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林爸爸就被子鱼小朋友义正言辞地赶回公司上班了,美其名曰:“爸爸要赚钱养家,子鱼要天天向上好好学习!所以不能早退跟爸爸出去玩!”

    而傻爸爸泪眼朦胧,哎哟天,宝贝女儿这么乖,那还翘什么班,赶紧回去赚钱养宝贝啊!

    然而,小子鱼的目标是:留在学校,征服浩瀚星海和宇宙!啊呸,其实就是留在学校完成今天的跆拳道大计,用跆拳道征服那几个不服的刺头,比如说李小霸王的两个跟班。

    毫不意外地,顶着两只熊猫眼的小男孩,程翰和程颢,等训练结束后,已经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孟子他老人家曾经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本想把整首古文都拉出来装逼的子鱼实在是背不出来了,索性后面就不背了,“如果你们连这点苦都吃不起,那何谈跟着李盈跟着我征服全宇宙?”她双臂一振,气势恢宏,实则就是怕这俩小屁孩回去跟老师告状去,比如说今天一大早就把厕所门踢坏的事情,就是这俩人告诉校长阿姨的,她可不想再被校长阿姨跟林爸爸说去~

    “从今天开始!你们一定要学习李盈同学,弃恶从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从不欺负弱小开始!保护我们学校的每一位同学!我就一定会带领你们走上人生的巅峰!”如果林爸爸在这儿,一定会无奈地弹林子鱼小朋友的脑袋瓜子,然后感叹一句,电视剧看多了吧!

    然而,毕竟程翰和程颢还是五六岁的孩子,比不得林子鱼已经成了没节操的老司机,一番荡气回肠,其实就是重音特别多的话后,瞬间眼泪水哗哗地流啊……想想之前欺负班里的女孩子,还欺负班里的小胖子,实在是不应该啊!感谢爸爸妈妈感谢国家感谢党!以后我会天天向上好好学习的!

    林子鱼对这种结果非常满意,会哭就行,说明内心反省了呀!“很好!既然你们痛改前非,一心向善,就要对以前被你们欺负的同学去道歉去,就从我哥哥开始吧!上次谁说我哥哥是没有人要的小孩的?赶紧道歉去!”

    “是老大!以后我们就把您当成老大,您说一我们绝对不说三!”程翰毫无节操地屈服。

    林子鱼眼一竖,“会不会说成语,明明是说一不说二!一定要好好学习知不知道!没有文化是会被欺负的,我还怎么带领着你们征服星辰大海征服全宇宙?”得,这下真的跟征服全宇宙杠上了!

    “是!”老大说的一定是对的,必须贯彻实施!

    李盈在一旁看着以往他的两个小跟班在此刻变成林子鱼的小跟班,泪流满面,说好做彼此的天使的呢?哎,算了,毕竟现在林子鱼还是他的老大,等等,这样的话,他的地位岂不是跟程翰和程颢一样了?李盈此时心中别提多纠结了!天呐!好伤心好难过怎么办?

    于是,林子凉看着面前两个九十度鞠躬据说是来道歉的程颢和程翰,内心无比……淡定……因为据说,他们的目标是征服星辰大海和全宇宙,据说,这是他们走上人生巅峰的第一步,据说,他们还要向全校小朋友道歉……一脸懵比,这到底是什么鬼?为什么每个字都听得懂,连在一起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讲什么呢?是这个世界崩塌了吗?

    剩下的半天,理应是留给全校的自由活动时间,就看见以前的俩霸王龙,在全校穿梭着,找出以前被他们欺负过的女孩子和被嘲笑过的小胖子,一个一个道歉,惊动全校师生。

    “从此,我们兄弟俩,要跟着林子鱼老大,还有李盈老大,踏上征服世界打败魔王的勇士之路!”

    三十多位老师看着最大的领导校长阿姨,一脸迷茫,“这是什么情况?”

    校长阿姨极其淡定,慈祥一笑,“呵呵,这不挺好么?以后都不用怕这三个霸王又把其他小朋友欺负哭了,你们老师也不用应付告状的家长了~”

    校长您可心真大啊!爵溪幸灾乐祸,一点都不见着急,“是啊!家长是不会再来告这仨霸王欺负同学的状了,就是不知道,林子鱼会不会带领着这仨把学校给炸了~”

    一阵冷风吹过,次奥,竟然没考虑到这个问题……竟然无言以对!对不起,情不自禁(竖中指)!

    坐在舒适的座椅上,据说司机叔叔以前是特种兵退休,开车别提多稳了,累了一天打了好几场架的林子鱼已经盖着毛茸茸的毯子眼睛一睁一闭快睡着了,身边林子凉同学欲言又止,看着林子鱼小朋友迷蒙的眼睛,还是决定把话给咽下去。

    一回到家,林爸爸已经换好舒适的居家服,那种毛茸茸的珊瑚绒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等着宝贝女儿一回家就扑进他怀抱里尽情撒娇了~

    果然,林子鱼一到家门口,踢掉鞋子,直接扑进林爸爸怀里,软糯糯地叫着:“爸爸~陪我玩吗?”一边眨着卟灵卟灵的大眼睛发着电。

    身为时刻关注女儿成长动态的林爸爸对于学校下午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在学校还没玩够呐,程家那俩宝贝疙瘩可被你彻底洗脑了!”

    林子鱼听见林爸爸埋汰她,老脸是红都不红一下的,“那我也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呀,爸爸你看,要是他们不改正错误,那以后祸害的可是好多人,是整个社会,是全宇宙!所以我也是做好事呀!”老司机,稳得很!“爸爸,陪我玩嘛~”

    “哎哟,爸爸这一把老骨头呀!”林爸爸抚着自己的腰,佯装闪了老腰!马上引得贴心小棉袄各种按摩。

    今天莫名其妙坐了趟飞机又被弄混带回的阿飘叔此时嘤嘤嘤地站在林子凉身边不知道说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托林子鱼的福,林子凉也被传染了看得见这种反科学的东西,但是实在是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啊,阿飘叔!你怎么身体比昨天更加透明了?你是晒太阳了吗?”林子鱼从爸爸的怀里跳了下来,幸亏地毯都是带毛的,不会着凉。林爸爸一阵怨念,咬小手帕,迟早把你这个阿飘解决掉!叫你吸引小子鱼的注意力!

    “嘤嘤嘤呀呀呀……”

    “是这样啊!那你是要去轮回了吗?”

    “咦咦咦呀~”

    “好哒!一路顺风呀!”

    噗!听着牛头不对马嘴根本不知道在讲些什么的一人一鬼的对话,林爸爸和林子凉的表情都是奇异得很,话说你们是怎么交流的?

    随着林子鱼的挥手拜拜,阿飘叔的身体越来越透明,直至消失……

    “子鱼呀,跟爸爸讲讲,你跟那个……呃……阿飘叔……说什么呢?”林爸爸也是一脸好奇,可别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比如让小子鱼去地府去找他什么的,那实在是太惊悚了!

    林子鱼也压根不会跟林爸爸隐藏什么,“阿飘叔说谢谢我,他说他死在我找到他的那个地方三百年了,可惜自己离开不了,但是遇到我后竟然能够自由飘荡了,虽然他忘记了生前的事情,但他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决定投胎去,然后他就走啦!”

    林爸爸木然,戳戳林子凉,“听得懂吗?”

    林子凉受宠若惊,这还是林爸爸第一次主动戳他,“不甚了解……勉强……”他也只不过是幼稚园小朋友而已的岁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