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盖是什么人在场的人,尤其是潮州社团的人很清楚。姚盖是天王之一,武力惊人。

    当然了,不能说姚盖也没有脑子,但当初社团创立的时候,大多靠的是打打杀杀。

    然后慢慢的发展下来,社团就演变成为什么一些娱乐公司啊,建筑公司的,更多的是在社会合法化。

    姚盖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日子过得很滋润,但多年来的坚持锻炼,还是让他保持了一种高手的状态。

    现在姚盖听到有人说要一巴掌拍了他。这让姚盖觉得耳朵真的出问题了。

    他就呵呵的笑起来,那种笑容看上去就特别的渗人,是那吓得宝宝大哭大闹的那种,表情阴冷得可怕至极。

    尤其是姚盖在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虎剩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直线。

    姚盖缓缓的说道;“看样子,我这个老人很少出江湖,江湖上就这么多了一些个无知之辈,真的是无知者无畏了吧。”

    “天王,这个人真是太过装比了啊,也不怕被你劈死了。”一个道。“简直i是不知道死活。”

    “就是,这个人看样子很嚣张的样子,呵呵。”

    姚盖笑了笑,说道“别人要装逼,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别人给劈了,去吧我的刀拿来。”

    很快的,一个小弟就拿着一把厚重的砍刀给了姚盖。

    “今天,本大爷就让你明白一个道理,装逼者,死。”

    他之前早王五那里看到王五那把大刀,也是心动得不行,虽然不知道王五的背景和来历。

    因为他叫派出所的人差了下档案资料,派出所的人反馈回来说居然没有这个人。

    也就是说,这个叫王五的人是黑户。

    这让姚盖觉得很是震惊,一般能成为黑户的人。绝壁是有一些故事的,这种人也是轻易不能招惹的。

    所以,姚盖觉得现在不要报仇。等时机成熟了,再派大队人马去弄死王五、

    不过,姚盖自从见到了王五叫人拿着刀的那牛笔的范儿,姚盖也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重新叫人打了一把刀,走到哪里,都要把刀放在车里。

    当然了。车里也有枪,这是保命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姚盖是不会拿出枪的。

    姚盖一只手握着刀柄,指着虎剩,这会儿,姚盖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叫什么。上来受死。”

    虎剩哦的一声。

    方文这会儿在上面喊着;“陈三,你傻比啊,快点带着人走。你玩不过姚盖的。”

    方文知道我的实力,以及耳钉男等人实力,所以担心之极。

    我露出一个笑容,喊道;“你还是安心呆在上面看着吧。”

    “天王必胜。”

    “必胜。”

    潮州那边的小弟们立即发出一阵阵的加油呐喊。

    “加油。”

    “必胜。”

    声音震耳欲聋。

    我摇摇头。

    这些个二笔啊,等下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加油和鼓励了。

    不过,我对虎剩的话。还是有点点的怀疑的。

    我相信虎剩最后肯定能干掉这个姚盖的。

    可是,你说一巴掌就拍死了?

    我是不太相信的。

    尤其是姚盖还拿着刀的。

    看上去威风凛凛。

    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虎剩的那那背包也有一把杀猪刀,可是。他刚才说,一巴掌拍死。

    就是空手对拿着刀的姚盖了,。

    这是不是显得太过装比了一点啊!

    好吧。我本人对于虎剩的这个装比,还是很欣赏的。所谓高手就要有高手的范儿,很吊的那种。麻痹的。不行,我一定要去和王五叔学一下他刀法。

    之前王五说我没有到时机开始学刀法,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我现在的拳脚功夫基本上到一个点。如果不突破这个点的话,我只能停留在原地了。

    所以,从刀法那边下苦工。

    再说,混道上的人,大多的时候都是拿着刀砍人的。

    毕竟,枪在神州可是管制很严的。

    姚盖走了出来,霸气之极。

    “你的刀呢》?”

    “我说了一巴掌,那就是巴掌啊。”虎剩奇怪的眼神看他。“你是不是没带耳朵啊。”

    姚盖的涵养还是很不错的。

    没有当场就骂娘。

    但谁都看得出来,他双眼的那种浓浓的杀机。

    “我不把你劈了。我就不是天王姚盖。”姚盖自负的冷笑。“居然跑我前面装比来着,轮到你吗?哪怕是陈三,是你老大吧。”

    “他是我的老板,我就是混一口饭吃的。”虎剩回答。

    “呵呵,他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敢上来,好,我欣赏你。”姚盖说。“三刀,不劈死你,我马上带着我的人走。”

    虎剩说了一句让我喷血,让很多人懵逼的话来;“难道,你没有察觉到我隐约的散发一种王者气势吗、”

    “.......”

    全场真的呆住了。

    虽然气场这种东西是有,但也难以用言语来说明。

    可是,虎剩搞得很是那么一回事一样。

    姚盖一张脸老黑了。

    遇到了不少牛笔的人。

    但没有见到有人这么风趣和幽默的。

    所以,姚盖真的怒笑了。

    “好,很好。”姚盖说道;“我感受到了,你他妈的去死吧,”

    姚盖话落下。

    冲了过去。

    就只有十米这样的距离。

    但姚盖速度很快。

    就那么两三步,然后是一跃而起。

    双手持着刀柄。

    在半空中。

    劈下来。

    对着虎剩的头颅。

    这一刀要是被劈中了,。

    虎剩绝壁是被劈成两半的。

    下场也是很悲惨的。

    姚盖用刀多年,是一个高手。尤其现在气势旺盛,怒气滕然。

    一股强大的杀气笼罩上虎剩。

    人在半空中,劈下来这一刀,居然响起了嘶的声音!

    气势如虎!

    力劈华山之势。

    我站在一边都是提心吊胆起来。

    这一刀,姚盖确实使得那叫一个霸气。

    我要是和他比刀法的话,绝对不是姚盖的对手的

    怪不得他能当上社团的天王之一,

    墨镜男也是露出一个笑容。

    然后就大喊着:“劈死这个装比男。”

    接着,鼓掌起来。

    潮州社团的人也是鼓掌起来。

    掌声雷动。

    好像真的劈死了虎剩一样。

    “小心啊。”

    我也是不由的在后面大喊着。、

    哪怕现在是冲过去要救下虎剩也是不可能的了。

    虎剩好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就这么瞪大眼睛看着从空中劈下来的那一把锋利刀锋。

    我草。

    虎剩真傻啦,被吓傻了呢。

    刀快要劈下来的时候。

    我都看见虎剩的头发往后翻着。

    可见,刀气是多么的恐怖之极。

    “真是,弱爆了啊。”

    虎剩突然好像睡觉醒了一样说出这么几个字来。

    瞬间,他右脚往侧划出了半步。

    类似画一个弧度一样。

    然后,刀下来了。

    劈了一个空。

    姚盖也是愣神。

    以为要劈了虎剩。

    对方就这么轻易闪过去了。

    可,姚盖毕竟是天王,惊愕瞬间后,刀切向虎剩的腰部。

    这一刀切中了。

    腰就是和屁股分离了。

    “弱。”

    “爆。”

    “了。”

    虎剩失望的表情。

    然后身子弧线一样斜着身子来到了姚盖的背后。

    姚盖暗叫不好。

    真的被闪避过去了。

    这丫太快了。

    正当姚盖再有什么动作的时候。

    虎剩举手。

    一巴掌扇在了姚盖的后脑勺上。

    听过西瓜碎的声音吗?

    嗯,就是那种声音。

    噗。

    就这么清脆的一声。

    然后我就看见,姚盖的身子往前飞了过来。

    砰。

    落地。

    脸红红的。

    很快的,姚盖就从地上爬起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虎剩,好像不认识虎剩一样,接着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就这么笑了两秒钟。

    声音颤抖。

    说出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