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几乎没有看清云莱是如何出手的,叛军士兵就倒在了自己脚边,甚至jerry拿到枪,还是一脸懵逼。

    门口还站着三个士兵呢,云莱急切地说:“他们有顾忌,我们一起冲出去!”

    果然,门口的三个士兵也没反应过来,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同伙,怎么一瞬间倒在地上了呢?

    发生什么事了?

    云莱他们的位置离牢门口只有三四步,只要冲过去,枪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凭他们二十多人,一定可以放倒那三个人。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云莱计划得很好,但奈何队友不给力啊!

    他们都是没经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云莱的催促说出口,只有几个人犹豫地迈出了脚步,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呢,门口的三支枪,齐刷刷地对准了他们。

    “@#¥%……”

    叛军士兵大喊。

    不用jerry翻译,云莱也知道,叛军们说的是:不要过来,否则我就开枪啦!

    云莱心里着急,机会的天平已经不再倾向于自己这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牢门被打开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如果不抓住,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云莱索性举起双手,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她要给自己、给同伴们,拼一个机会。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云莱脑子飞快地转动,一定不能让他们再把牢门锁上!

    “%#@#!”

    云莱知道,这是叛军们在警告自己不要继续往前走了,正在这时,叛军的背后,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云莱差点喜极而泣,开口:“你怎么来了?”

    叛军听不懂云莱说的是什么,正在狐疑,就觉得后脑一疼,三个人陆续倒下。

    闵柔出现在牢门口。

    云莱冲上去抱住她,“你来了,太好了!”

    闵柔推开她,“不只我一个人,没时间解释了,赶紧跟我走!”

    说完带头向鹰嘴崖的方向跑去。

    众人纷纷跟上。

    还有个摄影师想回去带上自己的摄影机,云莱:“机器不要了,赶紧走!”

    费丽彤扶着墙站起来:“还有我哪!还有我!你们别把我丢下啊!”

    云莱冲过去,扶着她,“忍着点,要想出去,就别大喊大叫!”

    费丽彤胳膊挎在云莱脖子上,单脚跳着跟在队伍后面,出了牢门,云莱却突然发现黑暗里蹿出一个身影,把三个昏倒的叛军士兵拖进牢房,还把门给锁上了。

    云莱紧盯着那个人影,那人忙活完,一抬头,看到云莱,笑出一口白牙:“好巧,又遇见了。”

    “于一逸?!你怎么会在这儿?”

    云莱惊讶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于一逸有些懊恼自己为了打入敌人内部,把自己弄得太邋遢了,以至于想说点什么暧昧的话,自己都觉得别扭。

    “我这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嘛,我感到你遇难了,就跑过来英雄救美了!”

    于一逸说完,架起费丽彤另一边胳膊,“快走吧,一会儿他们的大部队就回来了!”