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被洗脑的人失控,会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题记

    〒_〒走你的题记!

    不过,话粗理不粗就对了。

    特别是林家这种一手遮天,把临海市的商业全占了个遍的。林家的传承深厚得很,这种古家族,明里暗里灰色地带都走过,历经二十四王朝还没被灭光的家族,家底深厚,树敌自然也少不了。

    “金哥,我们还是把林小姐放回去吧!林业成如果知道是我们兄弟绑了他的宝贝女儿,一定会对我们家族下手的。”

    小子鱼蹲坐在灰尘满地的水泥地板上,眼神囧囧地看着这场犹如琼瑶剧般狗血的剧情,一点都没有被绑架的自觉。不过不得不说,很少看电视剧的小子鱼对这种你拉我扯不来不去的剧情很感兴趣。

    金哥用阴蛰的眼神看了眼地上小小一团的丫头,“放回去?你傻了吧!我们这损了多少兄弟才把这丫头逮回来,你现在让我把她放回去?”

    “金哥,我们绝对不能和那帮人合作把林小姐交到他们手上!”

    “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这话已经晚了吗?”金哥嘲讽地一笑,甩手把他推到地上去。

    不过这边的内讧外界完全不晓得,林家现在压抑得可怕,佣人们包括管家都被送回家,客厅只留下林业成和林子凉,以及一群不速之客。

    “林老板,这个恐怖组织我们已经追踪了三年,虽然令媛的事情我们很同情,但是,我们不能打草惊蛇。”说这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刚出头的男子。

    林爸爸立马就炸毛了,“你的意思是就算我女儿被绑架了,为了你们能追踪到所谓的恐怖组织,我们还什么都不做,等着他们来威胁?”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林爸爸语气可谓是吃了火药一般,谁敢在这个关头惹他,即使是年轻有为有背景的国际刑警白琛也没这个魄力。

    紧接着的是无尽的沉默,只有安置在林家客厅里的追踪仪器发出的轰鸣声。

    林爸爸眼神诡秘莫测得很,他冷哼了一声,转身往楼上的书房走去。锁上门,用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给我把金家和上平林家的那两个小子找出来,顺便把这两家给好好教训教训,我林业成的女儿他们也想动!活腻了!”

    挂掉电话后,林业成别提心里有多难受了,他护在手心里宝宝贝贝的小公主在他仇人手里,实在是不安得令人害怕!

    特别是上平林家,百年前还是临海林家也就是林业成这一支的旁脉,分家之后倒有过辉煌的时候,世人称之为小林家,如今也只不过是饿死的骆驼。想要主家断子绝孙好取代是不是!心这么大,你咋不上天呢!

    金家小子心更大,或者说,他压根没把小林家放在眼里,只不过是绑架小子鱼的工具而已。

    被小林家小子驳了之后,他早就起了杀心,绑架这件事要是东窗事发,他绝对不会好过,更何况林子鱼她爸什么脾性作为对手家的娃还是略有耳闻,闻的都是凶名。所以,还不如杀人灭口,以防这家伙有了退意,还去报警坏他好事!

    虽然很不明白他的脑回路,但要是这家伙聪明的话,也不会堕落到要和恐怖组织搅和在一起绑架小孩子了。

    金小子趁着林小子转身的一刹那,将手中的注射器扎入他的脖子上,其内的液体没入,小子鱼亲眼看着一片像棉花糖似的灵魂从林小子的脑袋上逸了出来,然后才在空气中形成人形。这种感觉不要太。。。神奇?

    小子鱼目瞪口呆!

    金小子以为这是害怕的表现,他完全没有杀了人之后的难过和痛苦,反而一脸期待,“呵,林大小姐,林业成把你保护得挺好啊,不过你的单纯很快就会被无尽的苦难所取代,看看他的尸体,害怕吗?害怕就对了!你很快就会变得跟他一样!”

    这种中二的人,到底几岁了?

    小子鱼论害怕是算不上的,也不是很明白死亡是什么感觉,也不觉得死亡有多么的痛苦,如果亲眼看到死后变成灵魂依然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可以好害怕的吧。

    不过林小子,当然他现在只能是阿飘的形态了,他居高临下俯瞰着自己的尸体,又蹲下试图伸手触碰自己,这表情不要太心酸,只不过鬼魂是没有眼泪的,甚至连情感都会慢慢忘记,要哭不哭的样子实在可怜。

    估计金小子就是想让小子鱼感觉到害怕,连林小子的尸体都不管,就这么任凭他躺在小子鱼的面前,就这么把小子鱼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

    “林小姐,对不住啊,本来我只想威胁林业成要点钱的,没想到金石竟然和t组织有关系。哎,你应该是听不到了,我都变成这样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只不过林小子是死前没机会说,死了之后才说的话。

    “那你能帮我把绳子解了吗?勒得我手有点疼。”

    林鬼魂小子瞬间傻掉了,这姑娘什么情况,这是在跟他讲话,难道他还没死?不对,这不是他尸体么?

    “你能看得见我?!”虽然这还是他第一次当鬼的经验,但很显然,电视剧不都说鬼魂是看不见的嘛?要不然金石咋看不见他!

    对上小子鱼一脸“嫌弃你智商”的表情,林小子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傻,“可是我碰不到你啊!”

    “这个你别管,你先伸手把绳子解解看。”小子鱼想起阿飘叔在转世前还实体化过一段时间,瞬间蜜汁自信。

    林小子是个愣头青,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被金石忽悠过来干出这么出格的事情。听小子鱼的话,乖乖飘到小子鱼的身后,由于一下子还控制不来自己的身体,还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把自己给摔散魂了。

    果然,林小子伸手解绳子的时候难免会触碰到小子鱼的手指,只觉得一股温暖从接触的皮肤处传来,竟然摸到了绳子,还感到了绳子的粗糙感!

    害怕!

    小子鱼双手一经解放,自个儿动手把脚上的绳子都给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