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送走了阿飘叔这位瘆得慌的存在之后,林爸爸总算松了口气,不是因为害怕灵魂的存在,而是,让小子鱼在阴阳颠倒的环境下成长,觉醒得会更快,是的,觉醒!

    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因为林爸爸发现,小子鱼最近见鬼的几率大大提高,几乎一上街就会有鬼魂围过来,然后叽叽喳喳如泣如诉,所谓魔音入耳也不过如此。

    更令人防不胜防的是,幼稚园虽是一家贵族型的学校,选址很好,交通便利,周围环境也很好,只适合有一点,地球上哪一处没死过人?

    于是,小子鱼小朋友上完厕所正在洗小手,愉快地哼着歌搓着手心手背的时候,她的余光看到了身边一抹红色,抬头一看,穿着一身大红长袍低着头头发已经长过膝盖的阿飘就这么幽幽地站在她身边。

    小子鱼四十五度望,不过不好意思,望不到天。她还是第一次遇见恶意这么深重的阿飘筒子。

    秉承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思想,小子鱼就这么站在洗手池边淡定地洗着手,站等这位怨气横生的大姐自己消失掉。

    然而,上课铃声都响了,一人一鬼还是站在洗手池边对峙。

    “林子鱼,老师让我来喊你上课了。”林子凉站在厕所门口,他是看得见这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的,此时他也被这位红衣大姐的怨气慎得打了个冷颤。

    不过林子凉也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杨佯装淡定地叫着子鱼小朋友,生怕被红衣女鬼发现两个人都看得见她的事实,但内心实在是无比奔溃,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啊!看到的这些奇形怪状的鬼都能刷新整个世界观了好吗?

    小子鱼侧着身体,刚抬腿,红衣女鬼刷的抬起了头,她的整张脸已经腐烂得认不清长得什么样子,只觉得可怖。

    小子鱼从来都没受到过这种惊吓,从已经投胎的阿飘叔开始,每只鬼都用自己生前的样子在子面前晃悠,红衣女鬼这种不肯用生前美好的容貌还要用死后腐烂的样子出现的,绝对是怨气很深。

    小子鱼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脚步,惊到了红衣女鬼。而红衣女鬼显然也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张牙舞爪地朝着小子鱼扑了过去。

    林子凉此时只感觉自己的心被瞬间吊起,想也没想后果便冲入厕所中,扑向了红衣女鬼的背部。

    不过,小子鱼不愧是连黑段教练都头疼的怪力娃娃,她以左脚为轴,旋转360°后,一脚踢在了女鬼的腹部,没办法,身高不够,腿也短,怪她咯?

    这个时候,林子凉的冲力太大,而女鬼也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女鬼硬是把自己的上半身扭了九十度,一手看着就坚硬还尖锐的指甲正对着林子凉的太阳穴,毫不犹豫地往下戳去。。

    子鱼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惊慌,也顾不得女鬼身上散发的恶心的味道和恶意,一跃而起,把自己挂在了女鬼的背上,用锁喉功紧紧地抠住女鬼的喉咙。

    女鬼嘶吼了一声,站直了身躯,她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但比起小子鱼来说足以把她从地上架起了,她发狂似的旋转着,在背上的小子鱼都快被晃得头昏眼花差点没晕过去。

    一下子没抓稳,小子鱼沿着轨迹甩了出去,直接撞上了洗手台,疼得眼泪水汪汪的,虽然练武经常磕磕绊绊,但教练们也是懂得轻重的,这下可疼死她了〒_〒

    女鬼发了怒,当然不会就这么就算了,她身形虚了虚,下一秒几乎贴面出现在了子鱼的面前,一双手就这么掐上了子鱼的脖子。

    子鱼一惊,双手不自觉地握上了她的手腕,而同一时间,林子凉也一拳打在女鬼的后腰部。

    从子鱼稚嫩的小手间,一抹温暖的乳白色光晕与女鬼身上的阴冷形成鲜明的对比,而阴冷也很快被暖意消融。。

    才一瞬,女鬼的身形都维持不了了,化作了一团黑气,下一秒,这团黑气却像是失去了自主能力一样,连着子凉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拳头,被吸入。

    子鱼、子凉一脸懵逼,子凉的实视线被女鬼挡住所以才没看见子鱼双手间的白光,而女鬼被融化了身形后化作黑团被子凉吸收,可是被子鱼眼睁睁看着的。

    “哥哥,你你你冷不冷啊?”对于子鱼小朋友来说,林子凉小朋友是她亲自从大街上捡回去的小哥哥,她可是要负责任的!握拳!所有伤害爸爸和哥哥的人都是坏人!现在再加一条,所有伤害爸爸和哥哥的鬼都是坏的鬼!

    林子凉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毫无异样的手,若有所思,还不忘对子鱼摇摇头。

    “哥哥,我腰疼t^t”下一秒,小萝莉子鱼就眼泪汪汪地冲着子凉卖萌,刚才烈火熊熊犹如圣斗士的人到底是谁哟。。

    林子凉一阵失语,不过看在子鱼小朋友这么可爱的份上,还是叹了口气,眼神柔和了不少,蹲了下来,“上来,我带你去校医务室。”

    下一秒,小朋友已经破涕为笑,把整个人都埋进了林子凉的背上,双手勾着子凉的脖颈,又嫌不够似的,用脸颊在子凉脸颊下方的脖子处蹭来蹭去,像只小奶猫似的。

    从来没跟任何人这么亲近的林子凉,忍不住身体整个都僵硬地颤了颤。

    “子凉哥哥你太瘦啦,背上都是骨头,得多吃点才行呀,管家伯伯烧了这么多好吃的,你喜欢吃什么?”子鱼就是个闲不住的,就是受伤也改不了话唠的体质。

    子凉却是个话少的,却在这个时候忍不住想说话,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要掩饰掉自己的尴尬。“甜食,你要把蛋糕给我吃吗?”

    子鱼想了想,林爸爸怕小子鱼把牙给吃蛀了,早就开始控制甜食的量,但小女孩还是很喜欢吃,所以饭桌上的饭后甜点就显得很珍稀很珍稀,当然管家伯伯更加狡诈,特意把甜点做的小而精,害得小子鱼只吃一小口就没了。

    然后,小子鱼在心中把甜食和子凉哥哥做了一番对比,“那好吧,从今天开始我会把甜食给子凉哥哥吃的!不过我的还不够诶,哥哥你肯定吃不饱,所以我把爸爸的也给哥哥好了!”林爸爸知道你把最爱的甜食都让给你小哥哥,还把爸爸的都让出去,他会哭的哦!真的会哭的!

    “。。。”随口说的别当真啊喂!

    校医务室,爵溪正抱着本漫画说笑得疯疯癫癫,幸亏这个时候都在上课,不然爵溪这位医务室老师的威严从此不再,不过,她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子鱼已经靠着子凉的脖子睡得沉沉,子凉轻手轻脚地把她安置在了雪白的床铺上。从他们俩进来的那一刹那,爵溪早就从漫画里缓过神来。

    “小姑娘怎么了这是?”虽然不怎么靠谱,但是爵溪的专业素养还是很强的,她迈着小碎步走到子鱼身边,把了把脉,“没啥事啊,就是疲劳过度睡着了?”

    “她说她腰疼。”虽然有了诊断,但林子凉还是强调了下,毕竟就连他也看得出爵溪的不靠谱程度。

    听闻,爵溪掀起小子鱼的衣角,发现了一块淤青块。“没什么大事,我这儿有红花油,你待会儿给她揉揉,记得用力,不然化不掉。”

    “有淤青怎么能说不是大事呢?”林子凉微怒,这不靠谱程度也太深了吧!

    爵溪却不恼,有些戏谑,“小男孩你恼什么?这有什么?小姑娘刚开始练武的时候身上不知道多少淤青呢,你以为我和小姑娘怎么会这么熟,还不是她每次打完架都来找我治疗?哎哟哟,难得碰见你就变得这么娇气啊。。。”

    爵溪边说边把药柜里的红花油递给林子凉。没管爵溪脸上明显的调戏之色,却难掩心中一股胀胀的酸涩,接过红花油,便赌气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爵溪打了个哈欠,“得得得,你们休息吧,我给你们老师请假去!哎哟,我这劳碌命哦!”少来了!

    她踏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迈出了医务室,并且拉上了门。下一刻,她的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掏出手机不知道拨给了谁,“他觉醒了,”顿了顿,“她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