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全虎的战斗,赵玉轩终于感觉到了一种有心无力,几乎越斗下去就越被压制得厉害,虽然全虎只是依靠战斗的本能,但是那样的力量让赵玉轩不敢硬抗,一味的躲闪与偷袭对于此时的全虎来说根本无用。

    “看来只能如此了!”

    赵玉轩眼中闪过一丝坚决,雷遁闪烁,赵玉轩飞速后退,似乎要逃跑,而全虎眼中只有赵玉轩,自然是紧跟不舍。

    全虎的速度已经不下于全力以赴的赵玉轩,感受的体内已经不多的雷源,赵玉轩心一横,在身后凝聚出数十张雷网。

    全虎的身形在第一张雷网的时候没有丝毫停顿破网而出,在第二张雷网的时候有了一丝停顿,而被他突破的第一张雷网又反向缠绕到了向虎的身上。

    第三张,第四张,第五张......

    终于在第九张的时候,全虎铁塔一样的身体被雷网捆了个结结实实。

    暴怒的全虎全力挣扎,如茧一般的雷网随着他的呼吸起伏,似乎随时会断裂。

    赵玉轩并没有借着这个机会逃跑,而是折返回来,手中出现了一张熟悉的符箓。

    封印之符,赵玉轩的符箓之始。

    对于超越元婴期的存在,赵玉轩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他封印住,但是他想要一试,或许能找到对付这种半人半尸的弱点,因为这不是他赵玉轩一个人的战斗,而是整个太素界的战争。

    封印漩涡起,一股牵扯之力笼罩住了全虎,赵玉轩的双手在颤抖,脸上的颜色越来越白,随着牵扯力越来越大,赵玉轩的五官慢慢涣散,最后全身只剩下一个人形的轮廓。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