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竹笋在老太太那里蹲点,蹲了一天都没有发现,夜里老太太早早的入睡,它又守了好一夜,她连句梦话都没说。『『 

    小竹笋也很无奈啊。

    它只是个弱小的生活系统。

    现在它能怎么办

    说起来,它还不知道大哥想盯什么,就是一句有任何异常,它哪知道她有什么异常都盯了一晚上了,还能怎么样

    可是大哥让它继续盯。

    小竹笋只能留在庆安堂了。

    老太太那边没有情况,倒是于成礼先按捺不住了,也许是清九对杨氏说的那些话起到作用了,这对年轻小夫妻一早来请安时,俩人之间的气氛言不太对。

    不,确切来说是于成礼脸色不太对,毕竟是个小偷,占用了别人的位置总会有几分心虚,一提到庶出,再说两句庶出身份低贱,听在他耳中就像说他一样。

    小偷嘛,听人说起,就容易对号入座。

    这不,俩人原本就薄弱的感情,现在就有了嫌隙,杨氏戳了他的心窝子,以后两人想修复关系也没那么容易了。

    清九将两人的情况看在眼里,脸上的笑容也真实了许多,她笑着说“今天来的早,就陪我一块用膳吧。”

    “是,母亲。”

    两人乖乖的入座。

    清九拿银箸夹起一个灌汤包放在于成礼的小碗里,还摆出一张慈母脸。

    “你经常在外面走,认识的年轻人也多,你那些同窗可有好的”

    “母亲怎么问起这个”

    于成礼夹起灌汤包咬了一口,东阳侯府的吃食,最好吃的都在正院,这灌汤包更是一绝,是宁清九出嫁时带来的大厨做的。老太太想吃也得打发人来正院请人做。

    “前些天你祖母提起如意丫头,她这个年纪是该相看了,再拖几年就该跟她姨娘一样了,明明是好人家的姑娘,偏要自当下贱给人做妾,生下的儿女也是低贱的庶出。”清九还一副为于如意好的样子。

    于成礼眼里的笑意马上就消散了。

    就连一惯美味的灌汤包,也食不知味了。

    呵,又一个庶出低贱。

    他不敢看清九,就抬头看了杨氏一眼。

    杨氏当然是顺着清九的话说,她自己就是堂堂正正的嫡出,如今嫁了人又身为正室的,哪个看得上庶出

    一听婆婆的话,她简直不能再赞同了。

    “侯府小姐就算是庶出,也没有上赶着给人做妾的道理,到时候侯府的脸面也别要了。”杨氏马上来了这么一句。

    庶出这种玩意儿最好别有。

    当然了,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想想。

    男人没一个靠得住的,她和于成礼刚成亲不久,刚开始是有过蜜里调油的时候,可惜没到一个月,他就进了通房的屋子。

    再后来听了婆婆的话,她的心就更冷了。

    昨晚她不过是提了一嘴庶出子女,他就甩脸色给她看,半夜里从她被窝里起身走了,又去了通房屋里过夜。

    杨氏的脸面也挂不住了。

    今天一早,他又提出几位通房该有个名分了。

    呵,要给几个通房名分,还让她来跟婆婆说。

    这算什么男人

    清九又看了看杨氏的脸色,这位像是憋着一股气,她也给杨氏夹了个灌汤包,“罗姨娘为了给人做妾,熬到十八岁。如意丫头肯定不行,她若想给人为妾,先绞了头发上去庙里当姑子吧”

    于成礼用力捏着手里银箸。

    庶出的身份,是他一辈子的污点。

    就连他这位惯来雍容大度的母亲都瞧不起庶出,更何况外人还好只有几位至亲知道,否则他就要抬不起头做人了

    他强扯出一丝微笑,转移了话题。

    “母亲不是在问我的同窗吗”

    清九也顺着他把话题拉回来了。

    “你那些同窗可有好的我在外面也只是通过各位夫人,才能知道谁家有好儿郎,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嫁人是一辈子的大事,如意丫头虽是庶出,好歹叫我一声母亲,她平时里又是个听话的,我也想给她找个好夫婿。想问问你,你那些同窗可有合适的”

    听了这话,于成礼倒是松了口气。

    他这位母亲向来大度,对庶出也不错。

    罗姨妈再怎么碍她的眼,她还想给于如意找个好夫婿,他若是她亲儿子那该多好

    可惜,出身是无法改变的。

    他抬错了胎,没能投生在她肚子里。

    于成礼压下心里那道遗憾,低声道“让我现在说,我也说不出口。我回头整理一份名单,把他们的情况都写下来。给人相看这种事,还是要交给母亲。”

    于如意是他亲妹妹,她能嫁个好人家,他心里也高兴。

    清九道“不急,你慢慢整理。她现在年纪尚小,可以慢慢相看。”

    先给于如意找个好郎君,给她无限希望,等到东窗事发,再让她眼睁睁看着一切落空,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从充满期待,再到空欢喜一场。

    光是想想就挺绝望的,更何况这不是一般事,而是决定她一生命运的婚事。

    在这个时代,婚事能决定女人一生的命运,嫁得不好这辈子只能陷在火坑里爬不起来,根本没有第二次机会,想回头都不可能。而婚事,掌握在父母手里,自己无权选择,只能听从安排。

    于如意不是很能耐吗

    她活活气死了于成光,清九倒要看看,到时候于如意又会是副什么嘴脸。

    可惜杨氏与于成礼不知道清九的心思。

    于成礼是觉得母亲太好了,可惜他不是她儿子。

    杨氏想着于如意是个听话的,所以婆婆放她一马,她跟在婆婆身边多学着点。看婆婆现在的生活有多舒心就知道了,小妾说在自己的院子里不敢招惹她,庶出也一个个乖乖听话,听话的就给点甜头。

    至于不听话的,呃侯府没有。

    杨氏更是觉得婆婆手段了得,希望未来的她能过得婆婆现在的生活,地位稳固,儿子又孝顺,老太太满意她,侯爷也敬重她。

    所以,斗小妾有什么用

    还不如把孩子养好,再抓牢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