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luna事件的后续对小子鱼来说,就是少吃了顿甜点换回了喜欢的老师,但是对小子凉来说,那简直是麻烦的源泉,而罪魁祸首,就是正在柔道场里厮杀教练的那个凶残的妹纸!

    妹纸凶残,但是长得也…还行,这个还行指的不是凑合,而是指五官清丽带有萝莉风的那种大眼萌妹子,毕竟她妈是艺术家,所以女儿也很艺术(?)也是说得通的.(说得通你个混球!)

    长相什么的都是表象,佛说众生皆苦,等等,好像什么奇怪的混进来了!总之,小子鱼的颜值吸引几个从小特别早熟还爱勾搭妹子的传说中的情场浪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惨的就是子凉兄了!子凉兄,你保重!阿门!

    换句话说,子凉兄的悲剧都是来自于一些不懂事的幼稚园小朋友所谓的幼稚的争风吃醋的原因导致的一系列连环效应!(ps:请小朋友们千万不要模仿,吃醋有风险,恋爱需谨慎!)

    小子凉上学和小子鱼一起有司机大叔送,回家有司机大叔接,吃饭要跟着老师走,校园恶霸三人组恨得牙痒痒也只能寻求适当的时机把人给堵了!上厕所呀!上厕所总没有人跟着了吧!

    恶霸三人组分工明确,两人钳制住子凉兄,一人对其上下其手,哦不,是施暴,小子凉到底还是营养不良导致的体力不足,挣扎了一段时间就气喘吁吁地无力趴到。

    “林子凉,不要以为你当了子鱼的哥哥就从此是人中龙凤,还让子鱼给你出头,你简直是不识好歹白日做梦,我告诉你,子鱼是千金大小姐,理应和我这样的公子在一起,你,顶多是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可怜虫,子鱼是可怜你才对你好,因为你子鱼还气走了luna,可恶!”

    子凉兄抬起头,眼神如地狱来的猛兽一样盯着面前的小男孩,凶狠得让恶霸公子爷忍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只不过,再等几年吧,现在的子凉兄,到底还是没有经历过鲜血的历练,有戾气但是没杀气。

    有关于那天的事情,林子凉心情很不好,因为他听不懂林子鱼到底跟那个外教在争什么,其他班级里小朋友却了解得门门清,不过林子鱼的那句中文他听得很明白,隐隐约约总感觉说得不是她自己而是他呢!不过这妹子到底有没有这种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脑子啊!

    “哼!”公子爷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一招手,带领着两个打酱油的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厕所。

    子凉兄从地上狼狈地爬了起来,厕所地板虽然一直有保洁阿姨打扫,但还是沾了些消毒水的味道和水渍,他低下眼睛,沉默地走到洗手池旁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打开水龙头,看着水哗哗哗地流,下一秒,拳头狠狠地砸在镜子上,玻璃碎,手破。

    “咦?子凉哥哥你怎么受伤啦!”一道理应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声音出现在林子凉的耳边,吓得子凉兄跳起来又被玻璃割了一道口子,二次伤害。

    子凉兄怀疑地抬头看了眼厕所门口那黑色的标识,然后看着小子鱼,“这里是男厕。”男厕啊姑娘!你进来做什么?

    小子鱼抬头看了看,然后更是得寸进尺地进门了,“我知道啊,不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子凉兄翻了翻白眼,跟这姑娘讲思维,那简直是在自虐啊混蛋!“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随便进男厕?”

    小子鱼“恍然大悟”,然后张开嗓子大喊,“这里有没有人啊!”然而并没有人理她,想想也是,就算是有小朋友性别为男的那种,听到女孩子的声音也不敢现在出来好哇,万一被非礼了怎么办?妈妈!这里有女流氓!

    五秒后,小子鱼见没有人理自己,愉快地牵起子凉兄的手大步迈出了男厕。子凉兄挣扎无用,只能疼得歪牙咧嘴,姑娘,你说就说能不能不拉拉扯扯,拉拉扯扯也就算了,你就这么牵着伤者的伤口用力地往外边扯,你这是蓄意谋杀啊!

    校医务室的校医是个波涛汹涌的金发妹子,御姐风范强得一逼,法医出生,又半路学了医,强悍程度堪称核武器,据说以前曾在综医院任职,结果全把法医知识用在做手术上了,硬是把病人吓得再也不敢去综医院就诊,害得综医院的院长抱着她的大腿求她辞职,要不然医院入不敷出都快去喝西北风了。

    其名爵溪。爵溪一看见小子鱼,前一秒还躺在病床上抱着手机无病呻吟,下一秒就扔了手机,蹭蹭蹭地把小子鱼抱在怀里使劲地蹭啊蹭,“啊,子鱼小朋友诶!你好久都没来看姐姐了耶!难得来看次姐姐,怎么还带了这么个拖油瓶捏~说吧说吧,这次谁被你揍得要姐姐出马了?一定帮你把欺负你的小兔崽子收服得服服帖帖的!”子凉兄一阵恶寒,还有人欺负得到她?她不欺负人,那就是感天动地对方祖上积德了好哇!

    小子鱼歪了歪头,萌萌哒,理解了爵溪的意思,把子凉兄往前一扯,“这是我哥哥,李家的少爷把我哥哥手弄伤了,姐姐你一定会帮我哥哥治好手的对不对?”满含星星的大眼睛看着爵溪,瞬间爵溪就缴械投降了,又抱着小子鱼埋在怀里蹭着,“恩恩呢,小子鱼就放心吧,姐姐一定会帮你哥哥治好的!”

    “好哒!那哥哥就交给你啦!”小子鱼一推,轻而易举地挣脱开了爵溪的钳制,没有注意到爵溪眼底的惊讶。“我就去找那群小朋友算账去啦!”

    “好嘞!你放心!就算你打坏了别人,送到姐姐这儿来,一定没人发现!”爵溪信誓旦旦,子凉兄头皮一发麻,校医大姐,你这么助纣为虐,林爸爸知道吗?你这可是在破坏他的淑女计划呐,当心他找你拼命诶!

    小子鱼蹦蹦跳跳地往外蹦跶出去,爵溪摩挲着下巴,“诶,小子鱼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个哥哥了?小子?你从哪冒出来的?”林子凉眼底闪过一丝黯淡,然而下一秒爵溪就换了个话题,“得快点帮你包扎完,等小子鱼回来那也有的忙了~不过小子诶,能让小子鱼替你出头,你也是很厉害的么!”

    子凉兄看着爵溪翘着二郎腿给他上药包扎,眸色暗沉,“怎么说?”

    爵溪抬起头,看着他的眸子,妖冶地扯出一个逗趣的笑容,“佛曰:不可说。”爵溪手法熟练得很,很快就包扎完毕,还很恶趣味地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你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小子鱼很快就来了。”见识过小子鱼武力的子凉兄不疑有他,乖乖地躺下,睁着眼看着天花板看不出任何情绪。

    爵溪哼着歌,修长的大长腿搁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躺尸状。

    爵溪一语成譏,不过一刻钟,小子鱼大摇大摆地走进医务室,后头跟着三个鼻青脸肿的校园三霸,一个个哭丧着脸,想哭又不敢哭,脸颊上的泪迹都还没干,估计是被林子鱼小朋友收拾得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