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轩懒得理他,飞身进入了雷渊之中。

    看着还与记忆之中并没有多少变化的地方,赵玉轩心有感怀,记得那时候雷鼗前辈说他被妖族大妖暗算,自己答应他有机会会为其报仇,只是他现在雷鼗分身的修为不高,还无法触碰到雷鼗封印在传承中的仇人名字。

    慢慢的收起感怀,赵玉轩神识向四周扩散,雷渊四面环山,渊中更有山峰九座,排布之势,也是巧夺天工,最深处倚靠的更是一条绵延无穷的山脉,有飞瀑落于渊内,若是用心规划一番,确实是一处盛景,开宗立派也甚为合适,虽然灵气充裕,但是如东寡真人所说的那般造化钟神秀,却是有些过了。

    “嘿嘿,你小子看不出此地的神妙来吧?”

    东寡真人的声音想起。

    赵玉轩心想他应该不会拿这个开玩笑,当下也不回答,而是双目紧闭,知微诀运转,用心感知起来。

    纤毫毕现,一寸一寸的感知,几乎是扫过了这雷渊中的每一寸地方,但是依旧没能看出端倪。

    “还请真人赐教。”

    赵玉轩也不是那种死逞强之人,既然自己找不到,求助东寡真人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哈哈,你随我来。”

    见赵玉轩谦虚请教,东寡真人也没拿什么架子,心情大好之下,带着赵玉轩飞向了最里面一处飞瀑前,在瀑的顶端,苍松林立,二人落在其上。

    “你且在此处感知一番。”东寡真人故作神秘的道。

    赵玉轩虚立于苍松之巅,神识渗入雷渊之中。

    这一刻,他终于感受到了和之前的不同,山谷里充盈的灵气以此瀑布为始,恰似长龙入渊,在雷渊之中盘恒旋转,九峰更是灵气聚集之地,尤其是离瀑布最近的这处山峰,灵力浩荡,似取之不竭。

    在雷渊的深处,原本看上去无奇的地脉此时在灵气的氤氲之下,流光溢彩,似有一条隐隐诞生的灵脉,或者说像一条游龙,更是在瀑布的正下方,龙头抬起,栩栩如生,似乎下一刻就要破土而出,一飞冲天。

    “果然神妙,就是这里了。”

    赵玉轩大为赞叹,他相信东寡真人定不是一来就恰好到了这特殊的地方,他定是能够看穿其中的玄机,看来做为太素界第一人,确实有他了不起的地方。

    赵玉轩将消息通知了吴亚,让他采购宗门建设的材料,又让向希茜他们寻找一些工匠过来。

    赵玉轩要在此处布置符阵,东寡真人不愿久留,破空离开。

    他先用符阵将这处能看出雷渊玄妙的地方围了起来,再在渊中四壁上刻画符纹,有了之前在太刑界那次布阵经历,他对大规模的符阵布置更得心应手,在叶符宗众人前来之前,他已的足迹已经遍布了整个雷渊之地,在每一处地方都留下了玄妙的符纹,这些符纹看上去杂乱无章,远远望去,又好像浑然一体。

    吸收这渊中的灵气,光芒流转片刻后,这些符纹又归于平静,最终慢慢的隐匿在了山石草木之中。

    这符阵具杀伐攻防一体,是以空间为题而做,每一笔符纹都交织着赵玉轩对空间的理解,他对空间力量的运用可谓是炉火纯青,这符阵激发之后,就算是化神巅峰修士也未必不能斩杀。

    数日后,华宇文、华宇恕两兄弟带着建筑材料出现在了此处,二人对赵玉轩崇敬万分,赵玉轩的手段何等了得,往来太素界与太刑界之间,这些事他们是知道的,这已经是站在了这个世界顶端的力量。

    而且自从他们加入了叶符宗,修炼资源和功法法宝就没有缺过,他们很享受和满足现在拥有的一切。

    就在材料都齐备,只需等向希茜他们找来工匠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原本答应参与建设叶符宗的工匠们纷纷抱恙称无法前来,尤其是那些建筑大师,有的是找不到了,找得到的也拒绝了叶符宗的邀请。

    这让向希茜感觉到有人在针对他们,只是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赵玉轩有些恼怒,他需要尽快前往太刑界,本不想在太素界久留,只是想开宗之后让自己的人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却没想到有人会从中作梗。

    哪有时间去在此事上多耗,就在他想要去让分身前往其他地方寻找建筑大师的时候,却突然收到了赤炼宗的讯息。

    赵玉轩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糊涂,怎么把赤炼宗给忘记了,他们宗门虽传承的炼器一道,但是在筑城建筑之上依旧造艺非凡,凭两家的关系,找他们来帮忙岂不是在好不过。

    正如赵玉轩所料,赤炼宗的袁崖柏掌门联系自己也正是因为此事。

    总算是放下心来,有赤炼宗帮忙,在找一些散修帮工,宗门的建设定用不了多少时间,至于从中作梗的人,赵玉轩现在不去找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自己也会浮出水面的,自己的叶符宗有两个化神期坐镇,再加上和神女门的关系,相信在这太素界也没有几个势力会给叶符宗造成麻烦。

    韶光郡与坋郡虽然接壤,但是坋郡没有传送阵,要等赤炼宗乘坐飞梭过来也费时间,赵玉轩干脆在空中打开空间通道,瞬移而走,直接去赤炼宗接人。

    显然赤炼宗也早有准备,赵玉轩才到赤炼宗门外,弟子通报之后,袁崖柏便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了山门处迎接。

    “袁大哥,你这头发?”

    赵玉轩也算是明知故问了,袁崖柏看上去比之前更苍老了一些,想不是没能勘破化神之道,让他有些心灰意冷吧。

    “突破无望,寿元也无多了。”

    袁崖柏苦笑一声,虽然尚有几百年的寿元,但是对于修士来说,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也许就在闭关的弹指之间。

    “袁大哥不必气馁,或许小弟有办法助大哥突破修为。”赵玉轩不忍看到他这样迟暮消沉,给了他一个希望。

    “赵师弟,你说的是真的?”

    袁崖柏原本有些暗淡的眼中绽放出一道光芒。

    “嗯,或许有,只不过这种方法有其弊端,进入的化神期也未必是真的化神期,实力不如化神期,而且以后若无机缘就可能再无寸进了。”

    赵玉轩说的这个方法就是圣火教用世界树和圣火研究出来的手段,这种手段是以他人生机与鲜血构筑,有伤天和,赵玉轩自然不会如此伤心病狂,但是在灭杀太刑界绝地中那个主导世界树研究的修士后,在他的身上得到数颗丹药,据奇平与韩宏文辨认,这就是圣火教强行提升修士修为的丹药。

    “如果师弟真又这般手段,还请帮帮愚兄,靠自己修炼,我已经无望了,是资质也是道心,都不够了。”

    见袁崖柏期盼中隐藏的苦涩,赵玉轩看到了一张修士在大道面前的心酸。

    “嗯,既然如此,你且随我一起过去,只是此事也有陨落的危险,你要做好准备。”

    “无妨,我愿意一试。”袁崖柏目光坚定,显然是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