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变本来坐着,态度充满一种家主的范儿的,现在听到了红姨这句话之后,站起来,露出一个很奇怪的笑容,然后,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是拍了一下手,几秒钟之后,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把一把枪放在了桌子上,牛变看了红姨一眼。表情充满一种讥笑;“现在,你打一个试试看。”

    郡主回头看了一眼红姨,一点都没担心的样子,反而是觉得很是有兴趣。因为,牛变居然这么找死,把枪拿出来恐吓了红姨,这是多么的大胆和无知啊,牛变要是知道红姨以前的身份,只怕不会这么装逼的叫人拿来一把枪恐吓红姨,牛变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些人的体能很变态,也很厉害,但我肯定的告诉你。枪,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效的武器,哪怕你武功再高,也怕子弹。”像牛家这样的家族,有点枪支,是很正常的。一般人有枪那就是犯法的事情,但是一些大家族有枪,警察就属于那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权势的好处。这也是钱的好处。

    “呵呵,拿着枪出来,就吓唬人了,这个办法我以前试过。在我十岁的时候。”红姨说道,“我在开始玩枪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是在哪里玩着呢,居然拿着枪出来吓唬我。”

    牛变看了这个红姨,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自信,难道她的速度比枪要快,牛变笑了笑,然后拿起了枪支打算恐吓一下,好吧,也不是恐怖,打一枪再说吧,这两个女人在牛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不弄一点血出来,那就不是牛家人的做法了。正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只听得啪的一声,很清脆的巴掌的声音。牛变被这一把打得懵逼了,当然了,牛家的人也是懵逼了,以为拿出枪之后,郡主和红姨立即就吓得胆小了,谁知道红姨敢动手,敢打脸了。牛变怒气上来,对着红姨就要开枪,但还是差了一秒钟,红姨一把闪电的夺过他的手中的枪,然后反手一巴掌打在了牛变的另一边脸上。

    “不是我速度比枪还要快,而是你的速度太慢了,枪在你的手上,就是没用的。”红姨用无比清晰的自语对着牛变说道。

    牛变怔怔的看着红姨,他的脸被打了两次,两次都这么干脆的,牛变真的被打懵了,足足有三秒钟的时间,他处于一种脑子空白的状态。“牛变现在,你打算收手吗?”红姨再一次催着他说道。“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把你丢出去。反正你这里的地方很宽敞。”

    牛变死死的盯着红姨和郡主,他低估了红姨了,摸着自己i的脸,疼,很疼,不光是脸被打疼。这心也是被抽了,牛家,这可是牛家啊。哪怕是市里面的大人物来了,都要尊敬的叫着他一声牛老,牛先生,牛爷。

    但现在呢。一切都变得无比的幼稚了,牛变明白为什么红姨敢来这里闹事了,她的身法真是太过变态了。

    可惜的是,牛家的那管家和儿子牛轰出去了,于是牛变就说道;“你有本事的话,等着吧。”

    “听着你的意思是打电话叫人啊。”航意笑着说。“我可是听说你们牛家从不叫什么警察以及武警来,现在被人欺负了,被我打脸了,也要叫上国家机构的人来了。”

    牛变老脸一红,以前确实是这样从来都是牛家人欺负别人,别人哪里敢反抗啊。“算了,我还是打电话给你爹吧。”红姨淡淡的说道。

    牛变嘴角抽搐了一下。打电话给父亲,这个女人认识老爷子?红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郡主,郡主立即告诉了号码,三秒钟之后,那边就接通了,红姨的语气还是很平淡。“老牛,我是红姨,最近身子好吗?”

    老牛?

    牛家的人被红姨这个叫法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那可是牛家的最高掌门人,牛老爷子啊。

    可是一个女人这么叫着老牛,真的好吗?

    “原来是小红啊。”那边的老人哈哈的笑着。“好着,身子不错,很硬朗,可以活得一百岁,好些日子没见你了,你真是有事给我打电话的吧。”

    红姨和老扯了一下家常,然后就开始说正题了,说道;“老牛。是这样的,你的儿子牛变是吧,你有这么一个儿子吧。’

    “有啊,牛变是我儿子。”老牛说道。“你该不是现在在他那里吧?”

    红姨说;“是的,老牛,我本来不想来他这里,可是,他的手太长了,依然是你的干孙女,他要和冯春结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他派人插手了这个结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年轻人的事情,当然是要给年轻人去处理。”老牛说。“你说的事情我明白了,是关于陈三和牛轰,冯春,依然的一些矛盾吧。”

    “对。”

    老牛说;“我一直都很欣赏年轻人,就是因为他们能处理一些事情。不要老是靠着家里人出去胡作非为,我们老人打下来的江山,后辈们来守江山,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过分的插手,那就是太过溺爱了。年轻人摔跤,爬起来,接着走,很正常,老一辈的看着就好了,有时间喝茶,听歌,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牛老,还是你活得明白啊。”红姨笑着说道。“可惜,牛变不什么懂这个道理。”

    “这个事情,我管得不好,你得好好的原谅我。”牛老笑着说。

    “牛老,你说笑了,你可是老一辈的大人物,我是晚辈呢,就先通知你一声。”

    “哈哈哈,好,你这个丫头还是很尊重我的。”;牛老说道。“你把手机给我儿子。”

    红姨把手机丢给牛变。

    说真的。牛变不什么相信对方是老爹,更不会相信,一个女人敢这叫着老爹的名字。

    牛老在家族里可是很严肃的一个人呢很少听得他这么大笑的,可是刚从,都听见笑容了,所以牛变觉得很意外。

    “我是你爹。”牛老说道。

    牛变差点呆逼了。真的是老爹啊,真的是他的声音。

    刚从牛老笑了?

    这是不是太过奇怪了啊?

    “你插手了冯春事情了?”牛老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的陌生和眼里。“爸,这个事情。”牛变还是想要解释一些什么的时候,牛老就喝道,。“你就回答我,是不是。”

    牛变犹豫了一下。说:“是,我派人去帮了冯春。”

    “你多少岁了?”牛老问道,“人家小孩子的事情,你插手做什么,是不是太多时间了,要不要来省城这里和我下棋。‘

    牛变马上就不说话了。

    “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你做得很不对。”牛老很严肃的说道。“你让牛家的人丢脸了,也让我丢脸了,我要是站在你的前面,我就要给你一巴掌。”

    牛变呆滞。

    没想到爹生气了。

    “爸,可是。我被那个女人打了啊。”牛变说道。“再什么说,我也是你儿子。”

    “没死吧。”牛老来了这么一句。

    牛变:“........”

    这叫什么话?

    也就是被打死了才出手的是吧?

    有没有这样的爹啊。

    要不要这么坑儿子啊。

    牛变没话说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牛变,如果你当我儿子,我告诉你一声,马上把人送走。记住,态度要友好,。”牛老叮嘱说道。“你不要以为你在市里面就可以横行无忌了,你也不要忘记了,你老子我比你牛逼多了,在省城还是很低调的,你说我一个快九十的老人跟着你说这样的话,我都觉得丢脸啊。”

    “是,爸,我知道了。”牛变说道。

    “你别不服气,人家是看我面子,才放你一命的。”牛老说道。“不然。你死了都不知道什么一回事。”

    牛变不什么相信;“爸,不可能的吧,这个女人这么厉害。”

    “何止厉害,”牛老说。“你不是武道中人,你不懂,就这样,把人叫回来,让小辈自己玩,你不要插手。”

    “那我被打的事情。、”

    “信不信我抽你啊。”牛老就喊着。

    牛变马上说:“是,是,爸,我知道了。”

    牛家也是听得很清楚。

    牛老都出面了,可是,居然让牛变道歉。

    这怎么回事啊?

    “把手机给我。”红姨说。

    牛变把手机递给了红姨。

    红姨说;“牛老,谢了。”

    “您客气了。”牛老说,“改天来看我就行了,带着好茶。”

    “哈哈。”红姨笑,“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坐到的,对了,今天和我来的,不光是一个人,还跟着郡主。、”

    牛老在那边愣了一下,然后说:“你还是再把手机给牛变吧。”

    牛变接手机过来,很奇怪的表情。

    “爸。”

    “我草你大爷,你是不是想死啊,。”牛老比之前更加生气,简直是要杀人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