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这两个小孩子怎么办?”一猥琐小弟视线对上不仅不紧张还对着他笑的小子鱼的眼睛,不禁打了个寒颤。等等,我可是绑匪诶,怕什么!

    该老大气急败坏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当然是杀人灭口!我们是贩卖婴儿,不是贩卖这么大的小孩子!赶紧把他们给干了,别让别人发现!”

    再回头看看一脸微笑的女小孩和满脸冰霜的男小孩,老大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啐了一口,“妈的,真晦气!”

    这件事情说起来,还真的是无妄之灾,当然如果小子鱼没有挑衅这群贩卖婴儿的歹人的话,这话还能更加可信一点。

    林爸爸的秘书是一个从德国慕尼黑大学毕业的严谨严肃严厉的应届生,给林子凉小朋友填出生信息的时候犯了难,林子凉小朋友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几岁。

    虽然看容貌的确是比林子鱼小朋友要大一些,但是问题是不知道到底几岁啊!干脆去做个骨龄测试拉倒!相差也不会太大!

    秘书大哥缴费去了,无所事事而且没爸爸在就从来不会乖乖呆着的子鱼小朋友欢快地悄悄从秘书大哥身后一躲闪就不见了身影。碰见这种情况的林子凉小朋友有点犯难,这是跟秘书大哥说一声呢,还是自己直接跟上去呢?还是要讲义气的!林子凉小朋友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第二个选择。

    “哇!好可爱!”小子鱼的脸都快贴上育婴房透明的玻璃门上了。里面一个个还没睁开眼睛扭动着小身躯的婴幼儿吸引了她的目光。

    “喂,你这么偷偷跑过来就为了看这些婴儿么?”小子凉不屑地撇撇嘴,他在孤儿院里又不是没见过那些弃婴,又吵又闹还脏,一点都不可爱,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新的妹妹对这些一点不可爱的生物犯花痴!

    “你不懂啦,如果我也有个弟弟的话,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我可是很厉害的哦!”小子鱼神采奕奕地举起了她的拳头,“不如你当我弟弟好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啦!”

    小子凉扭过头,轻声地“切”了一句,只不过他耳朵根都有些微红了。

    “不过你是哥哥也没关系啊,我也可以保护你,只不过怕打击你的自尊心。”小子鱼一本正经地说道,抬起手像是大哥似的拍拍小子凉的肩膀,“看你这瘦弱的体质啊,要是被台风吹走了可怎么好啊!嚯嚯嚯!”

    你这话已经很打击别人的自尊心了,就别再担忧了!小子凉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只不过一点威胁性都没有罢了。林爸爸到底是怎么带孩子的啊!这真的是养尊处优出来的千金大小姐?小子凉严重怀疑。

    还没等小子凉把小子鱼的爪子从他肩膀上扔下去,他就把小子鱼用力地拉到一边去。

    小子鱼疑惑地看着他,倒也不反抗。“子凉哥哥怎么了?”

    “嘘!你看那边!”小子凉指了指大铁门,这家医院是公立医院,设施什么的都是按照标准来的,大铁门隔绝了外面的科室和育婴室。只不过能让小子鱼和小子凉都溜进来,这群身穿大棉袄的男人们自然也不在话下。

    那群人竟然一点也不怕被发现,大摇大摆地推开育婴房的门,推着一辆手推车。他们像是这边的熟客一样,挑了几个婴儿,拿出针,在婴儿的手臂上戳了一针后,小心翼翼地从恒温室里头抱出来放入他们准备好的手推车里。

    “看来这医院里有他们的内鬼,他们也不是很所有的婴儿都干偷,一定是挑选了一些家中没什么钱,或者私生子一样的孩子,这样就算丢了那也只要赔点钱就可以了,比起卖掉婴儿赚的钱,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林子凉对小子鱼解释道,这样的黑暗面,林爸爸从来不曾给小子鱼说起,他倒是要瞧瞧,这样肮脏的事情还能让小子鱼保持纯真的心么?

    “哎,真可怜。他们的老婆一定是不孕不育才想偷别人的孩子,‘我都没有孩子你们这群不如我的渣渣还想要传宗接代?’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小子鱼疑惑地看着新出炉的哥哥,以前遇到困难就问爸爸,可是爸爸不在这儿,那哥哥应该也差不多吧!

    林子凉默,他忘了,这孩子的脑回路跟别人是不大一样的!而且比别人污多了。他要怎么跟她解释男人不行这件事情是很伤自尊的!呸!什么鬼!

    “叔叔!你们不孕不育吗?”就在林子凉鄙视自己的思维竟然被这丫头带过去的时候,小子鱼就已经跑到育婴室的门前堵人了。

    正在偷婴儿的犯罪分子们傻眼了,如果他们正在喝水都得把水给喷出来了。

    “小妹妹啊,你看到了什么?”还是老大机灵,要是这女娃娃说看到了他们偷孩子,就把她也带走,反正绝对不能让她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小子鱼指着不远处躲在垃圾桶后边的林子凉,“我和哥哥一直在这里,叔叔你们是不是不行,所以你们老婆生不出孩子,就像偷别人的孩子也让他们没有孩子!而且还是那些家境不如你们的,你们一定是嫉妒吧!”

    专业坑哥一百年,林子凉这下躲也不是走也不是,老老实实地从垃圾桶后边走出来,“你们偷婴儿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哼,想让他服软?做梦吧!

    “老大,这可不行!要是被这两小孩说出去,我们都得玩完!”一小喽啰立马凑上来很紧张。

    惨遭他们老大的一大耳瓜子,“还用得着你说!赶紧把这两小孩给我绑咯!给他们打一针!”

    “叔叔你这是恼羞成怒吗?放心吧,你不行这件事情我不会告诉你老婆的!能不能不给我打针,放心啦,我不会叫的!”小子鱼现在还笑眯眯的,一点都不担心会被他们杀人灭口。

    林子凉同学都想亲自动手捂住她的嘴了,能不能别说了,没见到这人脸已经黑了吗?

    “谁跟你说我不行的!想当年老子一夜七次!你这臭丫头懂什么!”

    小子鱼被吼得脑袋发晕,“知道了知道了,是你手下不行总行了吧!”只不过一点诚意都没有,这完全是敷衍!

    “赶紧把这两小孩子给我绑了!找块布条把他们嘴给堵上!”被气疯了的老大都忘记了要给他们来一针彻底弄晕他们,只想着让这臭丫头赶紧闭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