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成,是你啊。%d7%4%b8%f3”崔三娘对于这个男人也是微微的惊讶,但很快把脸上表情都收敛起来,很平静的笑了说道,“嗯,和我男朋友来广东玩一下。”

    “男朋友、”叫建成的男子看我一眼,满脸震惊之色,毕竟我这样的货色扔在大街上都是一抓一把的,没想到我就是崔三娘的男朋友。

    “他是你的男朋友、”就连建成身边那个女人也是嘴角抽搐了一下,事实上一见到这个崔三娘的时候。她就妒忌了,因为没有在广东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人。而且听语气和建成s关系很暧昧的,要知道建成可是广东这边的一个公子哥,有后台,有背景。但很少见他这么奇怪的眼神和表情,所以决定这个崔三娘和建成应该是有些往事的。

    对于我这个小黑脸是崔三娘的男朋友,这个女人觉得好像是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我和崔三娘站在起一起,那就是野兽和美女的组合。

    虽然我不是很丑,但真的大黑了啊。广东这边黑人很多的,我这个肤色都快赶上黑人的皮肤了,所以有些不什么相信的样子。

    “是的,我的男朋友。”崔三娘又一次特别认真的说道,主动的搂着我的臂弯,亲密的样子,‘这是。你的女朋友?”问的是建成的男人。

    建成笑着说道;“是朋友。”

    女人听到之后脸上有些黯然的神色,毕竟要走进建成的心里面,是需要时间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去的。

    “你怎么来广东了?”建成问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嗯,你好像在监狱里的?”

    那个建成女人立即眼睛亮起来了,太意外,太震惊了啊。怎么可能啊?这么一个漂亮有气质的女人会是一个从监狱出来的?

    “出来挺久了。”崔三娘笑着说道,“你呢。看样子春风得意啊,恭喜你了。”

    “还是老样子。”建成说道,“要不去我那里坐一下吧。”

    “不了,我等下就回去了。”崔三娘说,“我男朋友家是在承州的。”

    “哦,这样啊。”建成笑了笑,居然很装逼的没有问我是谁,做什么的?压根就忽视我的鸟样。

    特别是刚才崔三娘说我是他男朋友之后,这个家伙就看我一眼,随后就没说话了,摆明是当我是空气一样。

    行,我这个人最大方了,你当我是空气,我也当你空气,谁都不鸟谁就是了。

    “我们走吧。、”崔三娘似乎不什么和建成说话。

    “三娘。”建成叫一声,眼神很诚恳,“一直多年没见,要不,留下来几个时辰吧,以前的事情我想解释一下。”

    “不用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崔三娘说道,“走吧”给我一个眼神。

    我哦的一声,好吧,走人,其实我是想留下来听一下崔三娘和建成有什秘密的呢?我这个人也是很八卦的呢?

    我正要过去买单的时候。崔三娘说不买了。

    我愣了下,刚才不是心情好好的吗?见到这个建成之后似乎心情坏了啊。

    那个刚才笑得眼睛都看不见的导购员一下就懵比了。不是说好了要全部买下来的吗?现在就不买了?这不是拿着人消遣的吗?

    简直是太不把导购员放在眼里了。狠狠瞪我和三娘一眼,嘴巴嘀咕,都是骂娘的话,虽然是很小声。

    但是我听见了,我没办法。骂娘就骂娘吧。

    啪。

    清脆的巴掌声音突然响起。

    是建成出手了一个很有力度的很有角度的巴掌就打在这个导购员的脸上,然后阴冷的表情是说道;“嘀嘀咕咕做什么,三娘是你能嘀咕议论的,你算什么东西。”

    导购员懵逼了,没想到这个男人一言不合就出手。

    “叫你们老板来,明天不用来这里上班了。”建成冷哼一声说道。

    很快的,这个名包店老板过来,见到建成的时候,恭敬的好像一条狗一样,赶紧叫导购员滚蛋。

    “我们走。”崔三娘皱眉一下,然后强行拉着我走了。我是想看好戏呢。

    出了购物城之后,崔三娘说道;“走吧,我们去承州你现在给青帝打电话看她可以了吗?”

    “三娘。”我问道,有些觉得三娘似乎不什么面对那个建成的男人,“那个家伙是谁啊?你好像有点怕他啊,这不是你的性格啊,我印象中只有男人怕你,没有你怕男人的。”

    “倒也是怕的问题。”崔三娘说,“只是不想这样的人打交代而已,以前我的他的关系挺复杂的。基本上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最后我去了京城,然后就这样了。”

    就这样了?三言两语?我可不相信,好吧,我这个人很尊重女性的。原来是以前是熟人啊。

    我就说嘛,崔三娘什么说也是一个狠角色,对于男人基本上都是不什么鸟的,对建成有点奇怪的。

    “三娘,没事了。”我说道。“现在,你我的女人,谁都不可以欺负你,谁欺负你,我就打谁。”

    崔三娘笑了笑。然后亲下我,特别的开心的说道;“嗯,小三,我发现你有了这个香气之后,我都要被你迷倒了。真是奇怪啊,你这个是大杀器,我以后要是一天闻不到你的香气,我会很想念的。”

    “我很喜欢听你这么迷恋我的样子。”我嘿嘿的笑着,我打出手机给红姨打电话,红姨说快弄完了,过一个小时在动车站汇合。

    我和三娘说了下,三娘说那我们现在先去动车站吧。

    我看三娘的样子好像似乎很不想见到那个建成,就说,行,我们现在去动车站,我等下给吴潇楠打电话。

    伸手拦住了一个计程车。

    上了计程车之后,我有点奇怪的对着司机说道;“司机先生你是表示弄错了,我刚才说要去动车站,你去哪里?”

    “先生,小姐,你们好,现在我要带你们去建成公子府邸。”司机很是热情的说道,“想不到建成公子哥亲自给我打电话,我高兴坏了啊,他可是我们广东的最厉害的公子哥啊,这么有名气的,居然亲自给我打电话,叫我送你们过去。’

    我皱眉,我草。原来是建成在背后弄的啊,我就说这不是去动车站的路程。

    “下车。”崔三娘说道,“在前面下车。”

    司机正要说话的时候,崔三娘一只手突然拍下了司机的肩膀,然后司机的大脑好像不听指挥一样,在前面刹车了。

    “走吧,”下车后崔三娘对我说道。

    我突然对这个建成公子有点兴趣了啊,说道;“三娘,不是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吗?要不,我们过去他那里坐一下。我们这才下来呢,就有一拨人在监视我们呢,只要我们在广东,我肯定,我们都会被他的人监视的。”

    崔三娘沉着脸没说话。

    “他家黑白两道通吃。”崔三娘简单又直接的说道,“他的家族在广东站稳了脚跟,也跟对了人,所以这些年一直混得很好。”

    “原来是这样啊。”我笑了笑,“那更应该过去看一下了。”

    “我不想你过去看。”崔三娘转头看我。

    “为什么?”

    崔三娘认真‘“我怕你不小心一拳就打死他,我们会跑路的。”

    我哈哈的笑起来;“三娘,这个你放心吧,除非对方在你头上拉屎了,不然我不会一拳就打死他的。”

    “不过他家族真都很吊吗?”我问道。

    崔三娘说道;“有关部门可以叫列车停下来,他的家族也可以。”

    我惊讶;“我草,这么吊?那不是无法无天了。”

    “对。像你一样。、”崔三娘又开始黑我。

    我笑着说道;“瞧你说,我这个人很低调的。”

    滴滴。

    车喇叭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

    只见一辆双层的公交车开到我和三娘的前面。

    建成一个人在公交上面。

    我草,一个人承包了这个公交车?

    吊啊。

    真是牛叉。

    我见到有人骑着马装逼。

    也有人骑着海东青。

    但是建成公子是坐在公交车。

    非常接地气啊。

    我突然觉得建成这个男人有点对我胃口啊。虽然等下可能我会一拳打死他。

    “三娘。”建成坐在二层的公交上上面,微笑,温和的眼神看三娘。“上来坐一下吧,我送你们,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说:“三娘,上车吧,我没有钱去买车票了。”

    崔三娘叹息一声说;“好吧。我们上车。”

    我和三娘上公交车。

    我以为只是单纯的公交车而已,。

    谁知道到了第二层,就看见有美酒。

    而且,还是很高档的红酒呢。

    也有茶水。

    我草,建成这个比,我服了。

    “红酒,茶水,都可以喝。”建成说,“你们肚子饿的话,告诉我,我帮你准备,来到广东,我就是地主,肯定要好好的招呼你们的。”

    “我想吃天上飞的龙,你有吗?”我故意说道。

    “这有何难?”建龙淡淡的一笑,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我瞪眼。

    真的假的?

    这么吊?

    这个比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