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傻爹和联邦总局达成了什么协议,小子鱼什么都不知道。 ̄︶︺sんцつ因为她这几天简直活在了蜜罐子里。

    三十多岁的多金帅总裁老爸带着表面蠢萌可爱实则武力值爆表的宝贝女儿就这么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翘班翘课之旅。

    可怜林傻爸的秘书们,有种拿了工资干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感觉。

    如果小子鱼的身后没有黑踏踏的一群鬼魂飘荡着就好了。

    除了丧命在小子鱼手上的t组织成员外,其余的都在这些天陆陆续续地就地成佛。虽然小子鱼也不知道怎么办,但第六感告诉她,小哥哥会搞定这些恶行累累连转世都转不走的坏蛋。

    希腊圣托里尼岛,爱琴海璀璨的明珠,依海而建的大别墅,小子鱼光着脚丫子在柔软的白沙上踩来踩去,蹦来蹦去。

    林爸爸端着一杯酒精饮料看着傻女儿蹦哒,嘴角噙着一抹傻爸式的微笑。

    只不过下一秒傻爸心情就不好了,而他不爽的原因是他一点钟方向的那位女士,确切来说,是他的前妻,小子鱼的亲妈,那位为了艺术投入自由怀抱的女人。

    要是身边没那位金发碧眼搭在她腰间的男性老外的话,林傻爸还真信了。

    乐雅是林业成他妈的闺蜜的女儿。

    可惜林家因为所谓命运的关系林家人死的都很早,就连嫁进来的嫁出去的都死的早。

    林老太太心疼乐雅从小没爹,娘又早逝,临死前特地嘱咐让林业成把乐家闺女给娶了。

    可惜林老太爷没告诉林老太太嫁入林家会死的早,单单告诉了林业成,耽搁人家女孩总归不好,林业成一下没同意,硬是把林老太太气得咽了气。

    后来乐雅要死要活,林业成还是娶了。

    刚生下小子鱼的那天,乐雅就追求舞蹈人生,跟林业成办了离婚。

    谁也不知道,是林老太爷给她看了林家家谱,告诉她你也要活不久咯。

    由此可见,小子鱼她爷爷也是个腹黑无比的逗逼。

    不过可惜,小子鱼出生没多久就仙逝了。

    当晚,林傻爸看着kingsize大床上睡成大字型的小子鱼,缱绻一笑,轻手轻脚地带上了门。

    “五百万美金,以后不许再出现在小子鱼面前。”林傻爸的傻也只是对小子鱼而言,他是个生意人,懂得一劳永逸。

    乐雅温婉地用小指勾起耳侧的落发,“林总裁,孩子是我生的,怎么,想用钱打发我?”

    林业成舒服地把身子全靠在卡座上,怡然自得,“这孩子姓林,相信我爸死之前告诉过你林家人的命运。左右孩子的监护人是我,你也不可能再回林家,五百万美金,不算亏待你了。”

    “更何况,小子鱼是不会认你的。。”

    扎心了林傻爸!

    乐雅果然停下了不断的小动作,咬了咬牙,“你真狠啊林业成!我嫁给你一年时光。。。”

    话还没说完,就被林业成给打断了,“我怎么记得,乐小姐当年是给我下了药才会有了小子鱼的?也因此才嫁入林家的。”

    “钱我收下了,这钱也是我应得的。哼!”

    林业成不屑地看着乐雅拿了支票离去还摇曳的背影,这样子的女人,呃,还是别把小子鱼培养成这幅样子了吧!要不然更伤不起啊!

    主要是,早就没有希望了好吗?!

    第二天,林傻爸直接带着小子鱼飞往了日本看樱花去了。

    四月的樱花开得旺盛,走在街道上片片樱花落,场景不要太少女心。

    小子鱼果然玩的很开心,但素。。。却不是和樱花,而是和日本传说中的妖怪。

    虽然很不明白一个讲着中文,一群讲着日文的孩子们到底是怎么交流的。林傻爸穿着浴袍,看着庭院中玩泥巴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子鱼以及一众新朋友,以及从国内跟到米国再跟到欧洲又到日本的恶鬼们。

    这种奇异的组合,真的是,令人无语啊,林傻爸轻酌清酒,默默扶额。

    但妖怪们这几天齐聚一堂的异象让一些人一些鬼神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神奈川。

    他们是来神奈川看海的!

    总有没眼色的人挡在前面。

    “小娃娃,人类怎么可以和妖怪在一起玩?”一个拄着拐杖,眼睛浑浊的老人从远处走来。

    小子鱼的第六感比兽还灵敏,在这个老人的身上问出了很邪恶的臭味。

    虽然她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但不妨碍她对他的抵触。

    河童们纷纷往海里躲去。

    一看小伙伴们都不见了,小子鱼不禁有些气闷。“老爷爷,你吓到我的朋友了!”

    “哦?居然是华夏人?”他讲着一口不标准还结巴的中文,眼里冒着精光。

    小子鱼不禁退了一步,第六感第七感不管什么感都告诉她,面前这个人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