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倒不是故意邀功的,我只是觉得的这样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人来处理。    我就是这样的专人。    特别是虎剩,简直是专人中的专人的。    至于,文复国能找到彭华,这肯定也是得到了上面的一些计划以及安排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找到彭华的。    也许,上面一些人知道我没死,和彭华在一起,所以呢,就来找我出去办事。    这是我的想法,也是一种阴谋论,可是,这样的阴谋论是很实际的。    “哦,你做这样的事情?”文复国似乎不什么相信的样子端倪我。    ‘别看我瘦,别看我年轻,但是,我杀人可不少,。”    我貌似装比的说道,“真的,我是真人不露相。”    “那行,彭少估计也认识,但我不知道你的身份。”    “我可以帮他担保。”彭华就说。    文复国要的就是这个话,干脆的说道;“稍后我会给你信息,没想到彭少的这两个朋友是专门做这种事情的。”    “对,以后这样找我。”我说,“别吵彭华哥了,他是一个商人,商人不做违法的事情,但江湖中人就不一样了。”    “那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前要是早点碰到你就好了。”文复国说道,。“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再这里很倒霉了,都是一些被人洗脑的大学生,又不能用暴力来做事情,很麻烦的。”    “我知道,我明白,这地方不一样,用他们的话来说,那就是法制社会,都有平等自由的。“我冷冷的说道,“但就是这些什么的自由,害了一些人。“    “哈哈。”文复国笑起来。“行,那我先回去了,谢谢。”    “不客气。”我也是很客气的说道。    彭华亲自送了他下去。    “真没问题吧,我可是相信两人的话了。”文复国在下面问道。    ‘当然没问题的,上面都知道我在这里了,肯定找我来办事的。”彭华说道,‘我的身份是不一样,但,这种事情确实需要专人处理,你们官员插手,就不好办了。“”恩,对,就这样。”文复国说,“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文复国上了一辆车。    彭华目送他的车子离开后,就上楼。    “彭华哥,今晚上我们要注定无眠了。”我兴趣很大,“看这些人被洗脑到什么程度了。”    彭华说道;“该杀就杀,不然,春风吹又生。”    “行,这个活我来操作。”我点头说道,一些事情,需要我来办。    十分钟之后,彭华就接到了一条信息,然后彭华告诉我和虎剩地址,彭华皱眉说道;“这些人也真够大胆的,打算到政府门前抗议。”    “哦,那就更应该弄死了。”我缓缓的说道,喝了一口茶水,杀气迸发,“我们就出发。”    彭华说:“陈三,嗯,这个事情本来是我来操作的,但现在你来办了,我是很放心,可怕万一啊,你明白的。”    “我知道,这个规定,一旦出事了,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认真说道。    “谢谢。”    “没事,都自己人。”我耸耸肩膀,“你说,上面的一些人是不是知道我没死,然后告诉我在你这边,所以,文复国才来。”    彭华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刚得知你没死的,要不是你出现在我前面,我还真以为你不在了呢。”    我点头,是谁泄露出去的呢?不可能神州这么快就知道我没死的。    “我先走了。”    我和虎剩下车。    我做事一向都不拖拉的。    再说了,这个事情,应该是很着急的,我着急去干掉们。    在车里,虎剩开车。    “老板,有人知道我们活着,”虎剩也是分析说道,“这世界上,目前,只有你老妈知道。”    “对,确实是这样。、”我说道。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    “妈妈。”我接过来,“这么晚没睡啊?哦,忘记了,你那是白天。”    “去见彭华了吧。”    “嗯。”我说道。    “然后去做什么事情了、”    我听到这里,就笑起来了,很无语;。“妈,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你把我的行踪透露出去的。”    “当然不是我。”老妈肯定说道。    “那我放心了,我以为是你透露出去的呢。”    “是你爸说的,和我没关系。”老妈又来这么一句。    我一下就不淡定了。    这不是扯的吗?    这个事情,都是我老妈操作的,而且,整个世界上就她知道我在这边,又没死的消息,还是她说出去给我老爸的。    “这么说来,我爸爸告诉一些人我在这里了。”    “我估计是这样”老妈却在那边没心没肺的说道,。“你这不是马上要继承王位了吗?所以呢,帮神州做点好事,以后我们好拉关系,多多进行贸易的活动。”    “妈,你和我爸爸真厉害,就知道坑我。”    “儿子,这可不是坑你。”老妈认真说,“这是帮你啊,在国家前面,让你威风,让你飞。“    “我呸。”    “真的。”    “这么好的事情,你应该让我老爸去做啊。”    “你爸爸老了,你是他儿子,当然你来做的,”    “不错啊。”    “肯定啊,你是我们儿子,我们一定要关照你的,刚好,就这么巧合,你们在那边。”    “我现在明白了,我之前直接说去京城,你说京城危险,就来这里一趟,原来,这都是你算计我的。”    “哈哈哈。”老妈在那边爽朗的笑着。“作为一个政治家,晚点阴谋是可以的。”    “算你狠。”我说道,原来老妈早就知道这里出点事情,然后故意弄我到这里的。    真是太无耻了啊。、    就知道坑我啊。    “行,看样子你也快动手了。”老妈说道,。“我呢,现在不是神州人了,但是,我的血液也流淌神州人的血液,这个事情,你看着办。”    “杀人也可以?”    “这不是你的强项吗?”    “哦,那这倒是。”    “一些人太过无法无天了,以为神州那边不敢动他们,呵呵,”    “我明白。”    “恩,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老妈说。“一切都平安。”    “好嘞。”    “还有啊,这个,婆娑迦叶给我电话,问我你的事情。”    “你说什么?”我马上有些心跳加速。    “她问我,你到底死没有,我当然说死了,我都一天不出门了。”    “哦,这样也可以,就怕她来烦着我。”    “烦着你,你就搞大她肚子啊。”老妈说道。“我估计你们的基因孩子一定很好的。”    “再见。”    我直接挂了电话。    我对虎剩;“是我老妈说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文复国这么快就找到彭华,他侄知道我们一定不会拒绝,所以才这么说的。”    “嗯,这倒是,我被坑了。”    “这个坑挺好的,你也喜欢被坑。:”;    我呸的一声。    车子停下来。    “应该是这个地方吧。“    虎剩和我下车。    我看了下,四周都是都是居民楼,而且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应该是那种很旧地方,    不错嘛,选择在这里搞什么洗脑活动,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们上制高点。“    我和虎剩摸着黑,很快的找到了一个最顶楼的制高点。    这里还是有人住的,但很少。    我和虎剩没有任何的声息上楼,。    也就是等了十分钟这样。    还是没见人。    “难道地方改了?“虎剩问道。    “没把,不过文复国就是被骗了。”我说,“再等一下。”    又是等了十分钟。    “车子过来了。”    我马上看过去,最少有五辆车朝着这边过来了。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