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刀疾飞过来。

    那是一把杀猪刀,一把我去菜市场买肉的时候,卖肉的老板切肉剁骨头的杀猪刀!

    下一秒钟,嗤的一声,一股温热的血液喷到我的头发上,有一些血液也飞溅我的脸上。

    刚才拿着枪指着我后脑的要送我地狱的枪手直接被这一把杀猪刀砍下了五根手指。

    接着,这个刚才叫喂一声粗狂的男人瞬间来到了枪手前面,一脚踢飞这枪手。

    枪手用一种懵逼的目光看着突然杀出来的这个男子,一米八这样的身高,长得很普通,穿着打扮也是很普通,肩膀上挂一个类似公文包。这种男人丢在大街上都是成千上百。

    “滚。”这粗狂男人收回了那一把杀猪刀,然后把杀猪刀放回公事包里面。

    枪手正要走的时候,我叫他把同伴的尸体给丢车里,那枪手把死去的同伴塞进了车里后。就驱动车子,快速的离开了。

    “你就是陈三吧,刚才依然给我打电话了。”这粗狂男人对我对笑了下,“我叫虎剩。”

    他就是刚才依然姐打电话的那个朋友?我看了他一眼。他的杀猪刀刚才斩断了枪手的手指后,居然在空中回旋到虎剩手里。他平常都是带这一把刀当做武器的吗?不知道他的刀法和王五是刀法比起来谁更吊一些啊。

    我突然挺有兴趣的,从死亡边缘捡回了一条命,我也很幸运。要不是这个人突然杀出来,我肯定会被送下地狱了。

    “谢谢。”我看着虎剩大哥真心的说道。

    “不用客气,你的经验还是太嫩了一点,以后多眼观八方。”虎剩说道。

    我点头。然后就带着虎剩快速的来到了方文给我地址地方,居然是一个路边的大排档,不过没什么人,见我和虎剩进来后,一个老板就问要吃什么,叫服务员给我菜单。方文在这里面?我马上问道:“我是来找人的,方文。”那老板看我一下,问道;“你是谁;”

    “我叫陈三。”

    “原来你是陈三,文哥在等你。”这老板放松了警惕,然后带着我,虎剩上了第二层楼的一个卧室,“文哥就在里面。”

    那人说完就下去了。

    我推开门进去,就见到了方文,他正在坐在椅子上,上半身是裸着,不过,厚厚的绷带缠着他的胸口。

    “我草,你终于来了,”方文见我来之后,就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会在路上被干掉呢。”

    “差点就被干掉了。”我心有余悸的说道,和方文说了下虎剩的名字。方文也没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虎剩身上,估计虎剩是我的一个对手呢。我问方文怎么受伤了?听到我问他,方文就郁闷得不行。说,这一次是捡回了一条命,妈的,我之前不是说过三十分钟去找你嘛,这都没到三十分钟,我听到外面有人卖红薯,我就出去买红薯,谁知道这王八蛋卖红薯是一个杀手,要不是我闪得快,你直接给我上香吧,不用来看我了。

    “所以说,你以后不要吃红薯了。”

    我的话刚落下。那个大排档的老板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散热气的红薯;“文哥,你的红薯。”

    我一脸黑。

    “嘿嘿,好。”方文见了红薯就好像老鼠看见大米一样。马上就咬了几口,这么热的也不怕烫舌头啊!

    我看得不停的摇头,这家伙真是福大命大。

    “不过,你受伤了,这鬼面就带着人去砸我的场子,你不知道吗、”我问道。

    “我知道个屁。”方文骂骂咧咧的说道,“即使我知道了,我也没办法阻止这个狗日的。他不知道给上面送送你礼物了,居然想要取代我,曹。”

    我倒是没想到潮州分会上面也有人看方文不爽?这样一来的话,是很麻烦了。鬼面要真的上位了,肯定会第一个找人来弄死我的,我得多加小心才行。

    “你在这里有人知道吗?”我问。

    “就你一个人知道。”方文热枕的看着我。“看我多相信你。”

    “你别用这样眼神看着我,我不是那种直男。”我打了一个激灵,菊花有点紧,这家伙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哈哈哈。”方文大笑起来,“和你开玩笑的。”

    “不过,你不打算出去吗、”我问道。

    方文说;“过两三天再说吧,我怀疑是分会里面的人出现了内鬼,妈的,给我查出来,我一定捏爆他的卵蛋而已。”

    “这里安全、”

    “很安全。”方文说,“除开你,没人知道我在这里,如果这里被人找到了,就是你泄露出去的。”

    “我草,这和我有个毛关系,被找到了,也算你倒霉。”我说。

    方文嘿嘿笑说;“我找你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你也要注意你堂口的人,搞不好你会被无声的干掉的。”

    “我会主意的。”我说,终于放心下来了,只要这家伙不死,万事好商量。

    “行了,你可以走人了。”方文见了我后,就挥手,赶苍蝇。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事情、”

    “我想见你一面啊。”方文又开始用深情的眼睛看着我。

    “谁认识你啊。”我赶紧说道,还是离开这里吧。这家伙眼神特别恐怖,一直盯着我下面看,不要脸。

    “陈三,你得罪了冯春。他不会这么放过你的。我刚得到了一个消息,本来有人要花十万块买你的狗命的,现在,已经飙升到三十万了。恭喜你,很高兴的说道。

    我自嘲笑道;“哇,我的狗命三十万,值钱啊,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都可以买一套房子了,太好了。”

    我和虎剩出了大排档后,我问虎剩又问跟踪我们吗?虎剩摇头。

    只要藏匿方文这个点没被找到就行了,这家伙在这里养伤也行,免得被杀手干掉。

    我还在走回去的路上的时候,依然姐就给我打电话,说电影,她已经在电影院等我了。

    我回头对虎剩说要不你先去溜达啊,依然姐叫我去看电影。虎剩说,不用客气的,我跟着你,依然给我十万一个月,叫我跟着你。

    “你们不是朋友吗:”我问道,十万块一个月的保镖?依然姐挺有钱的啊。

    “就是因为是朋友才要十万块,我出一次任务都是一千万的。”虎剩拿出一包烟,示意我抽吗?我摇头。

    他抽了起来。我一看那烟,还是十块钱的真龙烟呢,一次任务一千万?这家伙什么来路啊?

    “你的刀是杀猪刀吗:”我好奇问。

    “对。”

    “真是?”

    “嗯。”

    “你以前做什么的、”

    “以前在村里杀猪的。”虎剩回答。

    “你没骗我吧。”一个杀猪的武功也这么高,要不要这么吊啊。人比人气死人啊!

    “没那个必要。”

    “你牛逼。”我说。

    “我知道。”虎剩一点都不谦虚说。

    来到了电影院之后,我一看,大门口,奇怪了,电影院这个时候应该很多人排队的?一个人都没有?

    依然姐又打电话问我在哪呢,我说门口。她说直接进来就行了。我哦的一声,就让虎剩随便去溜达。走进了电影院里面,我一看,整个空荡荡的电影院就只有依然姐一个人。依然姐在最前面,站起来:“我包下了这个电影院,想看电影,过来陪我。”

    这么土豪啊,包下了电影院。而且大屏幕放的居然是我小学时候就看的老电影《世上只有妈妈好》,老得不能再老的电影我,以为是什么爱情科幻电影呢。

    ”今天是我妈妈的忌日,我找一个人看电影,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就这样。”依然姐面容平静说。

    我点头,那就好好陪着她看电影吧。

    “给我滚一边去,还包下电影院,谁这么有钱啊,我倒,我他妈还是这个电影院的股东呢。“外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