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剩这货见我奇怪的表情,而且还是破天荒的脸红的样子,简直是堪称人类的神迹之一,也是好奇的过来,当看到藤原七煞画画的时候,瞪眼,然后扭头,哈哈的笑起来:“老板,你牛逼。 ”

    这个画面是很牛笔的画面,藤原七煞画的是我。嗯,什么都不穿的我,还是一柱擎天的那种。天上有一颗太阳。

    我在做什么呢?嗯,对着太阳发射炮弹,我是真的没想到藤原七煞会画出这么牛叉的一面。而且为什么是一柱擎天呢?这样太不好了吧,她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呢。

    对于岛国的教育问题,我只能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藤原七煞还是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天真的眼神,说道:“三哥,你不喜欢我这样的画画吗?”

    我看着她那善良的眼神,我于心不忍了,只能抹着良心说道;“喜欢,非常的喜欢,你这个想法是很具有创意的呢。”

    “对,对。”虎剩也是非常的赞誉的说道,“藤原妹妹,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啊,居然可以通过老板的一柱擎天把太阳射下来。太*了。”

    藤原七煞羞涩的表情说道;“我知道,我画得不是很好,我以后会加强我画画功夫的和技术的。”

    我蹲下来,摸着藤原七煞的额头,笑着说道;“没事,以后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藤原七煞把这一张画送给我,说;:“三哥,一定要保管好,等我长大了,你要还给我哦,。我会记得今天的。”

    我说:“嗯,好,没问题。”

    我会小心的保管的,等藤原七煞十八岁成年了,再拿出这一张画给她看。

    “住在这里习惯吗?”我问。

    “习惯啊。”藤原七煞开心“我来到神州之后觉得这里特别的亲切和熟悉,好像我骨子里就是神州润一样。”

    我点头,这个好像是的,藤原七煞的妈妈是一个神州人,骨子有半个神州人。

    我和藤原七煞就聊着,因为这一次我要去云南挺久的,所以在离开之前还是一下藤原的。至于贪狼,这个倒是没什么,因为她是成年人了,性格很成熟,而且贪狼这个人别看外面也是很天真的样子。但实际上还是有城府的。“

    在藤原七煞这边呆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就和虎剩离开了,藤原七煞很懂事的,亲自送我们出来,然后叫我蹲下。

    我蹲下之后。藤原七煞就亲我的脸蛋儿;“三哥哥,等我长大了,我会好好帮你的。”

    “帮我做什么呢?”我开玩笑的问道。

    “帮你杀人啊。”藤原七煞天真烂漫的回答。

    我的眼睛就眯起来了,虎剩也是懵逼的样子,压根就没想到这个藤原七煞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帮我杀人?这是一个五六岁孩子应该说的话吗?只有那种老江湖的人才这么说话的。

    这么一个小孩子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我笑着摸着她的额头,我感觉到藤原七煞的身子蕴藏一股惊人的能力,尤其是在她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不是开玩笑,很认真,就好像一个绝世的杀手一样。

    “好,我等你长大。”我笑着,“好好的活着。”

    虎剩驱动车子。

    在车里,虎剩对我说道;“老板,这个藤原七煞只怕是一个祸害啊。”

    我眉头挑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呢、”

    虎剩说道;“老板,你可不要忘记哦,集合了贪狼,七煞,破军是可以让天下易主的,但是还有一个传说。也可以让天下大乱,据说你是紫微星的下凡呢、”

    “你看出来了、”我眨巴眼睛笑着。“紫微星下凡是具有帝王之命的,虎剩,你这个马屁拍的不错,不过你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

    “嗯,在这里下车吧。”我说道。

    “老板你去哪里、”虎剩问道,一脸的闷骚,“不是去找美女来释放一下你的寂寞吧。”

    “和你说话简直就是降低我的素质,我去买一点东西。”我说道。

    虎剩说;“老板。我可以等你的。”

    “不用,我不喜欢你。”我很冷酷的说道,下车,走进了购物大楼。

    虎剩驱车走人。

    我走进购物大楼后,就买了一件颇为性.感的裙子。至于要送给谁呢?当然是白慕辰了,她以后要去别的城市帮我打天下了。

    所以要送一件礼物给她,我相信这个裙子的尺寸都是很适合的。

    买好了裙子后,我就打车来到了白慕辰家,对于我的到来白慕辰也是显得有些意外。尤其是看到我拿着的东西。

    “这是什么”白慕辰问。

    “几天不见,你瘦了。”我说道。“路过购物城,给你买了一件裙子你应该很喜欢的。来试一下。”

    我把裙子递给了白慕辰。

    白慕辰上下打量我,表情充满了一种怀疑,无线献殷勤,非奸即盗,对我道;“陈三,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告诉你,我马上要离开常州了,你不要再来玩弄我情感了。”

    “范鸿来找过你吗、”我问道。

    白慕辰愣了一下。然后点头;“之前来找过我,就是去喝茶而已,闲聊了一些话。”

    我哦的一声,我就知道范鸿来承州肯定是找白慕辰的,我故意说道;“你看吧,你对范鸿没意思,但是范鸿对你有意思。你能勾引人家两兄弟,我服。、”

    白慕辰明显生气了‘“陈三,你是来取笑我的吗?我和范鸿之间是清白的。”

    “和你开玩笑的,不用这么生气。”我笑着说道。“来,穿上裙子给我看一下。”

    “不穿。”白慕辰扭头。

    我坐下来,翘着二郎腿,声音带着上位者的威严:“白慕辰,我让你穿裙子给我看一下。”

    白慕辰看我几秒钟,默不作声,但手上已经是认输了,在我的前面换上裙子,我哈哈的笑起来:“这才是,只有这样才对得起我来看你,你也适合穿这一套裙子,我的眼光很不错吧。‘

    白慕辰说道;“谢谢。”虽然很不情愿,但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我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白慕辰,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耳语,好像亲密的情人一样,“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很快就回来的,没办法,我这个人命大,只要我回来之后,省城就是我的天下了,到时候,你会走上人生小巅峰的。”

    “那真是恭喜你了。”白慕辰似乎真诚的说道。“我也是这么想你,坏人总是要祸害千年的。”

    “嗯,今晚上没事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我问道。

    “谁?”

    “钱多多。、”我笑着说道,“这个人挺有意思的。我们就见两次面,就要结尾异性兄弟了,今晚上好好喝一顿。”

    “你说谁、”白慕辰的脸色震惊的看着我。

    “钱多多啊。”我有些奇怪他的反应,“你知道他吗、”

    钱多多这么出名?连白慕辰都知道他的名字吗?

    白慕辰反问我;“你不知道钱多多?”

    “不知道啊。”我有些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什么行走江湖的,你可以告诉我,他是什么身份。”

    “他很有钱。”白慕辰对我说道。

    “我当然知道他有钱,他叫钱多多。”我笑道。

    白慕辰说;“钱家不仅钱多,而且家族也很强大,重要的是,很多的名人都来自钱家。”

    “你不要告诉我,钱其森就是他们家族的吧。”我有些干笑的说道。

    “恭喜你,说对了,而且上一届钱世豪就是他的兄长。”白慕辰告诉我,“你真是踩到狗屎运了。居然和钱多多拉上关系了。”

    我有些懵逼了,我草,钱世豪?这个家伙我知道啊,他之前可是魔都的老大,最后去了京城,但是干了一届,好像是因为身子原因就退下来了,不然的话,他们钱家这一届肯定更加虎逼。

    钱多多这么一个显赫的家族和背景,居然和我结成异性兄弟,这个,我处于有点看不懂的样子啊。

    算了,我摇头想了一下,不管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真的缘分吧。

    无论钱多多是什么背景身份,我们两人彼此看的顺眼就行了。

    我不求他,他不求我,正合适。

    “小姐,有人要见你。”

    白慕辰点头;“叫他进来。”

    好想知道是什么人来。

    我说;“我回避一下,你的客人可能见到我出现在这里,会有些被吓住的。”

    “呵呵,你不用回避,人家又不是这里的人。”白慕辰说道,“是我以前父亲的一个朋友。”

    先是一阵笑声响起,然后声音传进来;“慕辰侄女,几年不见了,你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啊。”

    接着,一个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

    我看到这个男人,嘴角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我草,真是他妈的巧合啊。

    在白慕辰家,居然能看见这货!

    他找白慕辰做什么?有趣,非常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