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林家来了一位李家的客人们,一大一小,老子很严肃,而小子想哭不能哭,刚瘪嘴就被老子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林爸爸觉得自己很忧伤,不仅忧伤,他还肺疼!但是看着女儿星星眼,瞬间觉得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小事儿!于是林爸爸清了清嗓子,“李总……”

    刚想开口道歉,顺便问问需不需要一些物质补偿的时候,李爸瞬间就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林兄啊!是在下教子无方啊!今日多亏林小姐替在下教训犬子,让犬子才没有在恃宠而骄这条路上一路错下去啊!林小姐简直是我们李家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决定,只要林小姐不嫌弃,就让犬子跟在林小姐身后做牛做马以报答今日的教育之恩啊!”

    林爸爸一头黑线,早听说李家人有些二,没想到,何止是“有些”啊,那简直是“完全”好么?不过到底是真的觉得感恩,还是为了其他,林爸爸就不得而知了。

    李小霸王也不是个没眼色的,只是想哭,“子鱼,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大!你让我往西!我绝不往南!”话一讲完,就被李老子一巴掌扇在脑门上,“往哪?”“哦哦,我绝不敢往东!”

    子鱼看看李爸,又看看李小霸王,“李盈,你真的要把我当老大?”这表情童真的,难以置信李小霸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就是这位面善的小萝莉打得,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李盈吸了吸鼻子,把鼻涕给吸了进去,“那当然了!我爸说了,是男人就要用拳头说话,我连你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过,以后怎么讨老婆?不过你放心,我可不能娶老大您!您是我要孝敬的,老婆是我要疼的!”

    李爸没来得及捂住他儿子的嘴,扶额,生怕林爸爸觉得他儿子想要占林子鱼便宜。听了这话,小子鱼眉开眼笑,“你这话倒是深得我心,既然你愿意,那就给你一个机会吧!”

    小子鱼转过头对着一脸淡漠的子凉兄眨了眨眼,虽然没有认识很久,但林子凉就是知道,林子鱼这是要做坏事的节奏呐!

    不管林爸爸和李爸进了书房谈生意去,虽然说李家父子是自己不想追责,也是主动要当女儿的小跟班,但是林爸爸总是要意思意思的,再说了,女儿的跟班家的,总是不能太寒谄的!

    另外三个小朋友,在林子鱼的带领下,绕过了后花园,进入了温室。当然除了子鱼外,没人看见三个孩子的身后还跟了一个无形的人形。

    林家的温室里头养着很多奇花异草,当然那也是生命力顽强的物种,大多都是来自热带雨林里头挖出来的。要不然,就小子鱼这破坏力,别说较弱的花,就算是食人花都能给整死咯。

    明明是温室,却让李盈感觉到一阵阴寒,总感觉像是有水滴落在皮肤上,但仔细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而且,为了让温室里的花草好好生长,大晚上是不用人工照明灯的,于是伴随着小子鱼悠然的声音,阿飘大叔很配合地趴到了温室的房梁,底下正对着李盈,阿飘叔昨晚在冰箱里头待的时间太长了,导致全身都被冰“冻”住了,这下进了温室,那些“冰”就随温度的升高而融化了,虽然不是实体化的冰,但是足够让皮肤本来就敏感的小孩子感觉到水滴的感觉。

    “在很久以前,我爸爸还没在这里建造房子的时候,这儿曾是一块墓地。虽然现在改造成了温室,但你知道为什么这块地方会被选作温室嘛?”小子鱼扯开了一个温柔又诡异的笑容,李盈已经害怕地牙齿在发抖了,特别是当听到这里是一块墓地的时候。他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因为啊……”小子鱼嘴角扬得更诡异了,“这儿底下还有好多好多的死人骨头,种在死人骨头上的植物吸收了死人骨头的营养才能长得更好啊~”小子鱼抬起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听,你背后是什么?”

    李盈突然觉得,自己的背上似乎趴着什么东西,感觉沉甸甸的。瞬间“哇”地大叫一声,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

    独留小子鱼和子凉兄站在温室中,望着他的背影一阵无语。小子鱼撅了撅嘴,装作深沉地叹道:“胆子真小呐!咦咦咦,子凉哥哥呐,快看你背上趴着谁?是阿飘大叔耶?”子凉兄简直不想再跟她呆在一起,刚吓走一个难道还想来吓他么?哼!反正他看不见!

    “你好,阿飘大叔!”煞有其事的,子凉兄毕竟年少,一个好奇转了转头,就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中年男子像块烂泥似的趴在他的背上,他的胸前垂着两只白得像涂了石灰似的的手,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直到很久以后,子凉兄已经习惯了看到阿飘们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得想起这个晚上,丫的,果然是图样图森破!

    不过,这个时候,子凉兄很不华丽地晕在了地上!剩下子鱼小朋友和阿飘大叔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大叔死得太久还是其他原因,大叔说不了人话,只能咿咿呀呀,小子鱼作为一个幼稚园的熊孩子,哪能理解他的意思?于是阿飘大叔挠挠头,指指自己的背,小子鱼秒懂,二话不说,直接拎起子凉兄,等阿飘蹲下后,扔到阿飘背上,但是别忘了,阿飘是没有实体的,可怜的子凉在子鱼一放手之后直接摔倒地上去了。

    子鱼挠了挠头,泪眼汪汪,“大叔,好像不行捏~”阿飘大叔不好意思地笑笑,略有些尴尬,有些着急,指了指自己又指指小子鱼,也不知道子鱼是怎么理解阿飘的意思,又扶起子凉,这下没有很着急地放手,而是慢慢地调试着子凉的身体。

    没有人发现,子鱼碰到阿飘叔的后背的一刹那,赋予了阿飘实体化的条件。

    早在李盈大叫着跑进林家主宅的时候,林爸爸和李爸就从书房里吵了出来。李爸一巴掌扇着李盈,“叫什么叫!见鬼了啊!”

    李盈睁大了眼睛,天呐,老爹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难道是林叔叔告诉老爹的?那么这么说来,子鱼老大说的这些事情都是真哒?!

    “老爸!你真淡定!”这时候,小霸王也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

    李爸还想着教训自个儿儿子,这时候小子鱼紧跟其后也回来了。然而身后却跟着一个腾空悬浮着的晕倒的子凉兄,惊呆了会客厅的两大人一小孩。

    李盈翻了翻白眼,“老爸,看来我还是先晕了算了!你淡定着吧!”然后两眼一翻,瞬间软了下去。幸好林爸爸就是怕小子鱼磕磕撞撞,换了最软的地毯,不然非摔出脑震荡来不可。

    李爸和林爸爸相视无言,李爸抚了抚额,“咳,林小姐对魔术……咳咳,很有建树!林兄,犬子无礼,在下先带他回家休养了,咱们有缘再会!明日再拜访!”几乎是唱rap的速度讲完客套话,李爸抄起李盈飞奔出去。

    可惜门口挡着悬浮的子凉兄,李爸还是忍不住腿抖三抖。

    林爸爸看着李家父子的囧样,摸了摸额头不存在的虚汗,“宝贝啊,子凉这是……”这就是不问,林爸爸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不死心。呵,还魔术呢,他女儿对魔术那是一点兴趣都木有好么?

    “爸爸,是阿飘大叔帮忙把子凉哥哥背回来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