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从早晨开始。

    不管昨天晚上阿飘的实体化把林爸爸吓得七窍生烟,第二天一早,小子鱼就已经坐在钢琴边进行着每日一曲堪比公鸡打鸣的演奏曲,今天曲子还正常了点,一首《跳房子》把林爸爸和子凉兄从被窝里头生生地拔了出来。

    子凉兄历经昨晚的惊吓,早上醒过来后,就看到半实体化的阿飘叔直直地坐在他的床头,两眼眨都不眨,干瞪着,一袭雪白长如幕布的长袍子,多年从未打理的头发随便地垂下,一撮正好搭在子凉兄的脖子上,加上楼下传来诡异的琴声,子凉兄两眼一瞪,差点没咽气下去。

    好在阿飘兄眼疾手快,两只手啪叽拍在子凉兄的俩脸颊上,虽然阿飘兄只是半实体化,身体还是有些虚无缥缈,但是这俩巴掌真的是实打实的。子凉兄也被打醒了。楼下的琴声随之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首《小星星》。从诡异到童真,真特么神转折啊!子凉兄翻白眼,从床上利落地翻下。

    “宝贝啊!爸爸觉得,这小星星就很不错嘛!要不每天就弹这首就好啦!”什么****什么跳房子,能不能省下,爸爸的心脏实在是承受不起自己的贴心小棉袄这么跳啊宝贝==

    小子鱼义正言辞、立马拒绝,“那可不行啊爸爸,老师说了,没有追求的音乐人生是失败的,是不完整的,我们要从难度大的入手,才能掌握艺术的真谛!”两眼放光的样子立马让慈爱的林爸爸瞬间放弃了刚才的立场。啊啊啊,小棉袄怎么能这么有上进心呢,作为养育小棉袄的爸爸实在是太感动了嘤嘤嘤!

    这种“脑残”的父女情景剧,子凉兄表示,习惯就好!反正林爸爸在小子鱼身上原则什么的都是浮云!

    “子凉哥哥,你起床啦!快去吃早餐!飘飘叔叔,感觉你又帅了哦~”夸起人来,小子鱼丝毫不吝啬,小子鱼从林爸爸炯炯有神的眼光中从钢琴椅上跳下来,小短腿啪嗒啪嗒跑到饭桌边落座。

    林爸爸在主座上边吃早餐边看着秘书一大早送过来的加急文件,左手边小子鱼,右手边子凉兄,而暂时还没实体完整的阿飘兄还不用吃饭,只能兀自在餐厅里晃荡来晃荡去。

    林爸爸眼神不自觉地随着阿飘兄的来回晃荡而飘动,特别是阿飘兄一靠近小子鱼,都快变成斗鸡眼了!

    秘书大哥却犯了难,boss啊,这是加急文件啊啊,能不能认真点,大小姐在那边吃早餐呐又不会跑!你这样是不行哒,公司会倒闭的啊boss!

    “林老板啊!咱兄弟一夜不见如隔三秋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者就是李盈他爸,昨晚被阿飘吓走,今天一大早却觉得昨晚实在是太不礼貌了,这不带着他那傻儿子又拜访来了。

    林爸爸这下也没心情看文件了,大手一挥,刷刷刷,大名签下,把文件塞给秘书,嘱咐一句,“回公司去。”马上起身,迎了上去。秘书表情q=q一脸懵比,哎哟卧槽,boss能不能上点心,这笔生意分分钟一亿上下啊喂!太不靠谱了!宝宝想辞职!

    心情复杂地看了眼餐桌上和子凉兄挑菜玩得不亦乐乎的大小姐,却见人家大小姐抬起头,对她眯眼一笑,哎哟我去,瞬间被治愈了!赶紧回公司上班啊!

    “老大,我来接你上学!”李盈虽然混了点,小霸王了点,但是小男子汉食言而肥的道理也是懂得的,最重要的是,反抗不了啊嘤嘤嘤,他既打不过小子鱼,也拗不过他老爹的大腿,识时务者为俊杰,虽然读书不懂不懂这句话,也不妨碍把这句话的精髓贯彻到底!

    小子鱼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坚果,脸颊鼓鼓犹如小仓鼠,“你是想要我保护你上学吗?”能不能别那么打击小弟么老大!“应该的,毕竟你太弱了!”会心一击继续微笑!“不过你很有自知之明啊,自己弱知道找帮手啦~”人艰不拆微笑生活谢谢老大你全家!

    这一边李爸看着自家傻儿子总算跟大小姐“友好”(呵呵哒)的交流,表示很欣慰。没看见李盈都快笑得脸抽筋了么?

    这边,三小只“和谐”地由司机开去学校,可怜的李盈只好被挤到副驾驶上,心塞地系着安全带看着安全带把他的胸花硬生生地压扁成纸片。

    那边,林爸爸马上抄起布袋,捆起阿飘叔,“管家,我去一趟昆仑山,跟小子鱼说我今晚去出差了,明天早上回来让她千万别着急!”还没等管家反应过来鞠躬表示明白,林爸爸就抱着布袋跑到中庭草坪,直升机早已准备起飞。

    管家一脸诡异,老爷,你这出差还拿个布袋是要去当和尚化缘去么?小姐,你快回来,老爷要出家啊!

    不管管家如何奇思妙想,学校那边,三小霸王彻底变成林子鱼小朋友在幼稚园称霸的爪牙,林爸爸登上直升机后,果断直奔昆仑。

    昆仑这旮旯,要不是有事情,打死林爸爸都不会来这种冷到冻死人的地方来的,就算是这边是上古神迹最后停留的地方,林家崛起于此,落叶归根,跟林爸爸这一支那也是完全没啥关系的。

    “疑似故人来。”一头银白转身,却见容颜未老。

    “婆婆!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林爸爸把布袋往地上一扔,在途中挣扎地累摊了的阿飘兄都没一下子钻出来。

    不过白发婆婆倒是呵呵一笑,广袖一挥,布袋自动地从阿飘身上褪下。看到这形态,不由大惊,“咦,这是鬼魂?”

    林爸爸咬了咬牙,“婆婆宝刀未老,真是好眼力。那您应该也看得出,这鬼身上,有谁的气息!不是说好林家血脉再无异,为何这这这……”见鬼了的!

    白发婆婆无语地白了他一眼,“行了若瑜,别急,林家的封印好好的,从你这一代开始,既不见阴间之物也不碰天道至理,无疑正常得很!”

    “那这又为何,子鱼她,还能让这鬼魂慢慢变得跟人一样,看得见碰得着?”触及小棉袄的事情,林爸爸也不得不着急。

    白发婆婆的眼神瞬间变得很遥远,“呃,这个么,天机不可泄露!”顿了顿,“哎哎哎,若瑜你别瞪我,这可是真的,子鱼她命贵不可言,又触及天道之事,老婆子知晓一点也不能泄露,不过你也别急,这可跟你们林家老早用命换取知天命可不同,子鱼那命,连天道都管不住……”白发婆婆话还没说完,晴天白云的昆仑天际,一道紫金色胳膊那么粗的雷直直地往她身上招呼。

    要不是白发婆婆眼疾手快跳到了山峰上,那雷简直是可以毁尸灭迹的,“哎哟我去!天道你特么老爷的!老婆子就说一句你都急红眼敢劈老婆子!信不信老婆子明年理你去死!”

    林爸爸对于白发婆婆和天道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完全不感兴趣,得到他想知道的答案之后就立马把阿飘兄又打包拖回直升机。

    反正阿飘兄的作用只剩下了当呈堂证物,鬼生无望!

    等林爸爸开着直升飞机飞得老远之后,白发婆婆身边蓦地出现一阵烟雾,这烟雾集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人形。

    “觉醒了?”

    白发婆婆回头白了他一眼,“废话!你也赶紧准备起来吧!省得到时候连个小孩都教不了你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