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东的天气阴沉了一个礼拜,今天终于开了太阳。

    每天早上坚持跑步蛙跳跳绳,让段宁同这具身体的契合度越来越高,接下来在锻炼耐受度的同时,还要开始专业性训练。

    不过这个时候就需要去健身房了。

    他做了点时间规划,下午下班回来后立刻做饭,吃过了差不多7点钟。徒步走到健身房,这段时间刚好用来消食,在健身房锻炼一个小时,在晚上九点之前到家。

    至于礼拜六礼拜天,段宁是打算把时间花在搏击和游泳上。

    他今年已经21岁,这个时候其实已经错过了开发身体潜能的最佳时期。

    但好在他的经验、意识、反应能力都还在,只要经过一番专业的训练后,不出两年段宁有把握把身体恢复到巅峰时期。

    ……

    吃过早饭之后,段宁徒步走出了小区。

    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把自己想去的地方告诉了师傅,令他没想到的是,徐宁区的搏击馆还挺多。

    “一共有三家大型搏击馆;江淮路一家,万平路一家,还有一家在体育馆南边,你想去哪家?”

    段宁问:“哪家最好去哪家。”

    开车的师傅哈哈笑道:“最好的肯定是体育馆南边那家,不过听说费用挺高的,你确定要去?”

    “去!”

    从金桂堂到体育馆一共就二里地,也就是个起步价。

    结账、下车。

    05年的今天,体育馆附近很多设施还没有影子,像游泳馆、轻轨线、内环高架路等等。所以一眼看过去视线很通透,没有前世过来时高楼密布且杂乱无章的感觉。

    可能是礼拜天的原因,走进这家叫“天琪搏击俱乐部”,里面各种呼喝呐喊声不绝于耳。

    看到有客人进来,门口接待人员上来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是来学拳的,还是……”

    “看看!”

    “好的先生,您慢慢看。”

    接待员说完并没有走开,而是陪着段宁往拳击馆边走边介绍,“我们这家场馆占地一千五百平方,是整个江东市最大的搏击俱乐部。这里配备专业的比赛大厅和健身中心,同时有宿舍、餐厅、浴室等训练配套设施。”

    “我们天琪俱乐部汇集中外一流的教练员,包括99年的散打冠军,01年的全国武术大赛冠军,03年世界搏击锦标赛冠军,可以为您量身打造最专业的训练课程。”

    段宁没什么表情,他的训练方法比这些笼子里的冠军强多了。之所以来这里,只是要借助一下他们的专业器材。

    边走边看,哑铃、杠铃、臂力器、跑步机这些基本设施齐全,另外速度球、全身型不倒翁、拉力绳等等,也同样不少。

    段宁看得很满意,转头问道:“我不需要教练员,只是在这里锻炼,请问需要多少钱?”

    接待员应该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很干脆的说:“我们这里分月卡、季度卡和年卡,价格分别为3200、9200和32000,为您提供训练服、洗浴、更衣间以及专业医护,您看需要办哪种?”

    段宁算了下自己的现金,一共还有8000多,年卡肯定是办不了了,季度卡也吃力,想了想说:“就月卡吧!”

    很干脆的付了3200,之后就直接在搏击馆里训练了起来。

    到了10点钟的时候,顺道去了楼下的游泳馆、办了个月度会员。

    ……

    中午纪薇不在家,段宁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到下午一点半准时起床去游泳馆。

    刚下楼梯,斜刺里冒出个红影,定睛一看居然是10号楼那对母子。

    说实话,女人长得挺漂亮,脸蛋小小的,皮肤也白白的,就是不知为何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你们有事吗?”

    女人的性格跟她骂架撕逼时一样,很直爽,开口问:“那天是你帮我们报警的吗?”

    段宁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好人有好报,谢谢您。”说完女人对着他鞠了一躬,跟着拉了下身旁的小女孩说:“贝贝,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小女孩很乖巧,脆生生喊到。

    “不客气。那我就先走了~”说着他已经朝楼宇前停车位走去。

    女人看着段宁的背影,嘴张了好几次都没喊出口,然后就看着他上车、启动离开。

    车里的段宁能感觉到身后那双殷切的目光,但他没有回头。大家非亲非故的,他又不是救世主,管不了那么多。

    而且说实话,他对这个女人观感不太好。

    被人扫地出门还赖在这里不走,无非就是想要分手费。但那个什么王文博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主,连雇人绑架这样的事情都干出来了,她居然不顾自己女儿的危险还敢过来,这就有点太自私了。

    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段宁自不会去说什么。

    ……

    游泳馆的价格同样不菲,一个月2000。

    要知道现在是2005年,江东上班族工资,普遍也就2000左右,甚至有的还不到。能花得起一个月工资来游泳的,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25米的短水道,段宁游了四个来回就感觉两腿抽筋、呼吸跟不上了。那种全身力气都被榨干的感觉,比跳蛙跳的时候还难受10倍。

    坚持着游到岸边,一个窈窕的身影“噗嗤”一声从他身旁跳了下去、溅了他一脸水。

    段宁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扭头看去,只见旁边水道里,一条矫健的身姿在水底快速穿梭着。

    “哗—”的一声,水底的美人鱼钻了出来,一个蝶泳朝岸边游去,等靠近后一个翻转,脚一蹬变成了仰泳朝段宁这边游来。

    同样是游泳,段宁是武装泅渡式的暴力美,美人鱼就如翩翩蝴蝶般的阴柔美,从欣赏角度来看,根本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划到段宁身边时,美人鱼转过了身子,靠在扶手上优雅的伸出了右手,段宁只感觉眼前一黑,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墨镜男递过来杯红酒。

    “真是太会装逼了--”

    段宁撑着不锈钢扶手爬了上去,走到躺椅边打了个响指,游泳馆工作人员过来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

    “帮我拿瓶82年的矿泉水。”

    “噗嗤--”泳池边正在小口抿着红酒的美人鱼,一下没忍住喷了出来。

    殷红的酒液很快在池水里晕染开,变成了朵朵粉红色的梅花。

    出了糗的美人鱼,转身朝那位“罪魁祸首”看去。

    对方正丝毫不以为意擦头发,坐下来后翘着二郎腿等“82年的矿泉水”,对于她的注视视若无睹。

    把杯子递给墨镜男,美人鱼扶着栏杆走了上来,哗哗的水流从身上滴落她也不管,从身旁人手里接过一条白色浴巾,裹住了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一步步朝段宁走去。

    风姿万千的坐下,女子招招手把工作人员也喊了过来,说:“帮我也拿一瓶8…82年的矿泉水。”

    不管工作人员一脸懵逼的样子,美人鱼冲着段宁递出了手道:“你好,elsa。”

    “又不是在国外,非要取个洋名。”心里腹诽了句,段宁输人不输阵,一本正经道:“你好,德玛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