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今日真要陨落在这里?”

    赵玉轩心中苦涩,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他还有很多人放不下。

    当真是每逢绝境峰回路又转,他已经筋疲力尽的时候,向他呼啸而来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这个空间裂缝可以共几人通过。

    “或许这就是我的生机所在。”

    赵玉轩决定赌一把,通过这个裂缝进入多维空间,在进去的瞬间打开空间通道,多维空间内应该不会再受到此处空间禁锢的影响,只要不在其中碰到空间乱流那些危险,打开节点就能逃出生天,只是不知道出来的地方会在何处?

    但是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手心扣着一张随机传送符箓,在空间裂缝过来的瞬间,赵玉轩身形跳起,一个猛扎,就进入了空间裂缝后面的多维空间中。

    昏暗的多维空间赵玉轩进入过无数次,这一次却是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环顾四周,正前方一阵罡风离自己不足五丈,上边还有几道细小的空间裂缝要经过自己站立处。

    赵玉轩哪里敢耽搁,双手掐诀,随机传送符被激发,一个节点被打开,赵玉轩心中一喜,果然天无绝人之路,不做犹豫,他身形一动,便从打开的节点处逃了出去,随着他的身影出去的还有几道罡风。

    从节点出来,外面正在空中,体内残存的灵力,让他飞行都几乎难以维持,跌跌撞撞的下坠,正因为这一个乏力的踉跄,跟着他一起出来的罡风才只与他擦肩而过。

    但这依旧不好受,本身就已经少了一块血肉的手臂更加血肉模糊。

    赵玉轩惨叫着下坠,身形在空中一顿一停,在离地三丈处身形再次顿了一下,灵力彻底枯竭,余下的三丈他就那么直挺挺的摔了下去,好在下面是萋萋芳草,不至于被摔得脏腑出血。

    就那么动弹不得的躺了半柱香,赵玉轩眼珠子才稍微转动了一下,这次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这是哪里?”

    赵玉轩慢慢的坐了起来,牵动受伤的身体龇牙咧嘴的从戒指中拿出一把疗伤丹药,吞的用的,胡乱给自己疗起伤来。

    一边疗伤一边环顾四周,却发现这里似乎格外奇怪,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似掉入了梦中。

    这里很安静,地上绿草如茵,像是一望无际的草原,白云蓝天,没有太阳的天空却那般干净明亮。

    只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异常,更诡异的是虽然没有参考,赵玉轩却感觉到一种慢,就好像没有时间流逝一般。

    “管他这是哪里,先将灵力恢复了再说。”

    只有有了自保之力,才能去探索,趁着这里看上去没有危险,他决定先恢复灵力。

    当他将空间符箓拿出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无法打开,掐诀激发符箓,只是在空间中留下丝丝涟漪。

    “怎么回事,为什么戒指中的东西可以拿出,空间符箓中的却不可以?”

    赵玉轩百思不得其解,再次尝试了数次后,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灵力枯竭,伤势惨重,出又出不去,这是何等的绝望?

    就在赵玉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天上一朵白云突然动了起来,就那样从天而降,看似缓慢实则奇快无比,眨眼间就到了赵玉轩的上方,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跑不出白云笼罩的范围。

    “我命休矣!”

    白云将要碰到他的一瞬间,赵玉轩在心中默默想到,但是下一刻他却吃惊起来,死亡并没有来袭,白云之中温暖舒服,他感觉到了沉沉的睡意,想要强撑精神,眼皮却慢慢的塔拉了下去。

    均匀的呼吸声传出,静谧而安详。

    白云如润物细雨一般一点点的滋润着赵玉轩,他是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肉芽,直到恢复成光滑的皮肤,他的经脉之中灵力慢慢的充盈,除了经脉,灵力空间内也逐渐被白云化作的灵力填满。

    当白云化作的灵力掠过灵力空间那株三世红莲时,在那里形成了一个灵力的漩涡。

    这株三世红莲还是冒充德胜商行的三公子与司徒晚晴一起进入小世界的时候得到的,因为后面一直在奔波之中就没有使用。

    三世红莲上方的灵力旋转越来越快,天边所有的白云都被牵引而来。

    当灵力浓郁到极致的时候,三世红莲的三片花瓣开始缓缓的燃烧起来。

    远在太素界的雷鼗分身与厄运分身同时倒地不省人事,好在都在闭关之中,没有人发觉。

    赵玉轩只感觉头有些痛,好似睡了很久,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变成了仙人,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梦中的场景是如此的真实,让他分不清真假。

    就在此时,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请状元郎!”一声唱喏在外边想起,随即是连连叫好之声。

    “轩儿,你怎么还没起来啊,你知道吗,你考中了。”

    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门被打开,虽然脸上皱纹与头上的白发与记忆中的那个女人不一样,但是赵玉轩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妇人是谁。

    “母亲?真的是......是您?”赵玉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只存在他记忆中的人现在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是我还能是谁啊,轩儿,你不会是读?娘都不认识了?”

    “母亲,这是哪里,外面怎么回事?”赵玉轩只感觉头晕晕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你考中了,现在是状元郎了,将来要当大官了,外面是官府的人来通告,你快快洗漱洗漱,别让人久等了。”

    赵母说完便出去招呼了,赵玉轩却一脸迷惑,自己什么时候参加考试了,还高中了状元。

    稀里糊涂的走了出去,不知是谁将一件大红的衣服套在了他的身上,一朵大红花戴在了他的胸口,接下来的相比于梦中的飞天遁地更像是一场梦,本应春风得意马蹄疾,赵玉轩坐在马背上却恍恍惚惚目光呆滞,走马观花的一天就这般过了,乡里邻家各自散去,回去免不了对自家的娃儿勉励一番,官家的人留下了一封文书后也踏马离开,赵玉轩感觉这一切是那么不真实。

    看着圆滚滚的父亲满面红光的走了过来,赵玉轩还是不敢相信。

    “轩儿啊,走,咱爷俩喝两杯去,你可真是给我们老赵家长脸了。”赵村富喜笑颜开的拉着赵玉轩道。

    “爹,我怎么感觉有些迷糊呢,我肚子有多少墨水我自己有数,怎么就成了状元了?”赵玉轩确定自己不通经义不懂文章。

    赵村富一愣,回过头愣愣的看着他,半响,他一巴掌拍在赵玉轩的后脑勺上。

    “你小子故意气我是不是,让你跟我学个诗书都不愿意,还考文状元,你是武状元,你这些年去了外面学本事,一回来就一路过关斩将,直到上个月在皇城的演武场胜了刘将军的公子,一举成了武状元。”

    赵村富唾沫横飞的说道。

    赵玉轩只感觉脑袋中的思绪飞速回归,父亲说的事情变成连贯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脑海,原来自己早年拜在了流云武馆中学习拳脚,后面又得到了高人指点,武学天赋过人的自己才二十出头已经是少有的武学大家。

    所谓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自己正是赶回来参加魏国的大朝试才一举成为了当今的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