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重深蹲是练大腿肌肉的王牌动作,同时可以加大肺活量和强健心脏,另外对整个下肢和躯干都有强烈的刺激。

    从刚开始100kg到现在的205kg,段宁总共用了半个月时间。

    不过段宁对这个成绩相当不满意。上一世他在这年纪,深蹲的成绩已经达到恐怖的320kg。

    要知道随着重量的提升,越往后成绩越难以增加。他的历史巅峰成绩是445kg,从320kg到445kg,他用了整整5年的时间,随后再也没有寸进。

    “段哥哥--”

    旁边一声柔媚入骨的叫声,让段宁眉头皱了皱,一个推举把杠铃从肩头卸了下来。

    用毛巾擦擦汗水说:“你怎么来啦?”说着朝好佟丽莎看去。

    一件蓝色毛线衫,一条蓝色牛仔裤,把姣好的身材包裹得前凸后.翘;再加上明眸皓齿、碎花小卷发,一股时尚小清新味道扑面而来。

    佟丽莎眯着两只眼睛,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问道:“我漂亮吗?”说着转了下身体。

    “上个礼拜看你一眼、现在眼睛还疼呢。”段宁揉着脑瓜子到。

    佟丽莎的性格里有着东北姑娘特有的豪爽,对于段宁的话毫不介意,拽过他手中的毛巾就要帮他擦汗。

    段宁一看赶忙阻拦道:“喂喂喂,大姐,你注意点影响好不好?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佟丽莎一听他提老婆,笑得更开心了。这么大块璞玉,他那老婆居然有眼无珠,不仅跟他分房睡,而且还让他到那破公司去上班,真是暴殄天物。

    “怕什么,你老婆不是不在嘛。”

    “那也不行。要是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跟你有一腿呢!”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哈哈大笑,两个人转头看去,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旁边还站了个皮肤白白净净的男子。不是邹飞跟张玮又是谁?

    邹飞走过来笑道:“你放心,我保证不跟你老婆说。”

    跟在一旁边的张玮朝段宁两人点点头,脸上同样在笑。

    段宁笑了笑没接话茬,拉过佟丽莎手中的毛巾,擦着滚滚而下的汗水;而佟丽莎在看到邹飞两人后,一下就楞在了当场。

    不同于褚成业那帮人,佟丽莎家可是混黑起家的。

    她爸佟廉怕底下人有眼无珠,冲撞到这些大衙内,所以会定期更新区里到市里凡是排得上号的头头脑脑照片、包括他们家眷在内,让底下人全部认清楚了。

    正因为如此,佟丽莎很早以前就知道并且认识邹飞。而他旁边那位如果她没认错的话,应该是江东政法.委书记家的儿子张玮。

    这么两尊大神,居然就那么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跟段宁打招呼,佟丽莎一下变得晕晕乎乎,怀疑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邹飞开了句玩笑,然后扫了扫地上的杠铃,问道:“现在多少了?”

    “150。”

    段宁不知道他们要来,要是知道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深蹲了。

    邹飞眼睛多毒?扫了眼厚厚的铁饼就知道不低于200kg,伸手指指他道:“你小子不老实。”

    旁边张玮一下笑了,“我就说你打不过他,你还不信。”

    这下邹飞不服气了,“格斗可不是看深蹲多少的,而是需要整个身体的协调性以及技巧性。再说了,我的深蹲去年就已经突破了200kg,比他差不到哪去。”

    张玮抬头示意了下远处的擂台,激将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省得你整天在我面前吹嘘。”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明显是打算捧杀,段宁可不上这个当,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对格斗一窍不通,到搏击馆来就是想跟邹飞你一样,练出身腱子肉去泡妹子的。”

    “你快拉倒吧!人家妹子倒追你,你都不敢上,还泡妞呢。”邹飞撇撇嘴不屑到。眼睛里却闪过一丝笑意。

    邹飞这话佟丽莎听着开心,笑得跟偷着鸡的狐狸样,不过却很懂分寸的没有插嘴。

    这边邹飞说完之后,招招手把场馆负责人叫了过来,让他帮着去清个擂台出来。

    邹飞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上位者气场,让负责人不敢小觑,点点头转身走了。反正是早上,搏击馆里人还不多,很快给他们清出个单独的场地。

    “走走走,上去比划两招。”邹飞连拉带拽把段宁弄到了擂台上。

    ……

    “我真不会打拳。”

    邹飞扔了一双皮手套过去,哈哈笑道:“我现在越看你小子越像是扮猪吃老虎,你要是不还手的话,今天就勤等着挨揍吧!”说着对撞了下拳头,发出啪啪两声。

    见到有人要打擂,那些肌肉男还有场馆工作人员全围了过来。

    因为是私下切磋,也不需要裁判,等段宁不情不愿的戴上手套,邹飞大叫了一声,冲过来一个后摆腿已经冲着段宁腰腹蹬了过来。

    “喂喂喂,我认输--”段宁一看邹飞玩真的,立刻跳开大喊到。

    “迟了。”邹飞的脸上笑着,人再次冲了过去。

    邹飞格斗术是从部队里学的,招招凶狠,以制服敌人为主;而段宁的格斗术是从生死搏斗中学来的,招招致命,中之必死,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路子上的,怎么打?

    面对来势汹汹的邹飞,段宁心里这个郁闷啊。伤了他不行、不还手也不是他的性格,只好继续绕着擂台跑。

    “喂喂,邹飞,我真不会打拳啊,我认输还不行嘛!”

    “不行,今天必须要打一场。”见他一直跑,邹飞猛得一个虎扑拦在了段宁前进的路上,右脚跟着一个扫踢朝踝骨攻去。

    这下来的太突然,段宁心里惊了一下,突然整个世界一下安静下去。

    “咚--咚--”

    两声心跳音响起,段宁一个跨步越了过去,保持着身体前冲的姿势,等世界再次恢复正常。

    时间静止这样的逆天能力,在战斗中简直是超神了,如果邹飞是真正的敌人,段宁现在反手一个抹喉就能要了他的命。

    不止如此,七秒钟时间,以段宁的速度,擂台外围观的大汉,他起码能干掉一大半。

    可惜了,这样的超神能力却用在躲避拌腿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杀鸡用牛刀。

    就在脑海里转着这些心思的时候,整个世界一下恢复了正常。邹飞志在必得的一腿扫出去,没有意料中的相撞,反而是扫了个空。再一看,段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躲开了。

    邹飞一下楞在了那里,居然忘了爬起来。

    这是一种非常诡秘的经历。此时有一副画面在邹飞脑海里浮现,段宁明明前一秒在他眼前,下一秒就越过了他的扫腿,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任由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只好当自己眼花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段宁继续冲了过去。

    眼看着邹飞不依不饶,段宁没办法了,只好一边躲一边找机会。

    就在这时,带着劲风的拳头朝段宁左肩头砸了过来。

    “好机会--”

    “咚--咚--”

    世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去,段宁嘿嘿笑着转身,看好邹飞的关节点,听着心跳声等着世界恢复正常。

    “咚--”

    当一切又恢复正常后,邹飞骇然发现,段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转过了身子,然而前冲的力道迫使他继续朝段宁怀里撞去。

    “嘭”的一声,段宁主动撞进邹飞怀里,然后用纯力量控制他双手,两个人在地面开始角力了起来。

    “喂,段宁,我们这是拳击比赛,不是地痞流氓打架,你快起来啊。”

    “不行!我都说我不会打拳了,万一放了你,你再揍我怎么办?”

    “我保证不打了。”

    “你发誓。”

    邹飞这个郁闷啊,两个脚在擂台上画着圈,想挣脱段宁控制的手臂,然而段宁死死掰着他的胳膊,不让他脱离控制。

    最后精疲力尽之下,邹飞使劲拍着擂台说:“我认输行了吧,你快放开我。”

    “真不打了?”

    “你没看我都没力气了吗?”

    两个人的样子把擂台外一圈人看得哄堂大笑。

    原本还以为能看到一场精彩的格斗比赛呢,谁知道段宁这个赖皮脸抱着人家胳膊不撒手,这算怎么回事?

    等两人松开后,张玮哈哈大笑道:“大飞,我都跟你说了,你打不过段宁的,这下承认了吧?”

    邹飞无语的看着在那里揉胳膊的段宁,叹气道:“这就是个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