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的神罚在死间中进行。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抗莱战争期间,中亚民国在南都保卫战中失利,当时的首都“南都”,于公历37年12月13日彻底沦陷。而后,东莱陆军中将、东莱军参谋部课长的武藤下令:东莱军可随意在东都市内宿营。进而,侵亚东莱军于东都及附近地区进行的长达6周,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大屠杀和奸淫、放火、抢劫等血腥暴行开始了…;…;

    此时,从“死间”出来的死囚武藤,已经躲过了多次东莱兵的追杀。现在,他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南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让他最苦恼的是,为什么眼前这些东莱士兵不认识自己?为什么自己说不出话来?为什么这些兵要把自己和那些“支亚人”一样对待?

    但是此刻,没有人会给他解释为什么,因为他正在和上万的“亚国”人一起,被东莱士兵推入一个早已挖好的深坑。他们这是要活埋了自己!武藤奋身想要逃跑,但当看到一些正在逃跑的“亚国”人被射杀时,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绝望地跳入了深坑之中…;…;

    同样苦恼的还有松井,原本曾经是事件负责人的他,却吓得尿了裤子。在南都的另一边,松井跟武藤所遇到的情况差不多,但是更糟糕的是:两个中岛部队,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低级少尉,居然在中岛朝吾这个混蛋匹夫的怂恿下,开始了“百人斩”的杀人竞赛!而自己却是他们杀满100人的对象之一!

    这两个畜生不是早已经被枪决了么?松井心中暗骂。

    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现在这两名曾经威风一时的“南都大屠杀”负责人、“南都大屠杀”执行者,在此刻,才是真有体会。

    土没过了头顶,在断气的那一刻,武藤心中喊出了“东皇万岁!”而杀人竞赛中,杀红眼的“选手”井敏、野田,也同时把杀戮的“屠刀”挥向了松井…;…;

    死间外,红灯连续亮起,松井、武藤的刑罚依次结束。但是罪恶的消灭仍在继续…;…;

    公历31年9月18日夜,在东莱军安排下,铁道“守备队”炸毁了柳条湖附近东莱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栽赃嫁祸于“亚国”军队。后东莱军以此为借口,炮轰了亚国东阳北大营,此次事件被称之“九一八事变”。次日,东莱军侵占了东阳,又连续占领了东北三部。直至公历32年2月,东北部全境沦陷。而后东莱在此东北部,建立了“伪满国”傀儡政权,这次也是侵亚战争的开始。

    而此时,9月18日当天夜,东阳北大营。胆小如鼠、贪生怕死的板垣征从“死间”走出,大营内外枪声阵阵。很快,东北部军最精锐的第七旅,便相继惨死在东莱军的枪口之下;同样被打成筛子的还有正准备逃跑的板垣征,手上的表带脱落,时间静止于9秒。

    然而,这一切的发生,竟然“归功”于上峰的“不抵抗政策”。当北大营遭到进攻时,由于是周末,留旅的最高指挥官是参谋长镇藩上校。在枪炮声中,他向东北部边防军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请示应急办法。

    而面对镇藩的请求,荣臻说了一句“经典”至今的话:“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就因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命令,所有第七旅的精锐战士们皆成为了“枪下冤魂”。

    不抵抗的命令,封锁了“亚国”自卫的脚步,偃息了反击的枪声。这一天成为了亚国的国耻,是中亚民族永远的悲剧。

    死间外,红灯闪过,板垣征也在21秒时结束了他的生命。下一刻,杜冷丁及所有监刑再次把视线望向“死间”。

    作为东莱国对侵略“果实”的保护者,“伪满国”政府办公室。傀儡皇帝“傅仪”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瞅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新任东莱内阁外相----广田弘。

    今天对于广田弘来说是个格外开心的日子,因为在未来几小时内,“亚国”将于“伪满国”完成通车。这样对于国际默认东莱“合法”占领“亚国”领地,将又是一个“伟大”的筹码,这一“举措”的成功使得他心情大好。此时,他惬意的靠在沙发上,慵懒地翘着二郎腿,放松着这些天和“亚国国民政府”交涉的疲乏。

    但是此刻,最痛苦的要数“死囚”广田弘。在即将通车的铁道上,广田弘不知被何人捆绑着横放在铁道中央。

    随着通车的“成功”,火车呼啸着从前方开来。“咯噔!咔擦…;…;哐珰哐珰哐珰哐珰…;…;”,从铁路驶过,向远方疾驰而去。

    铁道上,战犯广田弘的身体,被肢解在了一旁,有些部位已被碾压的粉碎。此刻,空气中皆弥漫着浑浊的血腥味。而广田弘的生命在这一刻,也彻底画上了句号。

    死间外,红灯亮起,而后灭掉。同时灭掉的是,他这一生的罪恶,铁轨旁,断手上的表,倒计时永远停留在了14秒的位置…;…;

    杜冷丁看着手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3分钟。看来还剩下30秒的时间,他伸了个懒腰,起身向众国监刑示意,“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厕所中,正在小解的他调侃着:最后一个,我一泡尿的功夫总该死了吧?

    二战期间,同盟国缅国首都仰光。此时,正在发生着惨无人道的仰光大屠杀,而对象大多是缅国百姓、在缅亚国士兵和央国士兵。对于已然投降的盟国战俘们,东莱军所做的,是残忍的虐待和屠杀。

    公历44年10月份,这是给缅国人民带来沉重灾难的一个月,是人类发展文明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而这一切,则出自于东莱驻缅方面军司令官,东莱陆军炮兵专家,人送外号“机器人”的----“木村兵”之手。

    10月份初,战争的持续,缅国溃败。此时战战告捷的木村兵,无不得意地准备一鼓作气,消灭在缅的“亚国”远征军,他阻隔了远征军后方于“亚国”的对外交通。可是,这次他却再没有前番的那般运气了,在“亚国”远征军的猛烈打击下,木村兵所率的侵缅东莱军损兵折将,光战死的就有1万余人。

    大本营的他灰头土脸,颜面无存。恼羞成怒的木村兵把满腹的怨气,撒在了缅国的俘虏和平民身上,并对他们实施了凶残的虐待和杀戮。而在“大屠杀”被杀戮的人群中,刚从“死间”走进来一脸迷茫的死囚木村兵,便在此其中;眼看着,正在屠戮百姓、自己曾经的下属次官,拎着“屠刀”走向自己时,他瞪着眼睛指着自己曾经的下属,开口怒骂道:“啊啊啊!”

    这时,木村兵才发现不能说话了。但是,更让他生气的是,对面这几个自己提拔上来的人居然“装作”不认识自己;更可气的是,他们竟然要杀自己!

    木村兵脸憋的通红,只感觉自己一个怒气攻心,一口血如利剑一般喷了出来。他浑身不住地发抖,眼前逐渐模糊,身体慢慢失去了平衡,一口气没上来,向后直挺挺地倒了过去。

    最后,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位威风辉煌一生的“缅国屠夫”,驻缅方面军的最高司令官,东莱军人最高名誉的大将----木村兵。结局,居然是被自己活活气死的,而这可笑的死法在此之后多年,一直成为了国际世界的笑谈。

    而他曾经的那几个次官,举起“屠刀”的手,也停在了半空,皆纳闷道:“这人胆子也太小了,还能被直接吓死?”

    杜冷丁从洗手间走出。而此时,“死间”大厅红灯再次泛起,木村兵5秒的“行刑”随之也宣告了结束。至此7名二战中罪恶昭著的甲级战犯,全部伏法!

    随着本次行刑的结束,“特批”宪兵队在护送多国代表的过程中全部撤退。而经过杜冷丁“清扫”之后的战犯尸体,也依照着程序流程,被秘密运往了“东莱”莱滨市西区的文保火葬场焚化。

    为了不给东莱军国主义分子留下可作悼念的遗物,骨灰被特文军用军舰载于100海里以外,弃之于波涛汹涌的大平洋上。

    傍晚时分,杜冷丁从“死间”看向窗外。狂风呼啸,骤雨大作,闪电撕裂了黑奥斯大陆的黑夜;黑奥斯大陆上,家家户户在点点灯光中,过着茶米油盐般平静的生活,好似没有发生过大战一样。

    冰冷的雨水,透过窗户敲打在杜冷丁的脸上。本应该萧索的他,此刻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窗外灯火通明“家”的小温暖,此刻流淌在杜冷丁的心房。但笑容的背后,他在不经意间,却悄悄留露出了一丝丝小小的渴望。但,随之转瞬即逝…;…;

    日子一天天过着,杜冷丁也恢复了平常的生活,零星处理着几个国际案子,反而成为他平淡生活外无聊之余的陪衬。大陆上,在瞎婆婆以后,再没有任何人真正的了解过他,但是天生寡性的他也乐得这样自由自在。

    或许只有杜冷丁自己才知道,他心中最渴望的是什么。而在以后未来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希望世界的罪恶越来越少吧!也希望未来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吧!最后,他是这样想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