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吹,草横斜,三尺青锋,一骑白马驮着两人。

    男子身体有些消瘦,脸上呈现病态的惨白,女子坐在男子的身后,生得是花容月貌,脸是偶尔浮现的两朵红霞更让绝世的容颜平添了三分娇媚。

    只是男子似比这寒风还要冰冷,一言不发,偶尔眼中闪烁些许寒光。

    这男子正是赵玉轩与魏国的假公主,她的名字叫......柳鸢。

    赵玉轩之前从未见过这个女子,但是这个名字却在他的那个梦里出现过,记得那是一个可怜的女子,一如身后的这个柳鸢。

    两人都是倾国的绝色,都是不幸的人生,就连声音都有些许相似,这让赵玉轩有时候分不清梦幻与真实。

    任白马奔腾,他们都没有方向,无论是魏国还是吴国,他们都不能再以原来的身份出现。

    老马识途,一路走走停停,半月的时间,他们来到了曾经的起点,那个叫宁肃的边城,这段时日,二人都过得比较凄苦,经常食不果腹,若不是在这塞外多年的生存,又哪里能辨别草根活到现在。

    一路颠簸,哪怕赵玉轩体质向来很好,伤势愈合得也非常缓慢,现在离开马背依旧需要人搀扶。

    边城曾经是他的城,在这个城里面,他们切磋比武,他们对酒当歌,哪知道那简单的一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回到这里。

    他很想放声大哭,又想宁酊大醉。

    但终究他什么都没做,将马儿在城外赶走,二人略作乔装,便进了边城。

    边城的戒备比赵玉轩在的时候还要森严,在城门处还有赵玉轩不认识的巡逻守卫,赵玉轩现在的情况无法跋涉那些穷山恶水,只能冒险进入城中。

    “你们俩是什么人?”本已经随着人流过了城门,却不料背后传来一声询问。

    赵玉轩二人心中一突,缓缓的转过身,一个手持长枪的士兵正冷冷的看着他们二人。

    “回禀官爷,我们是走江湖的镖师。”赵玉轩脑中转动了一下说道。

    “镖师?你身上的血腥味如此浓郁,不是普通的镖师吧?”

    赵玉轩的战甲在柳鸢为他疗伤的时候就已经卸下,里面染血的衣衫也清洗过两次,但是那种战场中带下来的血腥肃杀,半个月的北风依旧没能完全吹散,对气机稍微敏感的人隔着很远就能感受得到。

    “最近草原上多了很多的流匪,我们遇到了一伙有三十多人,个个身手了得,镖也丢了,就剩下我们二人得以逃生。”赵玉轩说道。

    “你能逃生,那她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也能毫发无损的在流匪截杀下逃走?”

    “他是我们镖行的主顾,我们跑死了一匹马才逃走,奇怪的是他们劫到货后并没有追赶我们,不然也回不到这里。”赵玉轩似有些后怕的说道。

    “你们是哪里的镖师?”

    “南湖那边的,一直跑的这条线,这里的官爷我都认识几个。”

    赵玉轩说的这个地方是魏国中部一个地方,被称之鱼米之乡,那里物产丰富,倒是有不少人将南湖的大米运往吴国贩卖,这一路路途遥远,在南湖向来镖行盛行,这般说来确实说得过去。

    “你都认识哪些人,说出来听听。”这士兵不依不饶,定要证实一般。

    “有的叫不上名号,比较熟络有刑西、修杰二位官爷。”

    赵玉轩平静的说道,这两人只是他手下的营长,功夫也上得台面,爱好结识江湖豪杰,更是在江湖同道中有个乐善好施的义名,基本上每月的俸禄都花在了和来往的江湖人士结交上。

    他们二人一个是被长枪捅了个透心凉,一个是在赵玉轩面前被劈飞了半个脑袋,赵玉轩永远也忘不了自己手下这些将士们的惨状,当说出这两个名字的时候,他平静的面庞下,心中却在滴血。

    士兵点了点头,最终还是将二人放走。

    赵玉轩不欲在边城里多留,但是他的伤势却不得不修整几天。

    这里的一石一土都是那么的熟悉,都是那么的刺痛。

    柳鸢兑换了一件普通的首饰,够他们两人在这里生活几天,五天过后,在客栈内的赵玉轩脸色终于红润了一些,在柳鸢的照料下,伤势也好了很多,只是他终日站在窗前,凝视着边城不言不语。

    柳鸢没有去打扰他,她知道他此时的内心承受着怎样的煎熬,这个是个无助的英雄,让人怜惜。

    这几日关于吴国杀害魏国公主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在这个消息中,充满了吴国人的自大与对魏国的侮辱,各地将领纷纷请命,北伐吴国。

    横征暴敛变得顺理成章,整个魏国不允许出现不同的声音,民众的苦楚也被牵引到了吴国的身上,一场空前的民愤就这样举国爆发。

    “朝廷......”

    赵玉轩轻声念道,简单的两个字让他念出了无尽的沧桑。

    几日后吴国也传来了消息,消息称魏国为了嫁祸吴国,派人刺杀本国的公主,吴*人拼死相救,可惜只救下了一干丫鬟仆人,这些丫鬟仆人也众口一词的指责魏国的残暴,甚至有谣言称赵玉轩所带的那只军队就是杀害公主的凶手。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各执一词的檄文骂战让阴谋的真相一点一滴的暴露在了阳光下,所谓大义是那样的可笑。

    没有大义,一样可以以侵略者的身份发动战争,原本柳鸢的父亲定于秋后问斩,但当其用鲜血在狱中写下千字的失道书劝说魏王后,魏王只看到“失道寡助”四字时便龙颜大怒,当晚赐下毒酒,一代忠良惨死狱中。

    柳鸢如失了魂一般,赵玉轩却不知如何安慰,就像柳鸢之前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一样。

    “我是一个男人。”

    他觉得自己应该主动一些,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肩膀,客栈的门便被人一脚踢开,他轻拍向柳鸢的手反握住了那三尺青锋。

    来人有数十之多,脸上都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寒光闪烁,几柄长剑向赵玉轩二人刺杀而来。

    “叮叮叮叮!”

    赵玉轩的剑简洁凌厉,轻松挡住了四人的攻势后顺势一挑,将绕到他侧面的黑衣人面巾挑飞。

    来人匆忙转身,赵玉轩还是看清了他的脸,这个人他见过,正是城门处叫住他盘问的那个士兵。

    攻击没有停下来,那些士兵伪装的黑衣人似乎招招都欲置赵玉轩二人于死地,他的伤势未愈,柳鸢又毫无还手之力,既然对方藏头露尾,他就决定不再慈悲。

    手上的剑如长了眼睛般,似乎只是随意的几击,却连续在四名黑衣人喉咙上留下一道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