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说小子鱼心理有没有受到影响,这次绑架之后傻爸爸一怒横尸千里,医院里人手大调,院长副院长被罢免,上头的官涉及这件事情的也全都纷纷落马,直接执行的那些人贩子也没好到哪里去,牢狱之灾免不了,里头的苦头也准备好了给他们喂下去。

    这群人贩子偷了婴儿还不只是卖掉那么简单,而是给那些孤儿院“补货”,政府对这些孤儿是友好的,每段时间都会给孤儿院拨款赡养,还有社会上好心人的捐助,一年下来的资金也是不少的,虽不能过上大鱼大肉的富贵生活,但起码的温饱和义务教育问题是起码解决了的。

    多一个孩子,就意味着孤儿院的拨款就多一份,然而那些款项用到每个孩子身上竟不及十分之一。

    不管外界这件事情翻起了多大的浪,林家别墅里气氛有些诡异。林爸爸从早上打电话打到现在了,剩下两小孩和一个阿飘叔坐在阳台水床上面面相觑。

    到了中午时分,林爸爸终于出现在了两个小孩子的面前,小子鱼扑到林爸爸脚边,攥着他的裤子,傻爸爸今天的气压不对啊,“探测器”小子鱼很敏感就发现了。

    林爸爸熟门熟路地抱起小子鱼,用胡茬蹭了蹭小子鱼光滑的脸蛋,要是搁在以往小子鱼一定嫌弃地推开,然而今天么,为了安抚下不正常的傻爸爸,小子鱼还是决定忍一忍林爸爸扎人的胡子的困扰。

    “那个,宝贝啊,那位阿飘大叔还在这里吗?”林爸爸抱着小子鱼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唔,”小子鱼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惊喜地用食指指向了厨房,“阿飘叔在厨房偷吃东西呢,可是他又碰不到好吃的,真可怜呐。”姑娘诶,能不要用这么幸灾乐祸的语气说同情人家的话吗?

    “哎!”林爸爸扶额长叹,也不知道是在叹家里进了只阿飘还是女儿压根不淑女的行为。

    不过不管家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作为幼稚园小朋友的小子鱼小朋友还是要去幼儿园接受花朵式教育的。啥?花朵式教育是啥?没听说过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吗?

    连带着林子凉,也一起被送进了小子鱼同一个班级去,虽然看他的行为姿态一点都没有幼稚园学生的天真无邪……算了,反正就算清楚知道小子鱼才五岁,也没天真无邪到哪里去!

    作为幼稚园的小朋友,其实会玩就好了。但是林爸爸会让自己女儿变成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挥霍家里财产还好反正赚的钱都是给女儿花的,问题是混坏朋友以后惹了仇家要打要杀怎么办??不行!他的目标是!女儿要变成大家闺秀!虽然这个目标已经无望了那倒是真的!

    总之,林爸爸选择的是一家贵族式的双语幼稚园,一天的课程琴棋书画外加第二语言第三语言,一天下来也是很充实的。

    只要,外语没有笔试!小子鱼乖乖地坐在小椅子上,听着老师把一张纸英语试卷发下来。

    “林子凉。”念到子凉小朋友的时候,子凉小朋友冰着一张脸就上去拿试卷了,很显然刚入学再加上孤儿院根本没有外语教学的他只能交上一张空白的试卷,被外教狠狠地批上了一个零鸭蛋的分数,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回座位的时候都是阴沉着脸,让周遭的空气更冷冽了。

    “林子鱼……”教外语的是一个来自于俄罗斯的姑娘,她握着小子鱼的试卷,不禁手有些一颤,那是被气的,“misslin,canyoureviearswehavelearntincssesbeforetesting?”

    “sorry,linda..”小子鱼俯首做小,老师在气头上还是不要去刺激她的为好。呵呵,俄罗斯外教被气得嘴角一抽,“misslin,i'mnotlinda,i'mluna,ok?”都半个学期了啊喂小朋友,linda是上学期的外教老师好吗混蛋,你这么遗忘新老师真的好吗?

    “ok,luna,butihaven'ttimetorevieyfathersaidthatgrammarsarethemostuselessonceotherscanunderstandme.”恩,爸爸说的都是对的!

    外教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长气,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getout,now!”

    “老师,你这样是不会有朋友的,你不能因为我考试成绩低你就让我出去,爸爸说每个人接受教育的机会是平等的,而且我们要接受的是素质教育,你不能因为考试成绩就判断我是一名差生,你这样是违背了教师的职业道德的,你这么做是很容易失去像我这么可爱善良的小朋友的欢心的!”

    外教姑娘听得稀里糊涂,本来中文就不大好的她再加上小子鱼的语速就跟打机关枪似的,整个人都是懵的。

    “yousee,youcan'tunderstandmychinesesoyourscoreonchineseiszerotoo!”小子鱼一脸得意地看着外教姑娘,班级里的小朋友外语成绩都是不俗,除了刚入学的小子凉,在同龄人眼里,能够公开叫板老师的,那可都是英雄啊!求抱大腿!班渣!

    震耳欲聋的掌声之下,外教姑娘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直接把手里那张攥着皱巴巴的试卷往讲台上一扔,甩手走人!娘的!哪来的熊孩子,竟然这么难弄!说好的尊师重道呢!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全在轮回的时候被——哗——吃了吗混蛋!

    不过这件事情的后果就是,小子鱼晚饭的时候被林爸爸罚少吃了一顿甜点,转移给了小子凉小朋友,小子鱼只能咬着叉子心里哀嚎,天理何在啊!明明考试成绩她比小子凉高了十几分好么?哎,姑娘,你学到现在跟人家还没学的人比你也好意思!

    不过,第二天小子鱼再去上学的时候,外语课的老师又重新变成了linda,那是个豪爽的美国妹纸,还向小子鱼眨了一下眼,小子鱼也没深想,只不过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娘的,linda可是素质教育的追崇者,爸爸再也不用担心我的grammar了,哦也!

    林氏大厦里,那位慕尼黑出来的秘书黑着脸挂了电话,呜呜呜,这个社会好黑暗,读个幼稚园连外教也要安排好了才行吗?果然还是要加倍努力挣钱为了后代的幸福生活!

    喂!你们好像忘记了阿飘兄啊兄弟姐妹们!他还在厨房里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