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林爸爸翘了个班,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事情解决掉,也不想回公司,作为工作狂,公然翘班自然去找宝贝女儿去咯!

    幼稚园的硬件条件非常好,明明只有三十个小朋友,就有四十位老师待命,教学资源绝对丰厚,可以说一个老师教一名学生都绰绰有余,然而事实是,对于林子鱼小朋友,并没有哪位老师可

    以管得了她,特别是学校里威名赫赫的李小霸王认了老大,从此两人为非作歹互相助纣为虐,实在管起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唯一一个敢管并且能管林子鱼小朋友的也就校医院的爵溪那货,只不过,爵溪没有跟着林子鱼一起祸害他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还指望着她去束缚脱了僵的霸王组合。

    所以,看到能做主的林爸爸大驾光临,简直是看到活菩萨了!这下小朋友你就等着你爸比回家训你吧哈哈哈!这也是给你上一课,叫做“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

    特别是那位俄罗斯的linda姑娘,上次在课堂上被子鱼公开怼,下课又被校长找去谈话,不仅在校长心中留下了不爱护学生的印象,在孩子们面前是一点威信都木有了,外教课还换回了luna老

    师,要不是签了约,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林先生,”linda一口别扭的普通话,叫住了行走中的林爸爸,“你好,我是林子鱼小朋友的外教老师linda。”linda一脸严肃,企图引起家长的紧张感,只不过子鱼虽然闹腾,但对爸爸简

    直知无不言,而且linda换成了luna这么高兴的事情,不念叨几遍,不弹首曲子助助兴那是不可能的~

    “哦,就是子鱼蛮讨厌的外教老师?”这么不给面子的林爸爸,也是real耿直。当然啦,子鱼讨厌的,林爸爸也不可能给什么面子不是?

    linda尴尬了好几秒,“林先生,林子鱼小朋友的行为……”话还没说完,就被林爸爸打断,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从他唇间流淌而出:“linda老师,上次家长会我们交流过,我提醒过你,我

    不需要子鱼在学校能学到多少知识,只是希望子鱼能在幼稚园活得开心。课堂上发生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我并不认为分数可以成为你作为一个老师对学生进行批评的依据。我还有事,您请

    自便。”

    独留下linda一人尴尬到无言,自此以后,linda自己递了辞呈,再也没出现过在幼稚园,那就是后话了……

    “爸爸~”原本还在跟教练对打的子鱼余光一瞥到道馆门口跟着校长一起过来的林爸爸,立马一个闪身如入水的鱼欢脱地往林爸爸怀里钻,结果教练力还没来得及撤,直接摔了个跟头。

    教练也不恼,灵活地从地上站起来后,击了两下掌,笑呵呵像个弥勒佛一样,“其余小朋友绕着操场跑一圈,然后自由练习!”

    “子鱼宝贝啊,我这一路可是听了不少你的丰功伟绩啊~”林爸爸满含微笑地捏捏子鱼肉肉的脸,换的子鱼一脸的疑惑:“爸爸,什么叫做丰功伟绩?”

    “就是你在学校里做的那些轰动的事情啊~校长阿姨可跟我都讲了,你跟李盈两个人是想把学校拆了吗?”

    小子鱼嘿嘿一笑,又对着站在林爸爸身后的校长做了个鬼脸,“校长阿姨,学校是我家,清洁靠大家~所以我不会把学校拆掉的啦,校长阿姨放心!”

    校长虽然被小朋友们叫做阿姨,但其实年轻的很,三十出头一点。她弯腰拍了拍子鱼的脑袋,“我要是信了你的话,你也不会今天早上一脚把厕所门给踹了。。。”校长阿姨很是无奈。

    子鱼一撅嘴,“那可不能怪我呀校长阿姨,要不是李盈的两个小跟班不服,想把我锁在厕所里,我也不会踹了厕所的门,顺便把他们俩揍一顿,实在是非暴力不合作呀!”

    这小大人摇头晃脑说俗语的模样,林爸爸实在忍俊不禁,至于那两个倒霉蛋,实在是对不起了,毕竟不是自己女儿惹上去,这也算是以牙还牙,虽然过了头。

    “你连丰功伟绩都不知道,反而知道非暴力不合作这个词,装傻呢!”

    “嘿嘿嘿~”

    “老大好!老大的爸爸好!”这一边跑完了一圈后的李小霸王带着两个眼睛变成熊猫的小孩儿毕恭毕敬得过来打招呼。那两小孩儿顶着悲伤脸,鞠躬都是九十度大礼,被子鱼武力镇压,又被原本尊为大哥大的李小霸王洗脑,从此奉林子鱼为老大没毛病!

    林爸爸苦笑不得,忍不住又在子鱼脑袋上敲了一记,“得了,现在爸比的名号还得排在你后面呢,林老大~”

    “那可不,咱们是同龄人嘛,有共同目标,爸爸你只能当长辈了啦~”子鱼拍拍胸脯,“放心,子鱼宝宝会保护你哒!”

    林爸爸失笑,“行,等你来保护爸比。”

    “林先生和女儿的感情真好,真是令人羡慕。”校长阿姨感叹道,“对了,林先生,林子凉小朋友是您的……”

    “那是我的养子,小子鱼的哥哥,不必太介意,只需跟子鱼一样对待就行。”说起林子凉,林爸爸终归保持淡淡的态度,毕竟只是陌生孩子,奈何小子鱼喜欢,想一想小子鱼也需要身边有个同龄人一起长大分享成长的过程才好。

    校长阿姨也是人精,立马懂得了林爸爸的态度。

    “爸爸不喜欢子凉哥哥吗?”小孩子总是对大人的态度敏感得很,小子鱼抓着林爸爸的大手,有些紧张。

    林爸爸安抚得摩挲着她的肉手,“当然不会,小子鱼喜欢的爸爸都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