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和房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的,脸上藏不住那种惊惧的神色,尤其是主编,两眼瞪得老大,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啊,一只手按在办公室桌子上,桌子就散架了,这可是很坚固的办公桌的。

    我见这两人都没说话,笑了笑,说这是恐吓的行为,也对,我一直都是面带笑容说话的,对方不什么给面子,那我只能用拳头来说话了。反正这个事情也是如此,谁的拳头牛逼,谁就掌控话语权,走到哪里都是这么一个硬道理。“主编,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我问道。主编咳嗽了一下。干笑的说道:“可以,可以,可以。”

    我伸出手;“那么,可以握手了吧?”主编还是笑着,说;“当然。当然。”主编和我握手。我看主编的脸色就知道这家伙心里很不爽呢,不过我没什么在意,

    我来这里是谈事情的,他不爽他自己玩去吧,我直接说道;“关于偷拍的事情,我就不重复第二次了,尤其是你,房建,谁叫你去跟踪偷拍的,我也没兴趣知道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做人要懂得敬畏一点,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如果你把贾珍的事情写到报纸或者络上,我叫你活不过明天,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房建看着我,不敢说话,也不敢反驳。我淡淡的接着问道;“我问你话呢。”房建下意识的点头:“是,是,是。”我又看了下主编;“你呢,也没什么意见吧。”

    “没有,绝对没有。”主编笑着说道,“其实关于这个事情,只是房建的单独的行为,这不是我们报社的行为,我在说他了,这个事情,不会上报的,就烂在肚子里。”

    “这就对了。”我笑着说道,能和平解决的,就再好不过了。“那我先走了,至于这里的破坏公物费用,就不用找我要了吧。”

    “不用,不用,这些东西不什么值钱的。”主编对我说。

    “嗯。你们的态度我很满意。”我笑着说道,然后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口,走了出去,那些外面办公的记者们一个个看着我,刚才可是听到里面传来很大的砰声音呢。

    这会儿见到我出来。各个都是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抱歉,你们接着办公,我就是路过一下的。”

    主编办公室。

    “草,房建你是不是傻逼了,哪里惹来这么一个祸害的。”主编一脸暴怒的对着房建说道。

    “主编。我错了,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这么恐怖,我不知道他之前练武的,”房建也是很郁闷和无奈,之前那个人也没说啊。

    “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主编咬牙的说道。幸好刚才不是拍在他的身子上,不然骨子要散架了,。“对了,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了、”

    “陈三。”

    “是宾来人吧。”

    “对。”

    主编就冷笑一声;“宾来县城的人来我这里撒野,真当我这里没人能制得住他啊,你刚才那个贾珍的男朋友就是他吧。”

    “对,对。”房建说,。“主编这是劲爆的的消息啊,你看,一个县城一把手会和一个高中生恋爱了。这得有多么牛笔的轰动效应我敢肯定,只要上报,我们的报纸销量一定可以翻五倍的。”

    主编犹豫了一下,问:“你刚才不是说,他被警局的人抓了进去吗?为什么这么快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那个贾珍去保释他的。、”房建猜测,“毕竟,贾珍可是这里的人,认识一些警局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主编想了一下说道:“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劲爆的消息,不过,先不要印刷出来,先把这个陈三好好的治一下,我会亲自和警局那边的人沟通一下的,敢来我的办公室砸东西,还恐吓我们。简直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主编,威武啊。”房建拍马屁,说道,“这将是我们报社今年以来大的一个事件了。”

    主编笑了笑,叫人出去。然后打电话给警局的老朋友。

    .....

    我回到贾珍家里的时候,刚好得吃午餐,这一次来的人都挤满了大厅了,好在贾珍还是足够大的。贾珍见我回来之后,给我一个眼神。

    我回了一个淡然的笑容。示意事情都搞定了。见我回来后,贾珍的那些亲戚们对我很热情,一个个说着礼物很好,对我也是很关心的。

    我在心里笑起来,就一点贵重的礼物就收买了他们啊,不过他们还是怀疑我是什么富二代之类的,不然出手这么大方。

    有些亲戚比较见钱眼开的,就说什么年龄不年龄的,真正的爱情是不分年龄的。这把贾珍老妈弄得很是郁闷,不停给那些亲戚翻白眼。

    大伙儿吃饭的时候,挺是热闹的,气氛也不错,不管什么说,我其实挺享受这样气氛,就好像过年的时候。

    我记得以前老妈没有离开的时候,我最喜欢就是这样气氛,很多人围在一起,吹牛逼,家里长家里短的。

    有人敲门,一个亲戚过去开门。然后就和对方热情畅谈,我回头一看,是钱刀和一个有点上年纪的女人。

    我听钱刀叫她妈妈。

    钱刀的妈妈进来后就和贾珍妈妈客气了下,也跟着坐下来。

    钱刀这家伙好像对于叫人弄我们的事情忘记一干二净了,表情倒是一直都很淡然。

    “贾珍妈。刀子给我说贾珍带回来一个小男友的事情后,我真的不相信呢,大家都是邻居了,我得过来看一下,这是真的啊。”钱妈妈说。

    贾珍妈妈就说道;“不是。不是,这是一个误会,其实这是贾珍一个最要好的朋友。”

    贾珍皱眉,想要说话的时候,贾珍妈妈就做出了一个要昏倒的动作,贾珍直接无语了。

    我在一边看得也是无语,这是*裸的威胁啊。

    “贾珍,真不是男朋友啊、”钱刀这会儿也是故意的大声说道,“我可是昨晚上和几个同学说了你带男朋友回来的事情呢,他们也是不相信,你一个县城的官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小屁孩啊,这才几岁啊,除非是你瞎眼了啊。”

    贾珍笑了笑,说;“钱刀,你还是真是够大嘴巴啊。这么快就告诉以前的老同学了。‘

    钱刀说:“我们都是从小就认识,大家都关心你,你看,我们都结婚有孩子了,你还是单身呢。知道你有男朋友之后,我们比谁都高兴,而且你是县城一把手,早点结婚也是挺好的。”

    贾珍笑了笑。

    又有人敲门。

    这一次贾珍出去开门。

    门外站着五个穿着警服的警察。

    贾珍就问什么事情?

    一个警察就说来这里抓人。

    贾珍回头看我一眼。

    我眨巴眼睛,站起来。

    贾珍家里的亲戚也很意外。都安静了下来。

    这五个警察和贾珍走了进来。

    “你就是陈三吧,你去海北日报砸主编办公室的事情,报社那边已经报案了,现在和我们回去一趟。”

    我哦的一声,还是挺冷淡的态度:‘那可不行。我还要和这些亲戚好好说话呢,要不,你们出去等一下。“

    “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这个钱刀站了起来,”我,钱刀。“

    这五个警察一听到这人是钱刀,马上脸上露出笑容,没有刚才那种严肃和不近人情。

    一个人对钱刀说了下报社的事情。

    钱刀皱眉,对我说道;“陈三,你这也太胡闹了一些啊,报社可是市机关单位,你这是打市政府的脸啊,从你们县城打到海北了。”

    贾珍的妈妈虽然不什么待见我的,但这会帮我求情。“钱刀啊,这中间一定有误会的,你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