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的这个男子就是赵猛,不过在赵猛那一张憨厚的脸看到我也在白慕辰家里做客的时候明显也有点懵逼,搞不清状况的样子。

    我先打招呼了,声音是愉悦的:“赵猛啊,原来你认识慕辰啊,早说呢。”

    我接着,一把亲密的搂着白慕辰的那杨柳一般的柔软的腰肢,白慕辰知道我是故意的,但没办法,只能给我一个杀伤力十足的眼神。

    这个眼神在赵猛看起来是调皮的,他的眼角眯成一条直线,脸上还是那种很憨厚的样子,说道;“没想到慕辰和陈三是男女朋友关系,慕辰侄女,你有福气啊,陈三可是人中之龙。”

    我客气谦虚的说道;“别这么埋汰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来,请坐,请坐。”

    我热情的招呼赵猛。

    也不知道赵猛找白慕辰做什么呢?我刚才应该回避一下,或许找白慕辰是很重要的事情呢。

    赵猛坐下,白慕辰泡茶,我当这里自己家一样,我说道;“这个。赵猛大哥,你来慕辰这里,就空手而来,不应该啊。”

    “你看我这个记性。”赵猛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说道;“我错了,下一次,你去云南,你们两人去云南,我亲自招呼你们。”

    白慕辰对我喧宾夺主的表现很不满意,坐下来,叫我滚蛋。我嬉皮笑脸的说道;“慕辰媳妇,别这样冷酷,赵猛大哥在这里,我们就更恩爱一下,难道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我瞄了一眼看慕辰,慕辰无语的样子,我看一眼赵猛,赵猛那种憨厚的笑容又浮现上来。

    “那好吧,你们都不喜欢我留在这里,我就走了。”我站起来,“你们自己谈吧。”

    “老弟,陈老弟。”赵猛这货也是假装客气和热情的说道,“别生气,坐下,坐下,我这一次来承州,是听说赵晴出了问题的才来的。”

    我马上咄咄逼人的眼神问道;“原来是好样啊,赵猛大哥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的?从云南那边赶过来,这么及时。”

    赵猛心里冷笑一下,他当然不是傻逼,知道我是故意这么问的,但是表面还是很和气的说道;成老弟,是我的一个朋友,他的名字我不方便透露,我刚才听说赵晴你把毒解了,真是厉害,没想到陈老弟还会解毒。”

    “哈哈哈。”我笑着,特别高兴,又想起了帮赵晴解毒的样子,那个时候娇羞得不行,“这个,没办法,我这个人行走江湖得,多学一门手艺是可以的,你也懂得,江湖很危险,常在江湖飘,可能要挨刀。”

    赵猛说;“对。对,我赞同这句话,年轻人就要多学一下技术,方便以后有什么不测,活下来的机会也的一点。”

    “对,就是这样。”我说道,“若不然我能这么黑吗?”

    赵猛说;“敢情你这个黑,都是学了很多门技术的缘故。”

    “必须的。”

    赵猛眼神一亮,问道;“不知道陈老弟能不能给我露一手呢?”

    “这个完全是没问题的。”我笑着说道,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接着,我的右手好像变魔术一样,出现了一支花朵。

    “慕辰媳妇,送给你的。”我把这一朵花送给白慕辰。

    这一招可是从唐以佳那里学到的。

    但是我现在更加想学到那一手起火的手势,确实很吊。

    在雨中抽一根烟,然后不用打火机点燃,用手指点燃,吊炸天了。

    而且在是逼格很高啊,对于这种提升逼格的东西,我比任何人都有兴趣。

    什么?你说我喜欢装逼?对,我喜欢装比啊,我才几岁啊,难道等到七老八十的要装比啊,别开玩笑的。

    人活着,要是不装比,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呢?

    少壮不装逼,老大就伤心了。

    白慕辰也是瞪眼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有些吃惊,也是没想到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么一手,刚才我可是让她有些生气呢。、

    女孩子,哪怕是高冷的妹子其实都是幸好花的,只不过有些没有表现出来而已,白慕辰就是其中的一个人。

    以前可是大小姐,社团的老大,谁敢送花给她,但是,内心里世界里还是需要有这么一个牛逼的男人给他送花。

    然后来一个霸道的吻的。

    这样的想法只能在电视里上演。

    后来我出现了,我是够牛了,但是太过流氓了,和她心目中的形象差距太大了。

    “不用,我不喜欢花。”白慕辰冷冰的说道。

    “不,你需要接受我的花。”我认真,“不然,我晚上叫你伺候我。”

    听到我这么直白的威胁的话,白慕辰变脸:“那我接受好点。”

    “哈哈,你们秀恩爱啊。”赵猛说,“怀念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有几个红颜知己的。”

    “你们谈。”我最后还是站起来,“我还有事情,嗯,赵猛,这里是承州,我的地方,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给我电话,。”

    我这一句话看上去很平常,但其实有威胁的意思。

    这里是承州,不是云南。

    叫赵猛收敛一点。

    不要给我惹什么麻烦,不然,我就翻脸不认人了。

    赵猛也不知道听出来没有。反正还是憨厚的笑。

    我离开了白慕辰家之后,就给赵晴打电话,问她的身子情况,有没有后遗症什么的。

    赵晴对我言辞没之前这么冷漠和不爽了,闲聊了几句后,就挂了。

    “赵猛来的是时候,希望他是好人一个。”我自言自语的说道,身手拦住了一辆计程车回到了别墅。

    唐不悔已经去上学了,我正好也要休息一下,留给崔三娘打了电话。

    崔三娘听到我风骚的声音后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我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陈三。你刚才在手机说你有重要的事情吧。”崔三娘一副要灭我的冲动,狠狠瞪一眼。

    “我要睡觉,很重要啊。”我说道,“可是房子太大了,我又一个人睡觉,我怕,所以叫你三娘来陪我。”

    崔三娘那一张绷着的脸笑了笑,花一样的好看,过来,捏着我的脸蛋;“你啊,永远是这么不正经,我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闯了几个红灯,差点就出交通意外了。”

    “三娘。”我让三娘坐下,然后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三娘抚摸我的额头,眼神温柔的说道;“干嘛呢?突然变得好像很孩子似的,没吃奶吗?”

    “是啊,给我吃。”我说着要调戏一下崔三娘。

    崔三娘一把就阻止我的猪蹄,说道;“好了,你别玩哦,你回来就几天而已,好好的做人,别祸害姑娘家。”

    “我没有出去祸害其他姑娘,就祸害你了。”我笑嘻嘻的说,“三娘,你在这里还适合吗?我是说环境什么的,你要是觉得开心的话,你就做下去。”

    “挺好的,很自有。”崔三娘说,“想去哪里玩都可以,又可以有钱,这样的工作去哪里找呢,加上有你这一个风骚的老板,我高兴来不及呢只有傻子才离开你们社团。”

    我点头说道;“这就好,对了,三娘,我这一次找你,也是为了和你打听几个人,看你认识吗、”

    “谁?”

    “虎作乱。”我说道,这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三娘是老江湖了,她应该知道。

    “虎作乱、”崔三娘的眼神微微的变了下。“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我高兴起来,看样子三娘知道这人,马上问:“你知道他?”

    “他很早的时候死了,在京城,那一年,是动乱的一年。”崔三娘简单的回忆了一下。“当时,他皇室御林军之一呢。”

    “御林军?”我有点震惊。“京城御林军?”

    “对。是一个官。”崔三娘说道。“现在京城也是有御林军的,但是比上一个年代差多了,那个年代的御林军是真正的猛人,是经历过烽火的,但是最后被人杀了,至于是什么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我点头,虎作乱以前居然是御林军的一个官,那肯定是和那些京城都大佬有关系了?

    呵呵,好玩!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人了、”崔三娘问道。“对了,那个虎剩,应该和他有什么关系吧。”

    “我在云南监狱那边遇到一个叫虎作乱的人。”我说道。“可能是虎剩父亲,所以找你问问情况。”

    “云南那边的监狱?”崔三娘问,“是不是叫小楼听春雨。”

    我笑;“不知道,去的时候没见名字。”

    “我听说那边有一个很隐秘的监狱,就叫小楼听春雨。”崔三娘说,“这个监狱是经过改造的,之前是吴三桂的地方。”

    我喷出一口血来,我靠,不是吧?以前老吴的府邸啊?怪不得这么牛叉,地理环境这么好。

    崔三娘真不愧是老江湖,什么都懂啊。也只有吴三桂才能起这么一个名字了。这么想来就是理所当然了。

    “你在里面,还是要当心一点。、”崔三娘说。

    “明白。”我说道。闭上眼睛,基本确定了,虎作乱就是虎剩的老爹。

    “三娘有点累了,我就这么睡觉,你没意见吧。”

    “只要你把你的大手从我的凶上拿走我是没意见的。”崔三娘说。

    “不要吧。”我说道,“大家都是熟人了,兔子吃窝边草,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的恩爱一下,现在趁着都没什么人,是吧,作为一个男人,我要好好疼你。要不,一起睡觉。”

    “那不用了。”崔三娘拒绝我的建议,“你好好休息一下,你最近看着挺累的,白发都出来了。”

    “这么明显吗、”我说,“我睡一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你好像我老妈一样。”

    崔三娘敲打我的额头。

    “混蛋,你想死吗?”

    “不想死。”

    “睡吧。”

    “我想听给我说故事。”

    “你是孩子啊。”

    “对。”

    “从前有一座山,山里有一个老和尚.....“

    华灯初上,这个城市的某个烧烤摊前面,人声鼎沸。生意很红火,在这个城市做烧烤还是很的钱的。

    我和白慕辰,钱多多就在这里吃烧烤。说实话,白慕辰是很不喜欢这样的地方和环境的,这里太脏,太乱了,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在这里,。乌烟瘴气的,而且烧烤也是很不卫生的,马上那些灰尘很多,吃了容易生病什么的。

    看看那些人大声说话,划拳猜码的,一看就知道是社会底层的。白慕辰觉得在这里,真是一种煎熬。她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最后说道;“陈三,你不是说你要和钱多多结为异性兄弟的吗?不是在这里吧。”钱多是什么身份和背景啊,在京城可是很有实力的一个公子哥。

    但是在这里,就这么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地方,好好喝一顿,白慕辰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对啊,在这里啊。”我说道。“这里是最实在的地方,钱大哥去了这么牛笔的俱乐部,牛笔的酒店,要是去那种地方。太过普通了一点,没什么吸引力,以后想起来时候也不会这么印象深刻的。”

    “呵呵,是吗?我觉得你是怕花钱吧。”

    “我靠,你说对了。”我哈哈笑着说道,“慕辰,我这个人很小气的,今晚上我打算让钱大哥帮我买单。”

    白慕辰狠狠鄙视我一眼,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友情是怎么一回事?见面两次,就可以成为兄弟了?钱多多可不是一般人啊,钱家出来的人都是国家的人才。

    钱多多到底看上我哪一点呢?

    白慕辰摇头,不明白,不明白啊。

    “哈哈哈。”钱多多也是大笑起来,说道;“这个,不错,老弟,你这个建议太好了。说实话,什么地方我都去过,尤其是一些俱乐部,但我真没想到你带我来这个地方。”

    “是吧。”我得意的对着白慕辰说,“听见没有,我钱大哥都没说,你说个屁啊。”

    “这样的环境,让我觉得很合适,很热闹,”钱多多露出一种羡慕,“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活了这么一把岁数,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所以我觉得挺好的。“

    钱多度的话让这个白慕辰直接无语了,摇头,对于男人的之间的基情,她是真的不懂了。

    “慕辰,你不懂我们男人的感情是很正常的,因为你不是男人。”我微笑的说道,然后叫老板拿酒来。

    白慕辰等老板上酒之后,无语了,燕京啤酒,以为是什么红酒呢。

    难道就不能隆重一点吗?难道就不能好好弄一个好点的牛逼的方式来纪念这个伟大的时刻吗?

    我拿出匕首,白慕辰吓一跳,不懂我要做什么呢?

    “钱大哥,古代都这样,滴血。”我笑着说道,“大家你吃我的血,我吃你的血,就成为兄弟了。”

    钱多多赶紧说道;“别,别,我晕血,不怕你笑话。”

    我瞪眼看着钱多多,然后笑道;“不是吧?”

    “是真的。”钱多多说,“别看我这么一个大男人,但我从小就是晕血,不要搞这种。”

    “那喝酒就行了。”我笑道,给钱大哥倒酒,我们两人举杯。

    深情对视。

    白慕辰在一边看得都觉得鸡皮都起来了,差点都要想吐出来了。

    “钱大哥。”“陈老弟。”

    “干杯。”

    “干杯。”

    我和钱多多碰杯。

    “这就成了?”白慕辰还是不确定的问道。

    喝了三杯酒,就成的兄弟了。

    “对啊,不然呢、”我回头看白慕辰,“本来呢我是要滴血到酒里面的,但是钱大哥晕血,我就不搞这个事情了。”

    白慕辰用奇怪的眼神看我,看钱多多,最后叹息一声:“男人的世界我真不懂。”

    我和钱多多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哈哈的笑着。

    喝过了酒,吃过了烧烤,吹了不少牛逼,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钱大哥,今晚上我带你去嫖吧。”我说道,“这里还是有不少美女的,毕竟,我是这里的老大,资源多。”

    白慕辰说道;“陈三,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我也是女人。”

    我回头说道;“我很尊重你啊,这有什么啊?”

    白慕辰站起来;“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在这里简直是浪费时间,而且白慕辰恨不得就掐死我。

    “行,你走吧走吧,去见你的老情人。”我信口开河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白慕辰脸色涨红怒视着我。“我是回家睡觉。”

    “是吗?”我说道,“穿着这么风骚,十一点都没到呢,就回去睡觉,谁相信呢。那好吧,你回去睡觉。今晚上,我去你家找你。”

    白慕辰说;“我枕头下面藏一把刀,你等着吧。”

    白慕辰驱动车子离开。

    “老弟,你和这个白慕辰的关系很奇怪啊?”钱多多眯着眸子说道,“越是漂亮的女人,都是要提防一点啊。”

    “对,这句话我同意。”我差点就被唐老大干掉了,看样子钱多多大哥也是有故事的男人,但我没有问,这是男人的*。

    “老哥,明天这样我就去云南了,”我说道。‘以后去京城的话,我会给你电话的。“

    “回那边服刑?”

    “嗯。”我点头,“上面说是一年,我估计半年就出来,要是在里面表现好的话,也会提前,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你对我们国家有贡献”钱多多说,“上面这一手太狠了。”

    “不狠。”我说,“大家都是得到好处的。”

    “那我们走走?”钱多多酒量其实一般,虽然是牛叉的公子哥,但很少喝酒的,而且家教也是很严苛的。只是偶尔喝酒,抽抽烟。

    “行,我们走走。”

    “买单。”钱多多叫来老板买单。

    老板屁颠过来;”三哥,以后欢迎光顾。”

    “你知道我?”我眨巴眼睛笑着问道。

    “知道,远远的见过一次。、”老板说。

    “你是小本生意,还是要给钱的,你们赚钱不容易。”我说道。

    “不,不,三哥,这个钱你不能给。”老板急了,“以前这里有很多小混混来吃东西,捣乱,但不给钱,同盟会来了之后,统一了这里的秩序,所以,你要是给我,我,我生气。”

    “好吧,以后我经常来你这里。”我笑道。

    我和钱多多两人吹着口哨,化成流氓样子,在大街上溜达。

    嗯,后面有尾巴。

    不过这是专门保护钱多多的。

    毕竟是牛叉的公子哥,不能出事。

    我对此表示很了解。

    一路走着,聊得高兴就哈哈笑起来。

    然后发酒疯。唱歌,疯子一样,路人纷纷逃离。

    “尿尿。”

    “尿尿。”

    “比一下谁的尿射更远。”

    钱多多;“我靠,怕你啊,来。”

    我和钱多多站一排,然后打开拉链。

    尿意飞溅。、

    顶风尿三丈。

    钱多多震惊:“老弟,你牛逼,我服,你肾好。”

    我得意;“没事,钱大哥,你要也想这么尿出意境来,我给你一点药,这个药可以治百病的,很吊的。’

    钱多多感激;‘我需要这样的药,太好了,你是我的幸运星。”

    我们勾着肩膀,齐步走。

    “老弟,不是我吹牛逼,以后你去京城,谁找你麻烦,你和我说一下,我弄死他,在京城这个地方,水很深,但是只要会游泳,就是没事,我钱家钱多,人多,你还是我兄弟,我就要帮你。”

    “钱大哥,霸道,以后京城是我们的天下。”

    “必须的。”

    “哈哈哈。”

    路人甲:“疯子。”

    “煞笔两个。”

    “发酒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