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主要是邓辉的档次太高了,从董秘这个人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加上我之前偷听了一下他的和那个京城大佬的电话,我就知道这个邓辉是京城国字号的公子哥,一般国字号的公子哥逼格总是很高的。又不是每一个人都像钱多多大哥一样,不说我都忘记钱多多大哥了,这个家伙最近也没见给我打电话,我这么牛逼的娱乐圈牛人都火遍全国了,他不闻不问,太让我伤心了吧。

    曹先锋笑了笑,对于这一类的国字号的公子哥还是比较了解的,加上他本身也是一个牛叉的人,说;“我觉得没什么啊,他是生意人。我们这边有不少的生意。”

    “什么生意?”我问道,一般的几个亿的我估计邓辉都不看在眼里的,他的目标应该是那种上百亿的,或者是国外的那种大单生意的。

    “医院药材生意。”曹先锋透着一种自信的语气说道,“我相信邓辉一定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你不要忘记了,你目前要弄的那一块钱医院,没有一个牛逼的京城背景的人,只怕估计很难搞定的,你可是阻挡了很多人发财的道路,这就是谋财害命了。”

    我想了下,貌似也是这样的,人家医院都是有明文规定,都是有潜规则的,现在我来弄这么一个一块钱的医院。不是和全部的国家医院对着干吗?

    我树立的敌人也是可想而知,这是要和全世界为敌的。

    “即使这样,我还是要做下去的。”我无比坚定的说道,也许在很多人看起来我也是很煞笔的那种,可是,我没有任何的犹豫。

    “所以,我们要拉到一些牛叉的人,来充当我们的保护伞啊。”曹先锋说道,“这个事情,你不出面也行,我和邓辉来谈一下。”

    “哈哈。”我笑起来。

    曹先锋说道;“我草,我感觉又被你坑了,你早就等着我这个话了吧。”

    我说:“我可没说,这是你自己说的。、”

    曹先锋确实是一个好人,一个很给力的小伙伴。

    有他帮忙的话,肯定是事情成功一半的。

    得,之后我和钱多多大哥说一下这个事情。

    一起来壮大我的后官吧,呸,不是,一起来做生意,赚钱。

    做好事,学雷锋,让我们一起走向快乐。

    “那你负责和邓辉接触一下。”我说。

    曹先锋说;“嗯,不过你和他中间有一个晓航在里面,你确定可以搞定?”

    我无语说道;“我和邓辉目前是很友好的状态。我只是觉得晓航是一个很值得我交的一个朋友。”

    “我不相信男女之前有纯洁的友谊。”曹先锋说道,“只有炮友关系。”

    “一边去,你这个素质,我鄙视你。”我竖起中指,“谁说没有纯洁的男女友谊的。我就不信了。”

    “不过呢,我估计邓辉也不会的。”曹先锋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

    曹先锋说:“邓辉看晓航的时候,很平静,也有点喜欢,但不是男女的那种喜欢。我可以感觉的出来。”

    我微微的惊愕,认真的想了下。

    “你放心,这一类的人不是在外面乱来找什么小三的,养情妇的。”曹先锋说,和邓辉是一类的人,所以肯定邓辉的性格,“如果是真的喜欢,他不会是那种眼神,而是占有欲的。”

    “你大学学什么的?”

    “学了很多。”曹先锋说,“你不用知道,反正人家也是纯情友谊的。”

    “去你的,你说人家纯洁友谊,说我就不是纯洁。”

    “你脸皮比较厚啊。”曹先锋说。

    “你这么说也行。”我说,“得,我相信你的直觉。”

    曹先锋开了几分钟的车子,突然问道:“;你说,我要是把苗情带回家,会怎么样?”

    我咳嗽一下,带苗情回家?

    不是吧,这个快?

    我一直以为曹先锋会稳打稳扎的。这么快就领着回家,他看样子是真的喜欢和爱上苗情的。

    我瞄了一眼曹先锋,认真问道:“我首先问你一句,你家里有等级观念吗?”

    “我没有。”

    “我没有问你,我问你全家,一些长辈什么的。”

    曹先锋的家族可是大家族,可是权势的家族。

    门户当对,不是说说而已的,这是在现实经常要考虑到的情况的,。

    因为,门户当对之后更多的是谋取更多的两个家族利益。

    当然了,我也是不排除有真爱的那种。

    只不过很难找到。

    像曹先锋喜欢苗情,要娶回家的,就好像古代的太子爷要娶外面的小家碧玉。

    现在呢,曹先锋就是这样的情况,。

    所以我才问这个他家里的情况。

    要是等级观念很重的家庭,得,这一门婚事不用想了,直接黄了。

    再说了,现在苗情都不知道曹先锋的背景和身份呢。直接带回去,人家不瞎蒙才怪,。

    一直都觉得曹先锋是普通的生意人,一下变成牛逼闪闪了,这个心里还是有落差的。

    我当然也相信苗情不是那种知道曹先锋是牛逼人就巴结上的女人。

    曹先锋这一次没说话。

    我一看,那就是有点等级观念了。

    “我尽量,先和父母沟通一下吧。”曹先锋叹息一声说道。

    我鼓励道;“没事,慢慢来,实在不行,包装一下苗情。”

    “包装?”

    我说;“对,包装,她现在不是老师吗、简单,叫她来我的娱乐公司上班,拍戏,弄好几个高大上的电影。出名,这样就可以了。”

    “你想简单了。”曹先锋说,“我们家家规第一条,绝对不能和娱乐圈的女人有关系。”

    “那当我没说。”

    曹先锋苦笑了下。

    “革命很艰巨,没事。我在背后支持你,加油加油。”我说。

    “靠。”

    “你还是先搞定苗情的吧,现在人家对你还是没感觉的,你就想着带回家了。”我说,“你这个是想一步登天是吧。想多了一点。”

    “嗯,行,我听你的话。”曹先锋说。

    “上去坐吗?”

    教师楼下面。

    “不了,我可不敢打扰你和梦圆老师。”曹先锋说,“我还是羡慕你啊,喜欢什么女孩子都行,老师也可以泡。”

    “那你错了,我和梦圆姐之前是清白的。”

    “谁信?”

    “我懒得理你。”

    我上楼。

    曹先锋驱动车子离开。

    拿出要是开门。

    没人吗?

    嗯,有人,

    梦圆姐在里面洗澡呢。

    我把窗帘完全拉开。

    太阳照进来。

    一室的阳光和温暖。

    我舒服的伸伸懒腰。

    然后转身回去拿着水果刀来吃。

    这个时候,浴室的门也开了。

    我就这么看过。

    这是正常人的反应,有人从浴室出来,肯定要打招呼的吧。

    即使不打招呼,也是要说说话的。

    加上我是好学生。

    一秒钟。

    两秒钟。

    气氛一下变得很暧昧起来。

    白花花的一具*就这么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手里的苹果本来是咬一口的,

    现在咬不下去了。

    凹凸有致。

    “我不是故意的。你明白的。”

    我吞了下唾沫,转身说道。

    大爷的,谁知道梦圆姐从浴室出来是裸着出来的?

    不是应该戴着浴袍什么的吗?

    “你就是一个臭流氓。”

    梦圆姐丢下这么一句,冲刺跑进去了闺房。

    嘭的一声,关上门。

    我咬了下苹果;“这能怪呢?评评理。”

    几分钟之后。梦圆姐穿好了衣服裤子,从房间出来。

    “什么都不要说。”梦圆姐指着我说,还是很具有御姐范儿的,“这个事情,你知道。我知道,就行了,当做没发生过。”

    “苹果真好吃,哪里买的。、”我说。

    “那你多吃一点。”

    “雪梨也好吃。”

    “你也多吃一点。”

    我坐在沙发上。

    梦圆姐也坐下来。

    一股女性特有的芬香袭来,

    说起来。我貌似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那个生活了和运动了啊。

    突然是有几分想念了呢。

    居然有那么蠢蠢欲动了呢。

    不能对梦圆姐下手。

    她可是我干姐姐呢。

    梦圆姐扭头看着我,双眼特别具有感情:“好吧,我承认,这个事情双方都有错,你进来也不说一声,我以为没人在家,刚好又忘记拿衣服了,才出来的。”

    “嗯,那大家各自后退一步。”我说,“都有错。这样可以了吧。”

    “行,就这么算了。”

    沉默。

    我递给她苹果。

    梦圆姐咬一口。

    “陈三。”

    “嗯。”

    “你有感觉吗?”

    我惊愕一下,立即摇头。

    “你说什么。”梦圆姐一脸杀气的看着我。

    “有,有感觉。”

    这是威胁人说实话啊?

    “你不是一个很帅的人,可,很有味道,耐看。”梦圆姐说。

    嗯,这个要说点什么?

    主动的赞誉我?

    这可是很少的呢?

    梦圆姐脑子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