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世龙说出这么一句牛逼哄哄的话后,我也是有点懵逼了,我之前来的时候以为也会像孔家,洪家一样,被虐都不要不要的,但是没想到这个老爷子这么吊,难道他没有听说之前两个家族被虐的事情吗?还是有某种底气。

    要是没有底气以及依仗的话,潘家的老大肯定不会敢这么说话的,而且这里还是有这么多的牛逼部门的的人啊。

    听到老爷子说出这么一段话来,潘家的那些人马上就叫喊起来,一个个都是很激动,很亢奋的样子,就好像得到神仙一样。

    “把陈三赶出去。”

    “算什么个东西啊,来我们潘家牛逼了。”

    “呵呵,他以为我们潘家是一般大家族吗?”

    几个年轻人开始吹牛逼起来。

    好吧,我也不知道是真牛逼呢。还是吹牛逼来着,我就想着,这个潘世龙是不是真的傻逼了,是脑子进水了?

    人老是不是有点老糊涂了呢?这一次。他得罪的可不是我一个人而已,而是我的老妈,之前我老妈的强悍和恐怖我已经是见识到了。

    要是用阴暗卑鄙的办法来弄的话,我可以肯定。我老妈直接调动部队过来,灭了潘家,这样的结局,确实很粗暴的。

    如果我想成为这个城市王,那么就需要和一些人搞好关系,不能得罪太多的人。

    只有他们一起合作,我才能顺利走上人生小巅峰的。

    “这个,我是路过的。”韩东这个时候表现出了一定的态度,事实上,潘世龙老爷子说出这么一句来,他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因为,潘家不仅仅是在这里有实力,在京城人脉很深,很广的一个家族的。

    但是呢,韩东依旧觉得这是找死的节奏,不过,眼下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这么多人的看着,难道他要走哦去说,潘老啊。这样是不对的,你还是快道歉吧,人家可是一个国王呢,和上面的人打成了一定的合作和共识。你们潘家就完蛋了,最好低下头认错,兴许人家原谅你们呢。

    他可以说这样的话,可以的,但不是现在在,已经过了那个时候了。

    再说了,大老板都明确的说了,这个晚上属于陈三的。只要他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

    整个城市的警察,都不会出来,也不敢出来。

    故此,韩东只能说是路过的话。

    元百万这个时候拍手了:‘厉害了,老爷子。“玩味的眼神看着潘世龙。

    潘世龙这个时候才拿着正眼看了一下元百万。

    元百万可是很有名气和传说的一个人,但是潘老未必就放心上和放在眼里的。

    因为,按照背景来说。潘家还是可以抗得住元百万的。

    潘家的根基和底蕴不是一般的家族能撼动得住的。

    对于元百万这么一个鼓掌,潘世龙呵呵的笑说道;”是吗,好在哪里,厉害在哪里。“

    元百万认真的想一下。说道;“好在潘老非常的有骨气,厉害在潘老背景牛逼,所以才敢这么说话。”

    潘世龙说道;“那么,你来这一次,是路过的,还是来帮我们潘家的。”

    要是路过的,那么最好了,要是帮我们这边的,那么,就是敌人的。

    元百万没有说要说帮谁,因为没有那个必要的。

    他早就看透这个结局了,只是潘老太过固执了以为可以搞定。

    “我是路过的。”

    “我也是路过的。”这个时候。魏佳俊也是笑了笑,说道。

    贵为大佬之一的他,说话的时候似乎很随意,但是他的话还是起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作用。

    这些作用第对于潘家的人那些年轻人的。他们都没想到魏佳俊这么一个大佬,也是来看看戏,路过一下的。

    难道现在的人晚上都不用睡觉了,对不用在家里陪着家里人了吗?就这么来看好戏了。

    要不要这么扯淡啊,要不要这么无聊啊。

    潘潘世龙说道;’好,你们是来看戏路过就好的。”

    随后,潘世龙手里的拐杖狠狠的敲了一下地面,说道;‘;陈三我就看看。你们今晚上到底是如何让我们潘家付出代价的。”

    我回头看了一下老爸和老妈:“这个老人家好像很嚣张的样子啊。”

    “有嚣张的本钱啊。”老爸淡淡然的说道,“你要是到这个年纪了,也有点势力的话,你也可以这么嚣张的。”

    我说道:“这样的年龄我觉得应该是好好的享受按年生活才对。”

    “所以呢?”老爸说道。

    “机会让给我们年轻人。”

    老爸打了一个响指说道;“嗯,好吧,让你来,我和你妈妈就站在这里看着你。”

    现在潘家的人很多,保镖也很多。高手也很多,

    但是那有什么呢?

    虐,就一个字。

    只要他们想的话。

    “找死。”

    我都没有动手呢,这个潘老率先动手了。

    而且是堪称电光火石之间的。

    那手中的拐杖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刀锋一样。刺向我的咽喉。

    这个举动,让所有人的都蒙蔽了。

    尤其是那些潘家的人,以及政府部门的人。

    韩东,元百万,魏佳俊也是呆滞了一下。

    因为,他们都或多或少的和潘世龙接触过一些的。

    从不觉得这个老人是一个武道的高手。

    一直以为就是i一个很平常,带着气场的老人家。

    可是,现在,完全是打破了他们的想法了,而且还是颠覆性的那种。

    空气似乎被这一根拐震动得有了水纹一样的涟漪了。

    在前面的那些保镖也是傻逼之极,

    他们觉得这一个刺出来的拐杖直接让他们的眼眉都滴血了。

    这种强迫的压力让在场的不少人也都是身子都颤抖起来了。

    这一刺,让潘老变成了一个正在的高手。

    他拐杖上面的那那一只雕刻的龙,似乎也是火了一样,。

    带着一种扑面迎来的强大气势笼罩住我的整个周身。

    我的身子被锁定了一样。

    这就是的高手的气息,这就是高手的气场,这就是高手的气机。

    我呼出一口气,眼睛一眨不眨的。

    我也是没想到潘世龙这么吊的。

    可是,如果就因为这样就刺杀我,那么也想得太过简单了一点了。

    霎那之间。

    一个眨眼瞬间。

    我的双手宛似巨龙出海一样。

    在这一根拐杖要刺穿我的喉咙的那么一瞬间。

    生生的,就这么双手抓住了这一根拐杖。

    现场,没有人说话,也没人敢说话。

    潘世龙的眼皮动了一下,他的脸色也是微微的惊讶。

    这一根拐杖所震发而出的力量,已经不是一个高手能抵挡住的。

    我双手抓住之后。拐杖就彻底的停止下来了。

    距离我的咽喉只有一公分。

    再往前一点点,我的咽喉就被刺破了。

    那些潘家的人差点就激动喊出来了。

    可是,现在只能生生又憋了回去。

    “想不到你这么强。”潘老说道。

    我也是缓缓的说道;’我也想不到你会这么强,上海,真是一个让人迷恋的地方。”

    现在的情况就是,潘世龙不能把他的拐杖移动半寸。

    他想要杀我,就是不可能的了。

    “是吗、n你忘记了,这里不仅仅是有我一个人而已的。”

    潘世龙淡淡的说道;“而你。陈家就三口人,其他人只是路过来看好戏的。”

    我这个时候笑起来,那么的飞扬和肆意,我说道;“是吗?你好像想错了呢。”

    “哦,我可不这么认为。”

    潘世龙的话落下,突然窜出两条人影。

    速度奇快。

    对着我的后背就是来两个大杀招。

    我眉头都不皱一下,我现在和潘老属于谁也不能动弹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