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三队队长猛地顿下身形。.『.

    他眼睛紧盯着权谨的背影。

    恍然之间。

    队长好像看到了二十年前,屹立在军区战机顶端。不怒自威,笑容里永远缺少点感情的王者。

    “x......”队长下意识地低喃出一个英文字母,可刚出口,他又猛地反应过来。

    小主已经回不来了。

    -

    “砰!”

    军营办公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权谨的身影猝不及防出现在正门口,她眼睛直视前方,从她的瞳孔里,可以倒印出......办公室内临时安置的病床上,躺着一名男子。

    看外表,大概二十七八岁。

    心脏正中央的位置,被激光横穿而过,血肉模糊,看起来格外惊悚。

    “我怎么会......”

    权谨有些好笑地看着那个没了生命气息的男子:“怎么会教出,你这么蠢的人!”

    她没死!

    但是权谨不能说啊!

    一个普通人救回五队队员,能获得全军区的信仰和崇拜。可若她是封疆之主,不管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好事,那都是理所应当!

    这就是令人无能为力的人性!

    两万点生命值还没聚齐。

    权谨怎么敢暴露身份,去葬送这全军区的信仰?

    “导师!”

    “不行,总部长好像已经没有脉博跳动了。”

    房间里,一名老者和几名医术学员替病床上的总队长把脉,想要将总队长强行救回来:“导师,心脏也没有跳动。”

    “......”

    老者听到学员的话,额间直冒冷汗。

    他正想说什么,门口就响起了一阵阵脚步声,三队队长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在看到病床上的总队长时,心脏蓦然停止了跳动。

    “总队——”

    三队队长跟疯了一样地冲进去。

    死死地盯着总队那惨白的脸:“你踏马别吓老子,你快醒过来,你怎么可以这么窝囊!”

    “你醒过来啊,妈的!醒过来!”

    总队长怎么会死呢?

    不会的!

    一定不会的。

    三队队长抓着老者的肩膀,害怕和惊慌地道:“药老,你快救救总队,你不是封疆医术最高超的人吗?你快救他。”

    “小主已经不在了,他要是死了,那些军员怎么办,他们怎么办......”

    老者用力争脱了队长的手。

    严肃地开口:“你先冷静。”

    “总队长离死亡还不到两个小时,虽然是击中了心脏的致命点,但还是有百分之三十的机会,救回来。”

    百分之三十?

    队长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地喃喃着:“也就是说......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总队会死。”

    “对吗?”

    队长抬头看向老者,接到老者沉重点头的一幕。

    队长握紧拳头。

    轰——

    重重地砸在地板上,地板上开裂,全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裂痕。队长就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头,满脸自责和悲愤。

    “不,不行。”

    “百分之三十绝对不行,药老,能不能再高一点,至少.......至少一半的概率。”

    三队队长用恳求的语气说。

    可得来的;

    却是老者立马否定的话:“一半的概率根本就不可能!整个封疆,恐怕除了我之外,还没有谁敢说出百分之三十这个可......”能。

    谁知。

    老者出口到一半的话,立马被大门口传来的那道女声给打断。

    那声音自信傲然,带着铮铮有力的威严:“交给我,我有百分百的把握,他能活!”

    -

    [下一章,23:50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