对方很可能是有些什么发现才会盘问自己的,否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冒出这样一句话出来。

    不过。当初杨逍将秦峰杀死的事情,其他人也应该不会知道的,既然对方有所察觉,很可能是他身上还有那秦峰的宝物,这才能被这秦羽感应到的。于是,杨逍自然将神念深入储物袋中,将那秦峰的法宝用某种小禁制遮盖了起来。

    “此时再想遮盖留仙轮的气息已经晚了,这就更加说明你身上有鬼了,说吧,你是如何将我弟弟杀死的?”那秦羽极为愤怒的对杨逍说道。

    “那我倒问问你,你怎么这么肯定你弟弟是被我杀死的?”杨逍极为不解的问道。

    “我和我弟弟修炼了一种名叫魂印一体术的秘术,所以在他死去的那一刻,我便是知道了,再有,刚才我从你的身上感应到了我弟弟法宝的气息,这就更让我确信无疑了,肯定是你杀死的我弟弟,这才得到他的法宝的”。秦羽分析着说道。

    “不错,秦峰的确是被我杀死的,不过他利用我得到褪凡灵液,接着又想将我杀掉好自己独吞,我为了自保这才将他杀死的”。杨逍说道。

    “怪不得我弟弟那一年去杳国追一只蟒蛇灵兽,就一直没有回来。原来是在杳国遇害了”。秦羽极为悲痛的说道。“今日既然知道了他的死因,那么我自然要替他报仇雪恨了,不过,在杀你之前,我还是要让你死个明白,我是越国九玄山的精英弟子,如今便是要替我弟弟九玄山内门弟子秦峰报仇”。

    秦羽说着,一道真气巨刃便是猛然在他身前成型,并且向着杨逍一斩而下。

    “杨逍兄弟小心,这个秦羽就由我来对付吧”空明这时在杨逍身边说道,他这时正是才杀了一个金臂顽熊,雄心正起的时候,此时,见到自己队伍中的人被其他队伍的人追杀,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也看出了他是个很讲义气之人。

    “多谢空明兄了,这个秦羽还是交给我吧,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由我自己解决的好”。杨逍回绝了空明的好意。毕竟他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还是不愿意去麻烦别人的。

    杨逍说着,向前走了两步,同时巨灵功施展出来,一个防护光罩便是将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那秦羽的攻击打在杨逍的防护光罩上,竟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一圈波纹扩散之下,便是将秦羽的攻击完全卸掉了。

    “这不可能?你明明是凝气初期的修为,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挡住我一击的?”秦羽此时大惑不解的说道。

    毕竟秦羽也有凝气中期的修为了,但是他的攻击打在杨逍这个他认为是凝气初期修士的身上,竟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自然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了。

    不光是秦羽不解,其他的人也是不大明白的,只有扎遥看出了什么似得,并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

    “你莫非并不是凝气初期的修为?”此时秦羽自然明白了过来,惊讶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