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这倒不是同盟会有多么的牛逼,而是他们本身就受过超强强悍令人心悸的变态训练,所以才敢这么自告奋勇上前。

    我也很肯定李龙敏带来那一些部队士兵也是经过严苛训练才能成为她部下的,但是她的人和我的人不一样。

    我的人是经历过生死边缘,常年在刀口上摸爬滚打,所以从心理素质以及身子的能力来说,根据不会惧怕李龙敏的人。

    一个杀过人的,和一个没杀过人,本来就是有气场之分的。

    看着这些争先恐后上来的同盟会的兄弟。我随手点了五个人上来,剩下的一些人一个个羡慕的目光,这五个人也是很抗风。

    他们五个人可以在我的前面亮相,也是一种荣耀、毕竟,我这个人大半的时间都不在同盟会,只是一个甩手掌柜。

    现在,我亲自点上五个人上来和李龙敏的人干架,这五个人是卯足了力量也要把对方打败了。

    李龙敏扫了一眼我这边的五个人,不由的暗暗点头,也是承认我这边的人强悍。

    虽然部队这边的人也是强悍,系统训练也是更加完美,但是同盟会气势很爆表。

    “谁愿意上去,自己上来。、”李龙敏回头说道,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总不能一窝蜂全上了。要是动用枪支的话,也不好交代。

    部队这边的人你看我,我看你,大家平时也都是很吊的样子,但他们也是自知之明,同盟会的人太有气场了。

    不过,被人这么看不起,肯定要反抗的,再加上内心总是有些不服气的,所以。五个人当兵的上去。

    “你来喊,还是我来喊。”李龙敏对我说道。

    让出一个空地后,我笑了笑说道;“还是你来。这里毕竟是我的地方。”

    李龙敏干脆的说道;“好。就这么办,我输了,我让你们过去,你们输了,就回去,把韩之意叫出来。”

    “没问题。”我说道,对着前面五个同盟会的人喊道,“各位,你们得加油,要不,回去打屁屁哦。”

    同盟会这边的兄弟会心一笑。

    “三哥,你还是这么调皮啊。”林飞对着我无语的说道。“这么严肃的场面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好吧。”我说道,“打赢了,有肉,有女人,有钱,这样可以了吧。”

    “威武。”

    “威武。”

    同盟会千百个兄弟喊起来,一个个兴奋。好像是他们亲自上去一样。

    反观李龙敏那边,一直都是很平静的样子。

    “上。”李龙敏知道我是故意在打压他们这边的士气,所以不敢再说废话,叫人先进攻。

    李龙敏也是想看下,这边的人能不能打赢我的人。也是临时反应的。

    虽然气场是比不过,但毕竟是自己的属下啊,总是有点不舒服的心理的。

    一声令下之后,部队这边五个人就好像猛虎出笼一样冲了过来。

    五个人对五个人,这是一场群架,一场酣畅淋漓的群架,没有任何什么优雅可言,大家就是硬碰硬,谁的拳头牛逼谁的拳头硬就可以抗下来,笑到最后。

    我这边的五个人这个时候真正的发挥出了牛笔又默契的实力,很快的,就分出了胜负,当然了,两边的人都挂彩了。

    但是,对于部队的人来说,他们还是败了,败给了同盟会。同盟会这五个人气势和打架更猛,更具有爆发力,而且专门坑人的要害。

    部队这边的人是系统训练过,但没有过搏命的训练。反应比不上,肯定输的。

    同盟会五个人虽然是打赢了,但这个时候学会低调了,一个个双手抱歉,然后退回到我身后。

    “都输了啊。这么快。、”李龙敏意外了一下,以为可以支撑一分钟的,因为是群架,不是单挑一个人对一个人。

    但只是五十秒钟,部队的人就完全被打懵逼了。

    “都回去。不用说什么抱歉的话,人家是有实力。”李龙敏说。“你们也不要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输了就输了,谁都有输的时候,以后多多训练就是了。”

    “是,长官。”

    五个士兵同时喊道,退回去。

    “你赢了,陈先生。”李龙敏对着我很客气的说道。“行,带着你的人上路吧。”

    “谢谢李长官。”我说。

    李龙敏不方便和我说太多,朝着棺材里面的方文来了一个军礼。

    “全部让开,让他们走。”李龙敏说。

    部队的人让开出一条路。

    “上路。、”我挥手。

    同盟会的人昂着头,挺直腰板,一个一个的特别的有力量从部队的前面走过去。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自信和坚定。

    好像跟着我,就可以看见希望和曙光。

    等我们全部走了,一个士兵上前;‘长官,再有一次机会,我们不会输的。“

    李龙敏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因为被一个业余的选手打败了,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人家是做什么,常年在刀口上生活的,所以他们的素质比你们要强很多。”

    打仗过的,见过生死的,和没打过仗的是不一样的。

    这一点就是同盟会和李龙敏这些人的分别。

    “方文。一路走好。”李龙敏遥望远方,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声。

    手机响起。

    李龙敏拿出手机一看,随后接过来,那边是张全秘书的打来的,虽然是一个秘书。但是他是张全的跟班。

    可以说就是一个脸面,哪怕是承州的一把手什么的,见到张全秘书,都得要客客气气的,否则。直接来一个小报告。

    分分钟被那些的节奏。

    这也是相当于古代皇帝身边的太监一样。

    “陈三人呢?救下韩之意了、”秘书马上问道,语气很严厉。

    “走了。”李龙敏淡淡的说道。

    “什么,走了?李龙敏,你是不是疯了。、”秘书丝毫没什么忌讳就骂娘了,“你可是带着部队过去。还是有武器在手上的。”

    李龙敏说道;“是这样,我们这边出了五个人,他们那边也出了五个人,打不赢,只能放人走了。”

    秘书气得要吐血;“李龙敏。这是什么年代了,还单挑,你等着受处分吧。”

    “我知道。”李龙敏说,“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打算先去吃一顿好的,再做美容,剩下,你来指挥就是了。”

    秘书:“......李龙敏,你这什么态度,你看你什么态度。这是一个军人的态度、”

    “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除暴安良。”李龙敏说道。“我牢记这一点,并且我可以毫不犹豫献上的的身躯,我以我的国家的为荣。”

    “你.....”秘书鼻子都要冒烟了。“我叫你救的是韩之意,你搞什么。”

    “不好意思。我无能为力。”李龙敏说,“希望秘书可以帮美言几句。、”

    “呵呵。”秘书说道。“看样子,你和陈三的感情很好。”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龙敏说,“请不要诽谤我,不然我会告你上军事法庭的。”

    “行。行,李龙敏,你等着。”秘书说,“你等着。”

    李龙敏哦的一声:“那先这样了我肚子也饿了。”

    秘书直接挂了电话。

    怕再说下去,要摔坏电话了。

    李龙敏嘴角勾出一抹弧度,笑了笑,不知道这个事情做得对吗?还是错的,她只是遵从内心的选择。

    “老公。”李龙敏给老公吴凡打电话。

    “我靠,龙敏,你没事吧,你受到什么刺激了。”吴凡在那边震惊又激动,“你从和我恋爱到结婚,你都没叫我老公啊,都是叫我吴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我饿了。”

    “别饿着,你在哪里?”

    李龙敏说了地址。

    “我马上送饭过去给你,等着我。”

    “可是我还是很饿啊,你要多久啊。”

    “很快,很快,我弄飞机过去,别饿着。”

    “老公。”

    “干嘛?你想干嘛?”

    “谢谢你。

    “在床上多谢谢我一下。”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