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好想你啊!他们都不给我吃!不给我喝!还不让我睡觉!还用枪吓唬我!”小子鱼只顾着埋在林傻爹的怀里哭诉,没顾得上身旁一群拿着枪站得比松树还提拔的警察叔叔们。

    这里是米国联邦总局,林家父女正坐在特地给他们俩腾出来的会议室中。

    林傻爹一边安抚着宝贝女儿,一边泪流满面,“爸爸帮你教训他们!我的宝贝啊!看你最近都瘦了!这群杀千刀的坏蛋啊!我可怜的宝贝啊!”

    姚雁翎隶属联邦特殊调查组,犯罪心理学博士,被指派来辅导被拯救的小孩子的心理情况,此时无语地坐在旁边。这哪来的奇葩父女?这爸听说还是掌握着华国临海市经济命脉的大佬?

    “爸爸,嗝,”哭够了的小子鱼还是扒拉着林傻爹的腰,打嗝打得根本停不下来,“我怎么没看见哥哥?”说着说着又委屈了,“哥哥不喜欢我吗?我真是太可怜了!坏人拿枪指着我,哥哥都不来看我!哇!”

    林傻爹抹了一把辛酸泪,哭得更伤心了,他早就看出来林子凉这个白眼狼的坏心思了!他果然把他扔到非洲去是正确的!

    不过就算心里再怎么恨得牙痒痒,也不能直接跟自家傻闺女说。“才没有呢!咱们家子鱼宝贝最乖了!哥哥被爸爸派去南非挖钻石了!给子鱼宝贝挖一颗最漂亮的钻石当礼物!”

    这理由也是傻子才会相信的!可惜,傻子鱼真的信了!大大地点点头,“那好吧!那我们一起等哥哥回来!”

    于是,当晚,在非洲进行非人训练的林子凉同学接到来自林傻爹的电话,要他去徒步去从北非到南非去挖颗钻石去!他瞬间就觉得『哔』了狗了!你当钻石是沙子吗?那里都是!

    “你妹妹可等着你拿着钻石等你回家送她当礼物呢!”林傻爹咬牙切齿地幸灾乐祸地说道。

    “。。。放心吧爸爸!我现在就出发!”林子凉默默地记下来这笔,就知道拿他的弱点来刺激他,女儿控的臭老头!

    “别,可不是现在,你好好跟着队伍训练!我丑话说在前头,从头到尾,收养你是子鱼的意思,想保护她,你连她都打不过何谈保护?你还是等你自己有这个能力再说吧!更何况!有我这个亲爹在,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爸爸,子鱼总要嫁人的!”说完这话,林子凉就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林傻爹的秘书。

    他所在的队伍是一群无国界雇佣兵,而他作为最弱的还是走后门进来历练的小孩,第一天来这里就受到了各种刁难和挑战,索性林子凉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享福的,为了能够保护他人生中唯一的温暖,这些都是必要的!

    夜晚,小子鱼和亲亲傻爹哭累了,落脚在五星级酒店的总统房里抵足而眠,这些天实在是把人折腾得够呛。

    当然,联邦那伙人根本忙得停不下来,米国的民众神通广大,将联邦抓到t组织成员以及尸体的图片配上文字传到了社交网络上,瞬间传播甚远,就连华国的不少吃瓜群众都翻墙进来看戏。

    伯加的个人信息以及参与了哪次恐怖袭击,就连小时候穿的衣服是哪个牌子的都被挖的一清二楚!感谢网络大神!

    因此,联邦总局紧急调审伯加,就怕t组织的人就此打草惊蛇。

    “林先生,最近您和令媛还是待在联邦总局比较好,现在网上都是声讨t组织的声音,t组织的人很清楚伯加这次参与的是抓捕令媛的行动。。。”

    白琛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傻爹打断:“我们林家就不怕仇家找上门来,你以为就他们想找林家麻烦吗?劳资就等他们来,来一个杀一个!”

    “。。。”虽然林boss这话你的确很霸气,但是杀人是犯法的啊!

    “伯加,老实交代你们t组织的事情!或许还能申请减刑!”审讯室换了一波又一波的专家,依然没让伯加开一下口。

    “卡尔,枪支比对出来了,这一批枪是产自意大利,枪型是beretta92,主要是提供给巴西陆军,当然意大利海军也少量保存着一些,不过这种枪,发行也不过5000把,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去查。”作为武器测试的金发美女塞万提斯把报告递给审讯室内的领导,当然,犯罪心理学专家姚雁翎以及她的团队紧紧地盯着伯加的微表情,一秒都不肯放过。

    “弹道测试表明,其中杀害索菲娅女士的枪支来自于beratta92,而射杀你同伴的枪支,八枚子弹来自于陶鲁斯,三枚来自于beretta92,”

    塞万提斯顿了顿,瞄了眼歪着脑袋一副全世界我最*的样子,弯了弯嘴角,“不过鉴定科的报告显示,现场发现的一把陶鲁斯680属于死去的女士以及书桌后散落的七把beretta,上面都有一枚相同的指纹,这枚指纹很小,应该是属于。。”

    伯加顿时就像吃了火药似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双手握拳砸在桌上,却被手铐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是她射杀了你的同伴们对吗?”其中一个心理侧画师笃定地开口,“那个五岁的孩子。”

    伯加狠狠地瞪着他,“yes!”

    他的开口并没有为审讯室内的气氛起到良好的开端作用,反而都沉寂下来了。

    大会议室里,参与本次调查的组员都到齐了,然而谁都没有开口。

    许久,才有人打破了沉默。

    “我想,我们应该邀请林先生和他的女儿回来一趟。”

    然而,这话并没有得到支持。

    “今天早上林先生已经带着他女儿离开了米国,而且华国外交大使听闻了林子鱼的遭遇,特地打电话过来慰问过。”

    意思就是,人家有整个国家撑腰你能把人家押回来吗?

    “林先生的视频电话,要接进来吗?”负责信息这一块的组员露易丝抬头询问。

    “赶快接进来!”正愁逮不到人呢!

    “各位下午好。”林业成衣冠革履,头发都特地用发蜡打理好,一点都看不出昨天抱着女儿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

    “林先生,我们正要跟你联系,有关这次令媛被绑架绑匪却被枪杀的事情,我们在杀人武器上发现了您女儿的指纹,加上当时案发时只有令媛和伯加在房内,我们有理由相信令媛杀害了包括十二位t组织成员。”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不过我想你们应该看一下网络的走势才对。”

    露易丝瞬间受到了万众瞩目,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击着,来自全世界的信息都被筛选而出。

    除了最火的话题是#联邦总局捕恐怖组织成员并射杀十二位成员#外,第二条就是#五岁少女惨遭t组织绑架#,后头跟帖无数,除了叙述身边的惨案,就是讨伐t组织的声音。

    这个时候要是放出消息去,是被害人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大雾)的五岁少女把十二个恐怖份子给干掉了,谁会信哦!

    重点是!这个时候,全世界都知道是联邦总局抓住了人,你要告诉全世界人民,联邦总局都干不掉的恐怖组织,让一个五岁的女娃娃干翻了整个小组!你让国际刑警的面子往哪搁?

    捧杀!

    “不过请各位放心,只要你们不找林家的麻烦,荣誉和奖励都是属于你们的!”林业成笑得很灿烂,“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作为证物的枪支应该都消失了吧?”

    各位脸色一僵,林业成的话他们不会怀疑,他的口碑即使是在米国华尔街也是广为流传。

    “林先生,我们联邦向来以事实真相为断案结果,如果是我们无能我们愿意向公众道歉。只不过,令媛的情况。。”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五岁的孩子杀人不眨眼,日后可怕也是个恐怖分子?”林业成呵呵地笑了,“对于小子鱼的教育我的确缺失良多,但小子鱼善恶分明,单纯无计,总有一天,她会成长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呵呵,凌驾于天道的孩子,直接判定善恶之人的命运。总之,很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