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坤不是一个胆小的人,更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加上年轻气盛,虽然耳钉男比资格和论辈分的话都要高他一点。

    可是要单挑起来的话,耳钉男未必就可以强得过他。同盟会是一个很讲究实力的地方,同盟会的人也都不是废物。

    “耳钉哥,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刘坤双眼紧紧盯着耳钉男,“你的女人本来就不站住理,如果你是因为这样和我闹不过去的,要是三哥知道了,会生气的。”

    “草,我没空和你扯淡。把欧香叫出来。”耳钉男挑了一个眼眉,淡淡的说道,“难道你想要这里对我动手不成?做人要懂点礼貌,要尊重一些前辈的,刘坤,你最好给我一个道歉的话,否则,你会麻烦的。”

    刘坤笑了笑,叫人把欧香放出来,欧香见到耳钉男之后,就跑过来,一脸特别委屈的说道;“我被刘坤的那个女人打了一巴掌,狗哥,你得帮我做主啊。”

    “刘坤,把你的那个女人交出来,我带人走。”耳钉男也想太过纠结这个事情,只要把当事人弄走,慢慢折磨就是了。

    “这可不行。”刘坤直接拒绝的说道。把他的女人交出去了,以后就不用混了。“带着你的人,我就当做你没来过这里。”

    “草你老娘的。”耳钉男操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就砸向了刘坤的额头,要不是欧香有孩子的话,他也不会这么暴怒的。

    嘭的一声,啤酒瓶子炸开了,冰凉的液体从刘坤的额头上一直往下流着,刘坤确实一点事情都没有。

    刘坤笑了笑,用纸巾擦了下脸,然后说道;“舒服了吧。”

    刘坤的人和耳钉男的人也是有点懵逼了,以为要开战了,事实上,真的怕开战的,大家都是一个社团的人,而且平时关系都不错的,经常喝点小酒什么的,这打起来,也是太过那个了。

    “头很硬,倒是不错。”耳钉男明显也是愣了下,但随后马上笑着说道。“行,今天给你这个妹子,我不带着你的女人走了,但必须要道歉一下,这样总可以吧。”

    刘坤的女人就叫起来了;“凭什么道歉啊,是她先打我的脸,我不叫她道歉就行了。”

    “上楼去。”刘坤转头说道。

    女人还要说;“坤哥,你要帮我,这可不是我胡说的....”

    “我叫你上楼去。”刘坤的声音也冰冷下来了。

    “我知道了。”这个女人狠狠瞪了一眼欧香,就要离开。

    “刘坤,你的女人要是不道歉,你就给我道歉,总得说一声。”耳钉男说道,今天来就是解决这个事情的,所以,他必须要完美的解决了,欧香先这可是有孩子的。受不得惊吓,要是因为这个巴掌而流产了,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道歉我是不会的,人呢,你就可以带走。”刘坤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打架,我陪你就是了,大家就当做切磋一下。”

    “呵呵,你倒是很自大了。”耳钉男捏了下自己的鼻子,然后直接脱下了衣服,“来,让我来看看你有什么牛逼了?敢在我前面装逼了。”

    “我可不是装逼。我叫你一声大哥,是尊重你,但你不尊重我。”刘坤也是脱下衣服,露出精壮的胸膛,“你不讲道理。”

    “手底下见真章吧。”耳钉男不想说太多的废话,今天必须要刘坤道歉,绝对不容许有人可以打了他的女人而逍遥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刘坤也是争锋相对的说道。两人凶狠的眼神对视了一下,接着,直接冲了过去,开始扭打起来,两边的小弟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可都不敢上去拦着,因为之前都说是两个老大的事情,谁上去拦,不是找骂吗?就让老大自己解决,如果让小弟也跟着打起来了,事情性质就不一样了。

    论综合能力的话,刘坤要比耳钉男强上一点,可是,耳钉男很早时候就出来混了,比凶狠和比手段,刘坤在这方面还是菜了一点。所以基本上两人的打架水平是半斤八两的。你一拳我一脚的,这两人也打出了火花和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很快的,两人就各自分开,两人身子上都挂彩了,然后又彼此对视了一眼,耳钉男呸的一声,吐出了一颗带血的牙齿,扯出一个冷漠的弧度来;“刘坤,你他妈的真不错。”

    “谢谢。”刘坤受伤比较轻一点,毕竟这身子素质摆在那里的。

    “我们走。”耳钉男扭头就走,欧香还想说点什么,但嘴皮子动了下,最后也跟着耳钉男脚步离开了。

    耳钉男几个小弟也跟着出去了。

    刘坤呼出一口气,有些无奈,有些叹息,然后拿起瓶子,咕咕咕的喝起酒来。

    .......

    清晨。

    同盟会大本营,办公室。

    我坐正中央的椅子上,把玩手里的茶杯。

    下面坐着,耳钉男,虎剩,刘坤,乌青,刘德怀,林飞。办公室肃静得要命,都可以听见呼吸声。

    虎剩一直在玩弄手机游戏,没发出什么声音来。

    “不说一下。昨晚上的事情?”我终于说话了,白慕辰站在我的背后,我没给她座位,因为没到时间。

    耳钉男和刘坤脸上都有些伤在呢。

    我是早上的时候才从刘德怀这里知道消息的。所以就找了这些高层开会。

    耳钉男和刘坤都没有说话,似乎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不错嘛,两个区域的老大,都打起来了。”我鼓掌的说道,“也不怕别人笑话你们,同盟会这才牛逼多久呢,你们就开始搞这种,我不管什么乱七八槽的理由,你们老大打起来。就是傻比。”

    刘坤站起来;“三哥,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和耳钉男打起来了。”

    耳钉男也站起来;“我也是,这个事情我抱歉,我太冲动了一些。”

    我看了这两人一眼,明显两人都有火气在里面呢。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大敌当前,你们自己人搞自己人。”我有些失望的说道,“你们找到砸我们场子的人了吗?没有吧,打什么?很厉害吗?要不要和虎剩打一下啊。”

    虎剩郁闷的看着我,这叫躺着也中枪了?这和他有毛关系啊。

    咚咚敲门的声音。

    我露出一个笑容,叫道;“进来。”

    门被推开了。

    然后一个帅气闷骚的不行的男子走了进来。

    “各位。在开会啊,没打扰到你们吧。”

    “文哥。”

    “我草,方文。”

    “你大爷的,你回来了啊。”

    进来的人,正是屁王方文,这家伙出去国外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半夜的时候突然给我电话,我差点要杀人,他说要回来了。

    我正在用人之际呢,肯定欢迎之极。

    “给大家带了点礼物。”

    方文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放在桌上上。

    “别介意啊。”方文笑着说。

    林飞过去打开,黑脸:“红薯?”

    “我草,文哥,你这不对啊?从外国呆红薯回来、”

    “这还是我们的红薯吧?”

    “文哥,你这不要脸啊。”

    方文哈哈的笑着:“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出吃红薯。”

    “方文坐下吧。”我指着一个位置。“行。”方文坐下来。

    “现在呢,方文回来了,我刚好和你们说一个事情。”我淡淡的说道。“你们四个人从中间划出地方给方文,从四个区域,变五个区域。”

    “文哥。”刘德怀站了起来,一脸憨厚的笑容,“以前这个位置是你的,现在还是你的,我自动退出。”

    我有些惊异的看了一下刘德怀,这家伙平时没什么说话,谁知道一说话,就这么动听啊,而且我还是很意外的。

    毕竟,一个区域老大,下面管的几百个人,而且场子一大堆,这生活别提有多潇洒了,可刘德怀说不做就不做。

    而且,他是发自内心的,我可以看的出来。

    方文走的时候极力和我推荐了刘德怀。看样子是真的没推荐错人啊!

    “不,这个不行。”方文举手推辞,“我以前走了,现在一回来,就做这个位置,这对你。对大家都不公平,而且打承州的时候,我可没经历战斗,我要是一回来做你的位置了,下面的人怎么看我?是吧,你小子可别害我里外不是人啊。”

    大伙儿哈哈的笑着。

    “就这么说定了。从你们各自的区域拿出场子给方文,至于什么拿什么场子,那是你们的自由。”我对这一点不会强逼他们的,都是区域的老大,要给点面子的。虎剩这货就是一个喜欢自在逍遥的人,当初我说给他点事做,他鸟都不鸟我,说只要有钱拿就行了,所以我就分了四个区对症下去。

    乌青这边其实拥有很大的权力的,而且,他一个人在海北那边是大佬了,所以,按照我想的,他应该是把场子划出来最多的。

    当然了,这事实我的想法而已,具体什么样,还是看他们的。

    “刘坤,耳钉男,你们打架的事情,每人处罚五十万充公。”我扫了这两人一眼说道。

    两人都没话说。

    “耳钉,你怎么不吃红薯啊。”方文笑着说道,“别绷着一张脸啊。”

    “我不喜欢吃红薯。”耳钉男直白道。

    气氛一下就显得有些尴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